他和他的猫 08

Memory 1 哥哥

「请别把我扔下…」

 

游木真半梦半醒。

身体很冷,而且很痛。

腹上好像什么东西在咬他,发着热。

他是在做梦……还是醒着?

 

“小真,”妈妈叫醒了他,“身体还疼吗?”

他摇了摇头,伸手抱住妈妈的脖子蹭了蹭,靠在她的肩膀上,又闭上了眼睛。

“好了,不准撒娇了,起来跟妈妈一起出门吧,我们可是说好了的哦?”

 

妈妈抱着他走在路上。他不安地观察着四周的景色,有些眼熟的标识使他意识到这是前几天来过的地方,于是他顺带着回忆起了他和妈妈「说好了的」事情。

“妈妈,我……我能不能不去啊……”想起来之后,他抵触地低声问道。

“不行的哦,小真要做有礼貌的好孩子,所以必须好好向帮助了自己的人道谢的吧?”

“……嗯、嗯。”真听话地点了点头,转而又想起了什么,不满地嘟囔了一句,“可是他扯我尾巴……”

妈妈苦笑了一下,找了个理由替那天的坏蛋开脱道:“那……可能是他表达「喜欢」的方式吧……而且他并不知道那是你呀,小真不可以这么斤斤计较的。好啦,快过去吧,要好好相处哦?”

妈妈将他从手上放下来,他们已经来到了前几天来过的摄影棚。

之前替他穿衣服的男人出门来迎接他们,与他妈妈交谈着。真抱着妈妈的腿,躲在她身后。

“诶呀,真君还是这么怕生呢。”男人低头对他笑道,“没事的,那天和你一起的那个哥哥也在里面,你们看上去感情挺不错的,快进去找他吧?”

谁、谁跟他感情好啊!听了这话,真索性更紧地抱住了妈妈的腿,把脸了藏了起来,好像这样做别人就看不到他了一般。

“游君!”

但事与愿违,他还未将自己隐藏起来,远处已经响起了那日男孩的声音。他兴致高亢地喊着他擅自给他起的称呼,从楼上跑下来,来到了他们的身边。

“游君果然来了,是来见我的吧!”

真嫌恶地往后挪了一步,都快把整个人缩到妈妈的裙子底下了。他那时候既迟钝又后知后觉,直到被妈妈回家以后才反应过来,这人还扯过他的尾巴。再加上锁在试衣间里对他宣告的那句意义不明的暴言,被不谙世事的他直接分析成了恶言。

“诶,游君为什么要躲着我啊,既然来了,就是答应了要来工作的吧?”

不听不听。真一边躲着他,一边不自觉地往身后伸手,心有余悸地护住自己那并不存在的尾巴。

“小真,”妈妈喊住他,“我们可是说好了的哦?”

 

是的。他们确实是说好了的。

那天,妈妈在摄影棚里找到他将他带回家后,他突然才发现,自己原来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猫」。以前在家里的时候,也曾经变成人类孩子的模样,只是仍然留有耳朵和尾巴。像这样完整地变成「人」,还是第一次。

也是第一次,妈妈交给了他一个困难的抉择。

“小真……是想继续做一只无忧无虑的小猫,还是……尝试作为「人」,和妈妈,还有其他的人一起生活下去呢?”

妈妈当时问他的表情,让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了莫名的恐慌。就好像是在对他说着,如果不这样做,终有一天他会被这个世界远远地落下。

他选择了后者。

而事实也证明,他已经无法再做回原来那只单纯的小猫了。

所以说好了的,要试着涉足新的世界。

 

“你就是新来的……游木君是吗?过来跟我们一起玩游戏吧?”

“……游戏?什么游戏?”一群孩子走过来围住了他,想邀请他加入他们的游戏。

“一起玩「捉迷藏」的游戏吧,”一个孩子站在他面前,“游木君是新来的,那就来当「鬼」吧?”

“「鬼」……?”真想了想,手足无措地不解道,“等、等一下,「鬼」是什么意思?”

“就是来抓我们呀,什么啊,游木君连捉迷藏都不会玩吗?”话一落音,围着他的孩子们发出了些窃窃的低笑声。

他更紧张了:“我、我从来都没玩过……”

“那更要试一下了呀,就这样定了,游木君来当「鬼」来找我们,如果抓不到的话就是输了,输了可是要受惩罚的哦?”那群孩子自作主张,哄笑着准备离去。

“等、等等……!!”

“都说了让你们「等等」了吧?”他正手足无措的时候,一个声音从他身后响起,“捉迷藏……的游戏么,让我也加入怎么样?”

“……濑名君?切,你之前不是一直说着「很无聊」之类的话不肯来玩吗,怎么现在又……?”

灰色头发的男孩从他身后站了出来,挡在他前面,对那群孩子说道:“突然又有了兴趣。那就让我来当「鬼」怎么样?”

“诶——”带头的孩子拉长声音叫了一声,无趣地妥协道,“那好吧,反正谁来都一样,在这里数一百秒钟再摘下眼罩,如果在时限里找不到所有人,就要受惩罚的哦。”

“就这样而已吗?”泉不太在意地笑了笑,简单数了人数,点头道,“嗯,那就这样开始吧。”

其他孩子们哄然散去,纷纷去找躲藏的地方了,剩下他们两人站在原地。

“游君也是,快去找个地方藏好,被我找到的话也是有惩罚的哦。”

灰色短发的男孩对他笑了笑,胸有成竹地带上了眼罩。

 

那个人所谓的「惩罚」,多年来被抓到过了那么多次,他依然不知道是什么。

 

“呜哇,泉君,真厉害呢,都被你找到了?”

当他拎着最后一个逃亡者来到充当裁判的STAFF先生身边的时候,STAFF先生惊叹了一声,开始数人头,准备宣告游戏的胜利者:“一,二,三……”

数到最后一位的时候,他们突然发现这场游戏还未真正结束。“……说起来,游木君呢?再过一会儿拍摄就要开始了,怎么还没看见他呢?”

泉愣了愣,反应过来,原来刚才的并不是「最后一个」。他一直把那孩子排除在追捕对象之外,以至于抓到最后都没有去找他。

“游君呢?你们没有跟他在一起吗?”

“一起玩捉迷藏的有很多人嘛……我也不是很清楚……你们,有谁见过游木君吗?”

一堆茫然的摇头。

泉的心底浮起了一丝懊悔和不甘:“……我去找他!”

“诶!泉君,马上就要轮到你了……”

STAFF在身后喊他,但他玩的可是愿赌服输的游戏。

所以不能输。

 

濑名泉从幼年时期开始记忆力就很好。他们所在的这个摄影棚分上下两层,游戏区域是在一楼和院子围墙的范围,但他在抓其他人的时候,基本上已经把所有的地方都找过了。

游君到哪里去了呢?

室内基本上不可能。他一边想着,一边走到院子里。但院子里显然也不太可能,因为这院子光秃秃的,一堵不高不矮的围墙,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躲。

难道是跑到外面去了?他看上去很怕生,应该也做不出这种事来。最坏的可能……被路过的坏人绑走了。对,非常有可能。毕竟……他长得那么可爱。

冒出这个想法来的泉,马上就认为是最大的可能了。他刚着急起来想去找人打电话报警,突然院子后传来些声音。他走过去远远地看了一眼,那边依旧是光秃秃的,除了一棵树,其他什么也没有,游君也不可能在那边吧。

说不定,又是谁家的小猫路过,停在这里休息。就跟上次他跟丢了的那只一样。

那天的小猫,到底去了哪里呢?

泉朝着那边走了过去。走近那颗树的时候,树上突然又发出了和刚才他听到的声音类似的声音。这回他听清楚了,应该是某人的抽噎声。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

“……游君?是游君对吧?”泉朝着树上那团瑟缩着发抖的人影喊道。那人影听到他的声音,露出一点脸来往下看,绿色的眸子正好与他对上了。

泉放下心来,同时又有些好笑地说道:“为什么要躲在上面啊,捉迷藏已经结束了……下来吧?”

“呜……不要……我害怕……”树上的人呜咽了一声,声音直打颤。

泉站在树底下看着他,这棵树还蛮高的,他到底是怎么爬上去的?他还未想出答案,脚边突然有什么东西汪了一声,吓得树上的人猛地抖了一下,手差点脱离树干,又因为极度的恐惧迅速抱了回去。

呃,原来是怕狗吗?泉伸手挥了挥从树上震落下来的树叶,看了一眼脚边,是一只不停地摇着尾巴的小贵宾。泉拎起它的后颈毛,放到一旁的窗台上。小贵宾畏高,在窗台上像热锅蚂蚁一样兜了几圈不敢下来。

“狗我已经赶走了,别怕,没事了……我在这里,不会让它伤害你的哦。”

“……不要。”真的嗓子里发出涩涩的声音,拒绝道。

他抬起头,对树上的人伸开双臂,说道:“下来吧,我接住你。”

真还是紧紧地抱着树干。树下的人笑着对他张开手臂,仿佛是布置了一个甜蜜的陷阱一般。那双漂亮的蓝色眸子在斑驳的树影下,毫不遮掩地注视着他,像是料定他一定会自己跳进他的布局一般,盛满了得意的笑意。

“游君,是个乖孩子呢。”

落入怀里的时候,真本能地抱紧了那人的脖子。他听见泉笑着说了这样一句话,听上去老气横秋的,还有模有样地摸了摸他的头。

他本来就是个乖孩子。

大概是那个时候他突然无师自通了腹诽。他刚从对方怀里出来,正想自己走路,便啪叽一声摔倒在了草地上。

“……脚、脚麻了。”

“真没办法呢,我来背游君吧。”泉说着背过了身,作出背人的姿势,停了一阵,发现并没有人爬上来,回头看真,他还在犹豫不决,原地不动。

“游君不上来的话,我可要走了哦,过一会儿,我可不保证那只小贵宾什么时候会急了从上面跳下来哦?”

这句威胁十分有效,真果然赶紧趴上来,声音又开始发颤了:“别、别丢下我……”

“早点这样不就好了?”得逞了的人愈发得意,轻快地说道,准备离开。

“汪!”窗台上的贵宾见两人打算弃它而去,急得吠了一声。这一声叫声不大,倒是把泉背上的真吓得又猛地一抖,怕得直往他的脖子里钻。

“……不至于这么怕吧,”泉被勒紧了脖子,有些喘不上气来,“没事的,只是小狗而已啦……”

那窗台上的小贵宾终究还是胆子小,不敢从上面跳下来,他们走了几步就离远了。听不到小狗的吠声后,真终于有些冷静下来了,放松了绕在他脖子上的手,舒出一口气。

“那个……你是怎么知道我在那里的?”

“唔,因为,在那一带曾经看到过一只眼睛长得很像游君的小猫,有些留意,过去看了一下,没想到游君真的躲在那里。”

小猫……说起来那天也是,这个人看上去对他很感兴趣的样子,走过来扯他的尾巴。

“你……很喜欢猫吗?”真想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嗯,还行?”

“「还行」……是什么意思?”

“就是,现在有了更喜欢的东西的意思……”

“……”那看来他现在是不喜欢猫了,也不会来扯他的尾巴了。真莫名又舒了一口气,但心里好像又有什么东西沉了下去,于是闷闷地回了一声,“……哦。”

泉听见背上的人好像发出了声有些奇怪的叹息,疑惑问:“游君……?”

“没什么……”真吞吞吐吐地回道,但这样敷衍又好像不是妈妈的好孩子了,“今天……谢、谢谢你,泉……哥哥。”

还以为他要说什么呢。刚还在有些担心的泉安下心来,笑道:“那以后,「哥哥」会一直保护游君,不会让游君受到任何伤害的哦。”

 

游木真半梦半醒地继续想着。

「哥哥」,现在好像又回到了他的身边。他依稀听到「他」正在低声地对他说着话,但模糊的意识使他无法将那些字符的读音理解成意思。但光是那种「他在身边」的错觉,似乎就能让他安下心来。

可是,他明明已经失去「哥哥」很久了。

所以……如果现在,是在做梦的话。

一定是个好梦吧。

 

*文力匮乏到连车都开不动 一打开文档面对大纲就开始发呆 卡文真难受(我发誓下次真的不写长篇了(flag

*给功臣小贵宾加鸡腿

*一见钟情有什么不好,为什么要玩文字游戏(要你管

评论(2)
热度(58)

© 落下树叶之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