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他的猫 10

Treasure 2 我的猫

「有什么意见吗?」

 

AM5:00。

濑名泉微微睁开眼睛,被身上沉重的负压感压得有些醒了过来。

他的猫趴在他身上,靠着他睡着,头枕在他的肩膀上,乱翘的头发轻轻戳在他的侧脸上,惹得他痒痒的。

窗户开着,清晨的冷气钻了进来。窗外,蒙蒙的月亮已经西沉,天有些稍稍亮起来了。这时候依旧寂静,除了客厅茶几上的电子钟发出模拟的嗒嗒声,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人的呼吸声。

泉伸手够到了件沙发上放着的衣物,简单地给他的猫披了上去,唇角似是久违的满足般地勾了勾,重新闭上了眼睛。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呢。

他坐在摄影棚楼下的等候室里。

“……泉君!你在这里……”设计师先生从门外边喊着他的名字边走进来,在看到他作出嘘的动作后渐渐放轻了声音。

他皱了皱眉头,心情极其不快,竖着食指放在嘴唇前,继续用责备的目光盯着设计师先生。

“嘛,我知道错啦,泉君,这样瞪着大人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哦……”设计师先生赔了个笑脸,轻声说着,小心翼翼地坐到他的身边。

他抬了抬眉毛,摆出一副有事快讲没事快滚的表情。

设计师先生马上就意会了他的面部语言,压着嗓子回答道:“是工作的事。这个,赞助商那边说希望你去。怎么样,有兴趣吗?”

他扫了一眼那张纸,低声说道:“带上游君的话我就去。”

“啊,果然是这样呢……”设计师先生挠了挠头,“泉君,还真的是非常中意这孩子呢。”说着,把目光移到了房间里第三个人的身上。

浅金色头发的男孩靠在他的肩膀上,像小动物一样毫无防备地抱着他的脖子,安静地侧睡着。

“真君的妈妈还没来接他吗?”

“好像是被堵在路上了,还要再等一会儿才能来。”

“这样啊,所以你就陪着他等到现在吗?”

“有什么问题吗?”

“没。我只是觉得,你是不是太护着他了呢?”设计师先生意味深长地提示,“像这样下去,这孩子可能到最后变成温室的花朵,软弱的藤蔓和筋骨,不仅无法在这边的世界立足,最终也可能什么都做不好了哦。”

“「什么都做不好」……吗?不如说那样更好。”他提起嘴角回答道,“一无是处的游君,到最后只能来寻求我的帮助和庇护,这样……他就一辈子都逃不走了。”

“……在他真正开始讨厌我之前,我都会紧紧追着他的。”

设计师先生摇了摇头,苦笑道,“泉君的性格,真是比我想象得还要糟糕呢……”他拿起文件,起身走出了等候室,轻轻落下一句话,“紧紧抓着固然好,不过记得要稍微把握些分寸哦。”

 

他以为自己的标准是正确无误的,但实际上到现在,他才真正了解所谓的「分寸」是什么。

所以,才会觉得追悔莫及。

 

猫醒来的时候,自己正蜷缩在沙发上,身上盖了一件衣服。厨房里隐隐传来盆器的声响。真从沙发上跳了下来,坐在厨房外面,看着泉围着围裙在里面忙碌着。雨在昨天半夜就停了,今日意外地放了晴,清晨的阳光穿过楼层的阴影照进了室内,显得通透明亮。

透过门上的玻璃,泉也看到了他,收拾了一下,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喏,你的早饭。”泉蹲了下来,朝他招了招手,放下了一个食盆。真有些惊讶,这人居然还会这么暖心地给他准备早饭。于是好奇地走了过去,但他看到食盆里花花绿绿的蔬菜之后,才觉得自己真的是想多了。

“不喜欢吃吗?”泉站在他边上,见他的猫像石块一样定在了食盆边上,“这些可是经过精心计算营养的……”

话是这么说……可是,这个男人的常识里难道是有“猫喜欢吃蔬菜”这样一条吗?

“啊真是的,超烦人,明明只是猫而已,还这么挑食……真没办法。”泉先生摇着头,无奈地自语了一句,走回了厨房。

过了一会儿他便看到泉拿着另一个食盆从里面走了出来。他闻到了好闻的味道,心里突然又冒出了些温暖的感觉。

但是这一小搓温暖在他重新走到那个食盆前的时候,便又消失得干干净净了。

盆里盛着一般人的常识里猫会喜欢吃的东西。

濑名泉如愿地看到了他的猫后退了几步,默默地走回了原来盛着蔬菜的食盆边上。

 

吃完了早饭,真无力地从食盆边上走了回去,想回沙发上睡个回笼觉,但还没走到茶几边上,就被泉一手捞了起来,抱在了手上。

“难得今天天气不错,跟我出门吧。”

 

AM10:00。

宠物医院。

一个小时前,泉先生和他的猫来到了这里。

此时,泉坐在大厅的等候室里,手上拿着平板,看着文件。

一个人影停在他面前,“诶诶,泉亲?”

泉抬起眼睛看着眼前的人,仁兔提着宠物箱,惊奇地对着他说道。

“是仁喵啊……怎么在这里也能碰到你。”泉倒不是太惊奇,拿着平板继续看着文件。

“今天是周末嘛,电台的同事出差,让我帮他来取他的宠物照顾几天。我也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泉亲,”成鸣在他边上坐了下来,问道,“泉亲也喜欢小动物吗?”

泉示意了一下病室:“我的猫生病了,正在里面检查。”

“泉亲养猫吗?诶~有些意外呢,我还以为你是那种会被小动物害怕的人呢。”

“虽然我本身确实不希望走到哪都被动物喜欢上,不过也不至于被害怕吧。”

“话说回来,泉亲,最近有看到过真亲么,那天你去唱片店有见到他吗?那天之后真亲好像就又生病了,跟我请了假到现在都还没联系我,最近不是又出了兽人那些事吗,我也有点担心啊。”

“忘记跟仁喵说了,他正好是我管的病人。淋了点雨而已,不过……估计还要过阵子才能好吧。”

“诶……这样啊,那就好。真亲的身体好像不太好啊,总是跟我请假……前阵子也是……”

泉翻页的手指停了下来,“前阵子……是怎么回事?”

成鸣愣了愣,没料到他会追问下去,回忆了一下答道:“……五月多,梅雨季刚开始的的时候,他跟我说是发高烧了,请了有一个星期吧。然后又好好来上班了,我还以为没事了,结果……啊真是的,我也没有他的住址,现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啊。”

成鸣说完,顿了顿等着对方的回应,但泉听完一声不吭,只是停了手上的工作,若有所思地想着什么。

“泉亲?”

“会有人照顾他的,仁喵就不要瞎操心了。”泉说着,朝病室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手表。

“说得也是呢……都是成年人了,自己也能照顾自己的吧。”成鸣站了起来,“那我还有点事,先失陪了哦。”

“嗯。”泉目送着成鸣走出宠物医院的大门,视线重新回到了平板电脑上,退到后台打开了日历,翻到了一个月前。

“……时间正好。”

 

“濑名先生,你的猫检查完了,去那边领一下。”

他处理好手上的工作的时候,宠物医院的护士在前台喊了他一声。泉收好东西,朝病室走去。病室里放着许多正在输液的猫咪,清一色都围着伊丽莎白圈。他草草看了一圈,都没有他的猫。

“我的猫呢?”

他问在病室门口的护士。

“诶,是那只金黄色的吗?”护士回答道,“三毛缟前辈抱走了……”

“抱走了??”

护士被他突然提高的音量吓到了,赶紧继续说:“朝着洗护室去了。”

得到了答案和方向,泉压着火气朝那边杀了过去。那边的房间里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还有一个非常奇怪的有点像人贩子口气的男声:

“嗯,乖孩子乖孩子,让ママ来照顾你吧,不要怕……”

“呜喵——”然后他远远地就听见他的猫发出了一声痛苦的长鸣。

“喂!!”泉几乎是用踹的踢开了门,“你把我的猫怎么了——”

洗护室内,棕色中发的高个子男人正戴着防水手套,他的猫被放在水池里,正在打肥皂。

“……哦!”三毛缟斑反应了过来,但手上的动作并不懈怠,“是来找这孩子的吗?我正在给它洗澡,你稍等一下哦!”

被浸在水池里的猫又发出了一声长鸣。

“喂,他身上还有伤……!你他妈快放开他!”

“诶?”兽医先生不明所以,把猫从水里捧出来看了一眼,被水浸湿的腹上,那处伤口已经完全结痂,呈现愈合的趋势,“这不是快好了吗?”

 

“……”濑名泉抱着肩站在水池边上,他的猫已经被料理完了,正在帐子里吹干。

“哎呀不好意思,我就是喜欢多管闲事呢!”斑把洗干净吹干毛的猫送回泉手里,挠了挠脑袋,并不怎么诚恳地道歉道。

泉接过猫,横着的眉头并不放松,不打算接受他的道歉,瞪着他说道:“若是我的猫出了什么问题,我保证这家医院明天就能破产。”

“呜哇,真是可怕呢,我只不过看这孩子身上有点脏,就想帮它洗洗澡。”斑说着比划了一下笑道,“你瞧,洗完澡一看,是个很帅气的小伙子吧。”

然后斑先生就看到了对面的猫主人摆出了一副还用你说的不屑表情。

斑见没什么话题可聊了,便说起正经事了:“喏,这是它的检查报告,除了有些感冒基本上没什么问题了,带回去吃点药休息几天,就会恢复活力了。”

泉抱着猫,接过报告,各项指标都趋于正常。他的猫刚遭受了一通水洗,此时有些精疲力尽,得救了般地安静地趴在他身上。他沉思了一会儿,把报告放了回去。算了,没什么问题最好,他抱着猫从洗护室走了出去。

可他没想到,那位兽医先生脱了手套,不依不饶地跟了上来,“呐,这孩子……前阵子是不是刚过发情期?”

泉正不爽着,但听到这话愣了愣,眨了两下眼睛,脚步缓了下来。

斑默认为他承认了,于是继续说道:“它看上去应该才刚成年不久……发情期的时候可闹腾了吧,有考虑什么时候做手术吗?”

“……手术?”泉先生和他怀里的猫一齐竖起了耳朵。

“对啊,绝育手术……”斑没注意到泉的表情,“不然一年五六次,总是想着跑出去,关起来又闹得不行……”

等等、等等!!!真感觉自己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

但宠物医院的兽医斑先生仍在喋喋不休:“而且猫猫们做完手术,基本上都会变回小孩子,整天黏着主人,特别听话——「返老还童」!很不错吧!”

“如果是那样的话,听上去好像是挺不错的……”听了这话,泉先生若有所思地想了想,像被传销糊弄了的家庭主妇般,附和了一句。

喂、喂!!!

但他怀里的猫却像筛子一般地抖了起来,吓得蹬了蹬腿,都快爬到他肩膀上去了。

真觉得自己像是被一种难以描述的恐惧控制了一样,身体里猫的那部分本能驱使着他紧抱着泉的脖子,生怕他就这么鬼迷心窍,草率地把他送去做绝育了。

“……泉先生是第一次做猫爸吗,长久养的话还是趁早去做一下比较好。我们现在有优惠折扣,不考虑约一台吗?”斑先生孜孜不倦地继续着他的推销事业。

你、你不要过来……猫回头对着那位接待先生发出了一声饱含敌意的叫声,作出视死如归的姿势,用全身的细胞拒绝着他随时可能伸过来的手。

泉先生还没发话,似乎还在沉思什么。猫缩在他肩膀上浑身发抖,不想坐以待毙,开始计划着怎么咬一口然后逃跑。

如、如果他再有那么一丝同意的意味,真保证自己绝对会毫不犹豫地从他肩膀上跳下去。这辈子都不会再回来。这辈子都不!!

“怎么样,考虑好了吗?”

“……是个不错的提议,但我不太感兴趣。”泉笑了笑,伸手按住了他肩膀上的绷紧全身随时准备跳下去的猫,看上去有些满足地抚摸着他的后背,然后一本正经地说道,“而且有一点你可能搞错了,我是他男朋友,不是他爸。”

泉先生说完这句好像是玩笑的话之后,抱着他的猫走出了宠物医院的大门。

 

这个男人……别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吧。

 

濑名泉抱着他的猫回到车上。

刚坐上驾驶座,他的猫便唯恐避之不及般地从他的手里爬了出去,缩在副驾驶座上,与这个被鬼迷心窍差点送他去做绝育手术的男人保持着安全距离。

“……”泉见状笑了一笑,“有那么可怕吗?”

你不怕的话你去啊!!站着说话不腰疼。

“过来,坐我腿上来。”

泉关上车门,对他的猫招了招手。猫往椅背侧边缩了一缩,打死都不过去的模样。

“……不然现在我就把你捞起来送回宠物医院。”

欺人……不,欺猫太甚……

此时就算是再有气节的猫,也是知道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的。真咽了口口水,缓缓地从椅子侧边走了出来,乖乖地趴上了泉的腿。

泉甚是满意地摸了摸他的头,把他从腿上抱了起来,握住两只爪子捧在前面,露出了和善的笑容,安慰道:“好啦安心,不会带你去做手术的。只不过……”

真的眼睛一眨不眨地与他对视着,仔细听着他那句“只不过”后面会跟着什么内容。

泉像是卖关子似的在关键的地方顿了顿,说:

“你要是敢看一眼谁家的母猫——”

“我就把它送上手术台。”

“……”

 

AM11:00。

泉从宠物医院开车回来。他的猫藏在他的手提包里。过了保安,便打开手提包的包盖,让他的猫钻出一个头来透透气。

真坐在他的手提包里,却一心只想着防备这个人什么时候会一言不合带他去做手术。他们正在电梯里,电梯里数字变动着,停了下来。

“今天中午要吃鱼还是虾呢?”泉先生看上去心情不错,边走边自语道。

都不要,行行好吧。

真无力地腹诽着,却突然看到了什么,吓得缩回了手提包里。泉意识到了什么,将手提包关好,朝着公寓门走去。他公寓的门外,站着两个个子不高的男人,似乎在敲门,又像是在等待着他的归来。

“喂,你们在我家门口干什么?”

那鬼鬼祟祟的两人听到声音,看了过来,“……先生,这边是搜查局,在调查兽人事件,能不能你配合我们一下?”

“调查?”泉的眉头挑了一下。

“是的,就是前几日在X区发现的兽人,至今下落不明……”

泉冷漠地打断了他的话,板起了刻薄的脸,“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片区域距离事发地点有十几公里吧?你的意思是,受了伤的兽人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带着伤徒步从那边走到我家里来?”泉提着手上的手提包,低头睥睨着他们,“若真是那样,你们说的危险的生物现在就在这里的话,那可是你们搜查局的失职哦?”

搜查局的两人有些畏了,态度软下去道:“不、不,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听先生的邻居说,之前似乎有听到这附近有猫的叫声……”

“也就是说,只要是猫都是兽人,”泉顺着他们的话反问下去,“你们是打算把这附近的猫都抓起来拷问个遍,还是在幻想那些可怜的小东西能张嘴告诉你们什么关于兽人的线索?”

“楼道的监控有看到,先生带了一只猫出入这里,所以……”其中一人被泉的态度吓得有些虚,目光游移,硬着头皮解释着。但他还没说完,就被对面的人打断了。

泉眯着眼冷冷地看着他,道:

“那是我的猫,你们有什么意见吗?”

 

*其实真喵是想说YOU CAN YOU UP的 

*埋了伏笔 太太们请不要大意地猜吧

评论(5)
热度(68)

© 落下树叶之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