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他的猫 12

Memory 2 云隙

「似乎还能够修补。」

 

*谨慎上车谢谢乘坐

 

以前,游木真一直以为梦醒来的时候马上重新合上眼睛,就能够把之前断开的梦延续下去。多次的尝试之后他放弃了,因为每一次闭上眼睛,都是完全不同的梦。

十六岁的时候他从梦里醒过来。他翻开盖在身上的薄被,起身看了一眼自己的下身,纠结地躺了回去,把脸用枕头蒙了起来。

“又来了……”

他在浴室的花洒下冲着自己的身子,不远处的镜子上,反射出他的模样。浅金色的头发,泛红的双颊,还有不属于人类、却属于他的猫耳和尾巴。

冷水哗啦啦地从上方落下来,从头顶流到后颈,再顺着脊背的线条滚落下去。水滴的冰冷却带不走不停发热的体温,和仍留在脑中的梦的残象。

 

……努力了一下,发现我发不出来。谢谢LOFTER。


“怎么办……我变得……好奇怪……”

真抱着自己在浴室的地板上缩成一团,冷水依然从花洒里源源不断地流出来。妈妈因为工作的原因调职去了国外,他只有自己一个人。不知道该怎么办,也无法求助于她,那还有谁……可以依赖呢。

“泉さん……”不自觉地念出这个名字的同时,他脸上的热度又猛地窜了上来,羞赧使他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仿佛这样做就能收回已经念出的话语。

真是太荒谬了……他居然想向造成这些灾难的元凶寻求帮助。

他抱住脑袋,竭力想消退脸上的热度。

“他要是知道,我在想这种事的话……”

 

一定会笑话我的吧。

 

隔日。

“真君,这就要回去了吗?”

设计师先生在他的身后喊住他。真提着包,转过身来点了点头,“嗯,还有什么事吗?”

“不用等泉君吗?他和岚君去参加时装秀了,等会儿就会回来了。”

“嗯,不用了……”他不自然地笑了笑,把包背起来,“我和朋友有约了,所以……”

“哦哦,「朋友」?女朋友吗?这么遮遮掩掩的?”设计师先生好奇地,打断了他的话。

“不、不是啦——”他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干嘛啦,我们的真君长得这么好看,有女孩子喜欢也不奇怪啊?”

“不是那样的……”真被调侃得有些失落,垂下了头。

也许是注意到了他的表情,设计师先生走了过来,仿佛想要给他打气似的用胳膊圈起了他的脖子,开玩笑地将他往上勒了勒,“泉君不在的话,果然就没人阻止我欺负你了啊,哈哈~”

“不要这样,很难受啦!”真扒拉着他的手,被勒得岔了口气,“我看上去那么好欺负吗?”

“是啊,真君最近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看上去很不开心,发生了什么事吗?和泉君吵架了?”

真拉了拉他横在自己脖子中间的手,无奈道:“……没有啊,而且不要总是把我和泉さん扯在一起嘛……”

“诶,我可是看着你们两个人长大的,明明是从小就像口香糖一样黏在一起,谁也拆不开的样子,现在反倒有点生疏了,不是吵架还能是什么啊?不过,小情侣吵架什么的,过两天就好了,年轻人嘛~”

“您、您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啊……”某个词语跳出来的同时,他的心上下跳动了一下,忙不迭地解释道,“我和泉さん只是……前后辈的关系啊?”

看到他慌张无措的样子,设计师先生收了收自己的促狭之心,安慰地改了口,拍拍他的头:“好啦,不逗你了,看你这样算是恢复了些精神吧。有什么心事的话,一定要说出来啊,别憋在心里,会憋坏了的。就算对我没法说出口,对「他」应该没关系的吧?”

“……嗯。”他闷闷地点了点头,满心只想打发了他赶紧离开。

“快去赴约吧。”

看着设计师先生对他笑着再见的样子,真走出几步,突然觉得心里的石头好像有点轻了下去。

 

他背着包,来到商店街的入口。

“喂,真!这边——”

有人高声喊着他的名字,招手向他示意。真绪站在阴僻的角落,朝着他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

“……衣、衣更君,这位是……”

真走了过去,明白了真绪为难的原因。

黑色碎发的少年像考拉一样抱着赭红色中长发的真绪,在他背上睡得正酣。真绪苦恼地抓了抓头发,无可奈何地给他介绍:“呃,这位是……我的青梅竹马,朔间凛月君……”

“呃……你好……”真还未从他和真绪原定两人的约会突兀多出一个人的惊讶中反应过来,愣愣地打了一个招呼,就被突然抬起头来的凛月打断了:“不是「青梅竹马」,是「专属恋人」……”

“喂,凛月……!!”真绪头疼地斥责了一声,又对着他尴尬地笑了一下,解释道,“对不起啊真,本来我是打算和你两个人一起去的,可是在街角看见里睡在纸箱里的凛月,没法不管……结果就被他缠上了……”

“呃,我、我没关系的……朔间君也一起吧……?”

真绪捂着自己的额头,嘴上仍在不停地抱怨着:“真是的,凛月你也该差不多一点了吧,不要每次都让我来照顾你了啊,又不是小孩子了……”

“啊那真~君就把我放在那边不管不就好了嘛……明明是真~君自己主动过来照顾我的,反而要怪我了……”

“我是说「不要每次」,你偶尔也学会自己做点事了吧……”

凛月毫不在意地抱紧了真绪的脖子,继续说:“啊啊,我是有在好好做啊,真~君不在的时候,将氧气变成二氧化碳什么的……不如说,这次是真~君要抛下我去跟别人一起玩,所以我才追过来的啊……”

“啊啊……抱歉……”真不自觉地扯了扯嘴角,跟着他们走在商店街的路上。

“真是的,又不是真的错,你干嘛这么小家子气啊……”真绪无力地翻了个白眼,背着凛月继续走着,“我只是让真陪我一起去选新出的唱片,我陪他去买游戏,各取所需,仅此而已啊?从小时候开始就是这样,你也太专权了吧……”

“不是「专权」而是「专属」啊,真~君从来都是我一个人的啊……你要是把我扔在街角的纸箱里,可是对我的谋杀哦……?”

对于凛月的胡搅蛮缠,真绪最终投降:“抱歉,真,明明约好了的,还给你添了麻烦……喂,凛月,不要勒着我的脖子……!”

真摇了摇头,微微苦笑道:“嗯,我没事的。我只是觉得……衣更君和朔间君,感情真好啊,果然是因为「同龄」的缘故吗?”

“诶?”真绪眨了眨眼睛,不解道,“我和凛月,不是同年的哦?”

“咦?!朔间君,跟我们不一样大吗?”

“……呃,他本人好像不太在意来着,其实他比我们大一岁哦,如果不是因为出席率不足留级的话,本来应该是前辈的呢……”

“诶……可是你们两个……看上去一点都不像「前辈」和「后辈」的关系呢……”

凛月趴在真绪背上,嘟囔了一句:“都说了是「恋人」了啦……是会卿卿我我黏在一起做那种事的意思,你听懂了吗——?”

“你不要听他胡说……”真绪苦恼地拍了拍他的头,叹了口气,“是吧,看上去有种他比我还小的感觉是不是……说实话我也很烦恼啊,怎么样才能让凛月稍微正经一点起来呢……”

看着他们两人,真忍不住有些嘴角上扬起来,“其实……这样也蛮好的啊,你们两个人,相处得很融洽的样子呢,不像我……”

“呃,可能是因为我和凛月从小就认识了的缘故吧?我们两家住得也很近,所以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真绪说道。

“从小就认识啊……”真低声念念道,目光有些黯淡了下来,“真好呢……”

“呃,真,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真绪看了看他的表情,紧张问道。

“没、没有!”他抬起脸来笑道,“只是我想起了一个人来着……那个人,也只大我一岁,但是,好像总是把我当成小孩子呢……”

“唔,是个怎么样的人?”

真想了想,面对着不知道他们的事的人,说起来好像变得轻松了许多。“那个人,很优秀,也很厉害,虽然……别人觉得他有点凶,但其实很会照顾人。身边的人即使不敢亲近他,但是都很喜欢他,夸奖他,追随他……相对而言,我就完全比不上了,不光是他这样认为,连我自己,有时候都觉得,自己像个小孩子一样幼稚,为了无关紧要的事情纠结,根本……配不上他呢。”

他说完长长的一段话之后,转过头去,看见真绪和凛月有些呆滞的脸,才反应自己自顾自地说了一堆话,“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不知道怎么就……”

“啊……没关系啦,真愿意跟我说,我很开心呢。”真绪笑着挠了挠脑袋,继而又试探性地低声问了一句,“真喜欢那个人吗?”

真完全没料到他会突然这样问,像是还未收回触角的海葵被刺激到了一般,脸更红了,声音抖了抖道:“才、才不是喜欢呢……只、只……只是……只是……仰、仰慕而已!”

他大声地说完以后,却只听到了真绪背上的凛月噗嗤地发出了笑声。

“……真、真的只是「仰慕」而已……”他越说觉得自己的声音越小了。

“嗯……好、好啦,我知道了。”真绪捶了一下在背上笑出声的凛月,安慰道,“听上去是个挺不错的人,真会仰慕也不奇怪啦……不过我觉得,真也很厉害啊,从小就在演艺圈了,还有之前我看过你的写真,都很棒啊,不会配不上的。”

“不是,那些……那些在他看来只是「我现在仅有的水平」的东西而已,你要是看了他的写真,就会明白我说的话了……”

真绪移开一点视线:“那也是正常的吧,毕竟我们也不可能什么都懂啊,就算暂时比不上,只要让他看到你在努力,就能慢慢缩小你们之间的距离了吧?到时候他肯定会摸着你的头夸着「好孩子」什么的,认可你的哦?”

“……”他愣了愣低下头来,有些恍然地,低低地自语道,“是这样啊……原来我是……想得到他的认可啊……”

“嘛,真也对自己有点信心嘛,如果有什么想对那个人说的,就大胆地告诉他吧,犹豫不决的话,可能什么也改变不了哦?”

同时,凛月拖长了声音,不愉快地开口道:“啊真~君,好耀眼啊……像救世主一样说出这么闪闪发光的话,简直和太阳一样,快把我的眼睛灼伤了啊……”

“你在说什么傻话呢……乌云过来了啊,快要下雨了!”

他们在说话的时候,未注意到六月的天空已经急剧变化,雷云翻滚着,一场大雨即将到来。但之前晴空万里的假象迷惑了人,他们谁都没有带伞。

“抱歉真!我们还是改日再约吧,估计要下一场不小的雨。我得先把凛月送回家去,你也是,要是没有伞的话,去便利店买一把吧!就这样!改天见哦!”

真匆忙和真绪凛月告了别,跑到一家便利店,心里还在想着真绪对他说的话。

“那个……请给我一把一次性伞……”真走到柜台前,望着透明门外大雨来临前,露出了些云隙的天空,“……不,两把……吧。”

 

从拥挤的地铁里出来,真夹着两把伞跑在去摄影棚的路上。

雨已经有些下起来了,大颗大颗的雨滴迎着风落到他脸上。六月的天空里传来了些闷涩的雷声,水汽不停地弥漫着,他快要到摄影棚的那个路口了。

 

“啊啦泉ちゃん,会忘记带伞什么的,还真不是你的风格呢……”

“超烦人的啊,早上走得急了,就没带来,真是的……”

“好啦,那就勉为其难地,和人家一起撑一把伞吧,泉ちゃん也不想被淋得湿哒哒的吧?”

 

只有一把伞,好像也没关系呢。

但是果然……还是,说不出口呢。

真捏了捏手里的伞,转身朝着反方向走去。

那块石头,似乎又有点沉重了下去。

 

*对不起是辆假车……要说的是 泉那时候其实也在想同样的事情 只不过综合上一章他的想法 没敢实施 嗯 果然是自负的大人啊(摇头

*毛毛和姐姐都是给他们助攻的 只是 误会这种事 难免的……(抱头

*明天就是真夏了……我现在有点想哭 我想跟我还没做好准备迎接真夏一样 大家应该也还没准备好吃我的刀子 那这篇就先这样 我去暴睡个一天 醒了就开始活动了……

评论
热度(61)

© 落下树叶之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