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他的猫 13

Split 3 错位

「乱套了啊。」

 

*大纲分配失误 爆字数了orz

 

“喂!游木君!不要发呆!”

镜头对着他,四周亮着眩目的灯光。

他反应了过来,用眼神回应坐正,调整了一下眼神和姿势。照相机发出咔嚓咔嚓的快门声,他按照指示不断变换着表情和动作。

“我说过了,拍照的时候不要夹带个人的情绪,你是没听懂吗??”摄影师从支架后面露出脸来,皱着眉头敲着桌子对他发火,“扼杀你的心,不要让我看到你自己的表情!你只要照着我说的来就行了!!”

“是、是……”真轻轻地喘了口气,点头的同时,汗也不敢擦。

拍摄结束。

他感到筋疲力竭,浑身是汗地趴在休息室的桌子上,连妆都没有力气洗。长时间保持同一个表情和动作,他的面部肌肉和身体关节都快要僵硬了。然而更多的,是来自环境的压力。

对新人的漠视,指示的粗暴,他人的质疑……刚开始朝着目标起跑,便感到举步维艰。

“一点点来、一点点来就好……”他趴在桌上,冰凉的桌面在炎热的酷暑中,似乎能给予他一些安慰,“慢慢地,总能追得上他的吧……”

身体累得要命,能够听到因为疲惫发出的悲鸣声,困意已经向他侵袭而来,但唇边仍然轻轻挂着笑意:“泉さん……我会努力……向你证明的……”

 

PM10:00。

濑名医生的加班时间。

泉睁开眼睛摇了摇头,清醒了几分。一日的工作已然让他有些疲劳,更糟的是他还需要在这里值班到凌晨一点。

他的猫睡在腿上,许是因为睡熟已久,舒服地舒展了些身子,露出了腹部淡色的软毛。泉撑着下巴抵挡了些困意,伸手挠了挠猫的肚皮。猫似乎是觉得有些舒服,喉咙里发出了呼噜噜的声音,动了动。泉轻声笑了笑,觉得有趣,便又把手伸到猫的下巴上挠了挠。猫被挠得有些醒了过来,翻了身压住他不安分的手,继续睡了。

 

“……泉君。”

设计师先生在休息室外面轻声叫他。

他回身横着眉,依旧瞪着设计师先生。那位先生同以往一样笑了笑,招手让他出来。

休息室外,热气涌动,蝉鸣震天。泉轻声关上门,跟着他走出几步:“算你识相。”

“嘛,我可不想一直被自己带大的小鬼一直瞪啊。在泉君扮演着「站在弟弟身后的好哥哥」的角色的时候,我自然是不会打扰你们的。”设计师先生打趣道,朝着他们来的方向看了回去,刚才,他站在休息室外,安静地看完了这个小鬼偷偷地走进去开了空调,悄悄给趴在桌子上睡着的另一个小鬼披上外套的全程。

“走吧,我们边走边说。”

泉点头,跟着他走在走廊里。

设计师先生摊着文件,“……大致就是这样。你也知道,在事务所里不是我主事,你们的工作都是委托人代理接下来的。为了提升业绩和个体水平,大部分都拒绝不得。不如说,比起拒绝……为了某个委托争破头的情况更为常见。现在工作大多是分配制度,说实话,你要我帮你做那些事,真的是很有难度啊……”

泉在他身边走着,目光注视着反射强烈日光的地板。

设计师先生继续道:“那孩子,最近好像,突然变得特别有干劲,接了很多委托,像是在努力尝试各种不同的风格呢,我在旁边看着都有点担心,觉得他会不会是在勉强自己呢……老是看见他把自己折腾得筋疲力尽、躺在某处睡着的情景啊。虽然,年轻气盛是好事,但把身体累坏了就不好了。”

“他接的都是些什么类型的委托?”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啊,还是得去看看档案什么的。”设计师先生说着,拿出手机查着事务所的网站,“现在事务所是根据成绩来推选人才的,好的资源、工作也总是流向人才,他才刚起步的话,应该就只是些不起眼的小委托吧。从底层爬起,还是挺辛苦的。”

“……那就把我的分给他。”

“喂喂,这样不好吧?”设计师先生听了直摇头,“不是自己的努力得来的话……”

“有什么不同吗?”泉冷淡地反问道,“他不需要「努力」,只要「接受」就可以了。”

“好吧好吧,还真是专制的哥哥呢。”设计师先生摇头,看着他道,“泉君也还是小孩子呢,这样强硬就好像是不被弟弟依赖了的寂寞哥哥一样,心里说着「为什么不来依赖我了」,明明很暴躁,但还是在身后支持着他,为了挂得住门面,又要换成这种说法……”

“喂,你话怎么那么多,更年期了吗?”被戳穿使他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压下来一片深黑,威胁道,“还有,你要是敢跟他说的话……”

设计师先生忙不迭地点头,接受了封口,无奈道:“还有啊,最近事务所里风气不太好啊,圈子里也是越来越乱了,我过阵子得去国外出差了,没法看着你们,可要多注意一点哦。”

“不用你说。”泉不以为意,看着设计师先生的身影远去。

他一直都这么做的。

 

诊疗室里。

泉医生桌上的座机响了起来。电铃声短暂地响起后被医生接起。

“……嗯。我马上就来。”

猫睁开眼睛,被吵醒了。医生把他从腿上抱起来,然后放在软椅上,如往常那样拍了拍他,示意他继续睡。

室内的灯熄灭后,医生走出了门。

猫坐在软椅上,望着他的背影,垂下了头,无声地沉默了一阵。

 

窗外的蝉,似是忍受不了酷暑的炎热,尖利地嘶叫着。

“游木君?”门外有人匆匆走过,“你怎么又在发呆?快去准备一下,等一下车就来了,你不会忘了吧?那是很重要的展会。”

“嗯,好的。”他把窗户关了起来,走了出去。

“喏,这些是你的服装,刚送过来的,不是量身定做,你试一试大小。时间很紧张,早点试好。”STAFF甩给他一包衣服。他伸手接住,四周张望了一下,摄影棚的一层都是人,来来往往,其中小半的人,都在准备着他将要参加的那个展会。

人还是太多了,他有点不太习惯。真叹了一口气,抱着衣服往楼上走去。

八月中旬的时候,他在事务所的地位和之前相比,已经大有不同。在他努力做好接下的每一份工作的过程中,有知名度的、条件优渥的工作,也像奇迹般地找上了他。短短两个月,他的成绩在同期进入事务所的人之中,已然高出了很大一截。事务所很快开始重视他,为他匹配了较他人而言更好的资源,接下了更深入的委托,他的名气逐在圈内渐起。虽然,仍然比不上濑名泉那期的人,但是对于他而言,已经是让人满意的成果了。

他抱着衣服走上台阶,二楼角落里的更衣室,因为设施破旧,向来没有人使用,那里便成为了他专属的领地。就算是泉,也不知道,他总是待在那里面。

从那时候开始,他避免和泉的正面相遇,也已经持续了两个月了。一方面,暑期工作量很大,时间交错的同时,也碰不到几次,另一方面,他想,至少再多做出些成绩,到时候才能自信地站在他面前。

或许,像真绪说的那样,只要努力做好,就能得到他的肯定,就不会被认为是「除了脸好看就没其他优点」的人,也许有一日……就能变得和他一样了。

“坚持下去的话,总有一天会……”

让你明白的。

 

诊疗室的门被打开了,天花板上亮起了煞白的日光灯。

亮起的白光吵醒了睡在软椅上的猫。猫以为是医生回来了,惯例喵地叫了一声。

但进门来的并不是医生。一名陌生的女子站在门口,看着他盈盈地笑着。

“小家伙,就是你吗,「濑名医生的新宠」?”女人站在他不远的地方,对着趴在软椅上的他招手笑道,“真可爱呢。”

他站起来,伸展了一下睡得有些发酸的身体,四处张望了一下。

“在找你的主人吗?”女人笑着拿出一盒牛奶倒进他的碗里,“要我带你去找他吗?”

猫从椅子上跳下来,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快要到明天了。这种时候出去,不是紧急事件应该就是出去处理文件什么的了吧。

他陪着泉的这些日子里,在医院里待着的时间比在家里要多几倍。人类最辛苦的工作之一,应该就是医生了吧。他作为猫,倒是只用顾着睡觉吃饭就好了,但泉整日忙碌加班,害得他不禁有些同情起他来。

泉主刀的手术,几乎每日都会有一两台,遇到突发事件,甚至能增加到五六台。结束手术回来之后,真时常会看到他瘫倒在躺椅上捂着发热的额头,看上去累得快要直接睡着的样子。他坐在他的桌子上看着的时候,心里总是会有些被捏紧的感觉。

这个人总是向他人展示着他乖戾排外的部分,但真实的他,带着傲慢的坚忍和孤独,也只有在没人的时候才会表现出来。

医生躺着的时候,他的猫有时候会爬到他的胸口,依着他的脖子趴下来,舔舔他的下巴。他微微睁开眼睛,捞过猫的后背抚摸着笑道:“怎么了,在心疼我吗?”

只是想找个舒服的睡处而已。他心说着,但脸却被泉捧了起来。

“……谢谢。”

猫趴了下去,静静地合上眼睛。反正,在他的眼中,他现在就只是一只猫而已。若不是猫,他怎么能够可能留在这里。所以,就陪他一会儿吧。

在伤好离开之前。

他这样想着的同时,诊疗室里的女子还在对他说着话。

“他真的很喜欢你呢,到哪儿都带着你。”女人搅了搅牛奶的碗,“这么晚了,你饿了吧,他现在去做手术了,要过一会儿才能回来,让我过来给你准备点吃的。”

碗里盛着牛奶,这个人大概是真的拿他当猫养吧。真想着,凑了过去。

“过来,让我摸摸你。”和泉的手不同,带着护肤品香水味道的手,伸过来想要摸他,他来不及躲开,已经被摸到了头顶。

“咦,这么认主的吗?算啦……”看到猫不情愿地后退了两步,女人没趣地把手收了回去,蹲在一旁,看着他走向牛奶碗。

“……换成是我,也一定会「喜欢」你的呢。不过,更多的是「嫉妒」……”

“喵……?”猫从盛着牛奶的碗里抬起头来,发出了一声疑惑的叫声。

她扶着下巴对他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笑容,继续说:“你说,要是拿走他心爱的小猫,那位医生先生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

沾在嘴边的牛奶顺着胡须滴落在碗里,女人的面孔开始变得模糊,酸涩和困顿从脚心爬了上来。

他的大脑嗡的一阵响。相似的感觉。

带着令人不适的香水味道的手,将软倒在地上的他拎起来,塞进了一处黑暗。

相似的感觉,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感觉,他以为自己再也不会想起来了。

对于这种狭窄黑暗的地方,原本是他用来隐藏自己的最好地方。小的时候,妈妈就教他,遇到紧急事件要找个地方躲起来,千万不要被人类发现。

他本身就是个胆小的孩子,这方面更是谨慎听话。小到走在路上被人突然拍肩、大到被狗紧追不舍,他的第一反应都是——找个地方躲起来。孩童时期,玩捉迷藏的时候从未有人能抓得到他。只有一个人例外。他被「那个人」抓到了。那个人站在黑暗外对他伸出手来,说,是游君……是游君对吧。从那以后,他不管藏在哪里,都能被他抓到。就像是天敌一样,那个人总是滴水不漏都搜索到他的行踪,精准无误地将他捕获。

而他似乎,也曾期待着每一次「鬼」的到来。

直到他们牵着手一起慢慢长大,长大到了身边的人都不再玩这种幼稚的游戏了。世界开始分化,以前聚在一起闹闹哄哄,不分你我玩游戏的时期也消失了,变成了竖立起高墙的一个个小集体。原本就不属于人类世界的他,也不属于这些孩子的任何一个集体。

不知为何,「我们」这个词显得格外刺耳。真不得不承认,一种无端滋生的、不知其名的情愫已经在他的心底渐渐生根发芽,却时而像火舌一般灼烧着他,让他感到害怕。不受控制的心情,越是想要隐藏,却越是焦灼。仅仅是看着那人与他人并肩、将自己置于身后,就像被丢下了一样感到恐惧。

啊是这样的。其实,还是有一点点感到嫉妒的。

 

那天的气温,真的是非常高啊。热得让人生厌、毛躁的天气,所以才会激起每个人心中灰暗的那部分吧。

他正在属于自己的偏僻的小天地里,试穿着衣服。从儿时一直照顾他们的设计师先生出国之后,他便很少能穿到合身的衣服了,也没有人会时不时过来打他的趣。

更衣室的门就在此时粗暴地响了起来。

“喂!游木真!你在里面的吧!!”伴随着猛烈的踢门声,有人高喊着他的名字。他把门打开,门外站着三四个他并不太熟的人。

领头的男生,烫着高调的时髦发型,身材比他高一些,看着他的时候有些居高临下。他拿着冰镇的碳酸饮料,不由分说地走了进来,环顾了一下他的更衣室,鄙夷道:“咦,原来你就是在这种地方混的吗?”

真对于他们突兀的闯入感到不知所措,“呃,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

“怎么了,没事就不能来找我们这一期的模范榜样了吗?最近,你在圈子里混得不错嘛?”男生们不满地朝着他嚷嚷,把门关好,在室内坐了下来,“怎么样,喝吗,冰的。”

其中一人朝他递过来一瓶饮料,他犹豫了一下,没敢伸手去接。

“让你喝你就喝啊,你那副表情是什么意思?”

“呃,不是……我只是有点不太好意思?”

“少废话,快喝。”男生不耐烦地说着,用手扇着风,“真是的,这种没空调的地方,还真是破烂啊……”

“……谢谢。”天气确实热得快把人化掉了。他低着头,接过那瓶冒着气泡的饮料,坐在离他们较远的地方。上涌的碳酸气泡混合着酸涩的饮料,经过他的嗓子,留下刺刺的感觉。真咽了口口水,皱了皱眉。他没喝过这种口味的,觉得很不舒服。

他放下瓶子之后,才发现闯进室内的男生们,正用着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一齐盯着他看。

“怎、怎么了?”

“呐,是那瓶饮料没错吧?还没起效吗?”其中一人低声窃语,询问着递给他饮料的那人。

“……饮料?”真猛地站了起来,手上的饮料撒翻了一桌,酸涩和眩晕,从脚心和头顶向他袭来。

“哦,现在才反应过来吗?”领头的男生笑道,“你还真是没戒心呢,就跟你长着的那副好看的外表一样,什么用都没有。濑名泉也只是因为,中意你这张脸,才会把工作让给你的吧?”

“等一下,你刚才……你刚才说了什么?”

“别在那边装什么无辜,你是因为在濑名泉那边骗来了工作,才会有现在的成绩的吧!”

“你所有的工作,都是从他那边转过来的,就连今天要参加的那个展会,也是他让出来给你的……而你似乎,还以为全部是自己努力得来的,摆出一副沾沾自喜的样子?”

“你胡说,不是、不是这样的……!”真摇晃着向前走了几步,冲上去捏他的领子。

“我是不是胡说的,你自己当面去问他不就知道了吗?”男生用力将他推了一把,“不过在那之前,他就应该会对你失望了吧,缺席那么重要的展会什么的……”

男生推他的力度很大,连带着拳头一起和他的牙齿撞在了一起,磕到了他的嘴唇。真被甩到柜子里,失去重心地倒坐了下来,“不是的……”

“别想了,能参加这个展会的不是你,而是我们。你的话,就在这里好好睡一觉,等我们回来,要是还能想起来的话,就放你出来吧。”

门在笑声之中被锁上。

那是他第一次觉得,这个世界,就像一间狭窄的柜子。时而向你展开明亮的未来,又在猝不及防的时刻,将给予的美好全数回收,锁进深不见底的黑暗之中。令人窒息,喘不过气来。

他的努力,被这个世界,全盘否定。

 

深夜。濑名泉从手术室里走出来,疲惫地长长叹出一口气。扔掉沾满血污的手套,他到水池前去清洗满是汗水的脸。水池前的镜子倒映出了他的面容。

那天,天气热得不行。他和岚从训练室里出来,热得满脸是汗,在水池边洗脸。

“泉ちゃん,最近,STAFF们私底下议论你呢,说你「状态好差」……什么的?”岚扶着下巴,已然洗好了脸,用毛巾擦着,跟他攀谈。

“……哈?鸣君,什么时候长了顺风耳啊?再说了,别人的嘴,也不是我能管住的。随便他们怎么说吧。”泉用水扑面,颇不耐烦地说。

“其实也不光是STAFF啦,人家也觉得,泉ちゃん,最近像是很急躁的样子……不知道猜得对不对,不过应该是和游木君有关吧?”

拧水龙头的手停了下来,“……鸣君,不要插手我和游君之间的事啊。”

“哎呀,人家才没有兴趣管这些事呢,只是觉得,游木君和泉ちゃん,好像不像之前说得那么要好啊,毕竟……他躲着泉ちゃん有好长一阵子了吧?所以我在想啊,是不是泉ちゃん,做了什么不好的事,被他讨厌了啊?那样的话,你得去跟他道歉才行啊。”

“啧,那只是因为,游君也到了「普通男孩子」的年龄啊,会有心事也很正常吧,总不可能这种时候还像小孩子一样,毫不害臊地倾吐出心里话吧……”

“说得也是呢……不过,这个年纪,说不定也可能是因为有「喜欢」的人了呀?之前,人家去逛街的时候,不小心看见他和别的孩子在一块……”

岚的话还未说完,泉的脸色就黑了下来,怒声打断道:“不可能!游君、游君不可能会有喜欢的人,所有人都可能有喜欢的人,只有他不——”

“喂喂,泉ちゃん……”岚对他突然激动起来的反应有些无奈,叹了口气示弱道。

同时,不远处,工作人员打断了他们的谈话,对他们招手喊道:“喂——濑名君,鸣上君,能不能麻烦你们去楼上的杂物室里帮我拿一下支架?”

“好的哦,这就去。”岚回应道,扯了扯泉,和他一起往楼上走去。

“安啦,人家只是开个玩笑,但泉ちゃん是不是也反应过度了啊……”岚摆手道,和泉一起来到二楼的角落里的杂物室,在灰尘里捂着鼻子翻找着支架,“人家知道你很在意他,但是……泉ちゃん,你把所有的好工作都留给游木君,真的没问题吗?”

“会有什么问题吗?”泉很快找到了支架,嫌弃地清掉了灰尘,赶紧从杂物室里撤了出来,“毕竟,游君和「我们」,是不一样的……”

泉沉声说完,强调般的重复了一遍:“游君……「一无是处」的游君……”

岚摇头,抱着支架,和泉一起路过杂物室旁的一间更衣室。

“唔……唔……喵……”

两个人都注意到了,更衣室里面发出了微弱的声音。

“好像有什么声音……”岚循声打开了门。走到柜子跟前,打开门锁,惊讶道,“啊啦,是只可爱的小猫咪?怎么回事……像是被人关在里面……”

泉也走了上来,柜子里,被搅乱的衣物之中,蒙着一只软弱无力的猫。

“等一下,那些衣服,好像是游君穿过的衣服……他来过这里吗?”

“诶,你是说,是他把这只小猫关在这里面的吗?”岚想要伸手把猫抱出来,但猫突然抽搐了一下,吐出什么东西,吓得他把手缩了回去,“它看上去好像很难受的样子,是不是生病了啊?”

“游君连狗都不敢碰,怎么会做这种事!”泉对他的说法感到不快,否决道,转身注意起柜子里的猫,伸手去抱它,“算了,让我看看它怎么了……唔啊——!”

猫发出了一声尖利的叫声,条件反射般地咬住了他的手。

“泉、泉ちゃん……你的手……!”

尖牙嵌入了手背,血液流了出来。猫松开了嘴,四肢无力地软了下来,摔倒在地板上,又吐出些东西来。岚惊声大叫,却又刺激到了受惊的猫,它挣扎着站了起来,撞倒了衣架,朝着敞开的门逃了出去。

 

AM01:30。

某高级住宅区。

门铃被摁得不停响。一分钟之后,门铃声停了下来,切换成了猛烈的踹门声。

女人穿着睡衣起身出去开门,“濑名医生?这么晚了……诶诶诶诶?!”她砰的一声被摁在了门板上,一把手术刀横在她面前。

“我的猫呢?”来人青筋暴起,面容如同恶鬼。

“你在说什么,我……我听不明白……”

“我的耐心有限,你听好了,我不是在跟你商量,而是在命令你。我的猫被你带到哪里去了?”

“我……我把它扔了。”

“扔哪儿了?!!!”

 

他想起来了。

那一天也是这样的。热得,仿佛要把整个地球给融化了的那天。

他找遍了所有地方,问所有人,“……游君呢?”

所有人都对他摇头。

那一天开始,他弄丢了他的游君。

 

*……手术刀什么的,好孩子不要模仿啊

*今天玲明学院出来的消息搞得我心态都崩了 社会hekk有毒晶体

*还有就是……这篇文快要到最关键的章节了……谢谢喜欢它一直默默地看到现在的人,不过偶尔也……让我听一下你们的看法呗orz……

*真夏加油

评论(6)
热度(71)

© 落下树叶之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