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他的猫 14

Escape 3 寻猫启事

「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Error of communication.

通信错误

However I hear voices from somewhere.

但我听见了从某处传来的一道声音

Error of communication.

通讯不佳

However I hear voices from you, I think...

嘈杂之中,我想我听见了你的声音…

 

摄影棚的楼上,传来了东西倒落的声音。

“发生什么事了?”楼下的人循声赶了上来。

“泉君?!你的手……!”

血从手上滴落下来,一圈泛红的齿痕。

“这下怎么办啊,今天还有拍摄,这么明显的伤口……”

混沌的脑袋。口中的血腥味。向不知何处的地方逃离而去。

“不知道是哪里钻进来的野猫,你们是怎么管理门窗的?!”

消毒水的味道,缠着绷带的手背。

“……游君呢?”

哪里都找不到他。

 

他又逃走了。

 

“真亲?我不知道他去哪了……他辞退了电台的工作,我也已经一个多月没见过他了。”

“我不知道……最后一次见到真是一个月之前,他一副神伤的样子来跟我告别,简直就像几年前的「那时候」一样。我也很担心他,喂你要是知道什么的话……”

“游木君吗,一个月前他退了在我这里租的房子,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一个月后。

医院。

濑名医生的诊疗室外,一名小护士抹着眼泪用近乎逃命的姿态跑了出来。

“发生了什么事?”其他同事围了过来。

“又是濑名医生吗……果然,你是新来的吧,他的脾气……”

“我、我也有听说他性格不太好,可我没想到只是不小心碰了一下他的东西,他就大吼着冲我发火,叫我滚出去……”小护士抹着眼泪,说完又呜咽了起来。

护士们开始窃窃私语,“本来我还以为他有好转了呢……那阵子对别人的态度都温和了很多,跟换了个人一样,现在……不如说比之前还要恶劣了啊……”

“「前阵子」,是他开始养猫的时候吗?诶你们知道吗,他之前带来医院的那只小猫,不知道是丢了还是怎么的……我听说他发了疯一样地到处找他的猫,大概是因为这样才又……”

围着的人群,用同情的目光望着受害者,同时,也望了望坐在诊疗室里的那位医生。

 

甜品店。

“啊啦泉ちゃん,那可怜的小猫咪还没回家吗?”

鸣上岚坐在泉的对面,接过服务员的菜单,微笑着点好了单,撑着下巴,问道。他当然知道,面前这个满脸写着倒计时随时可能引爆的黑脸男人,是不会回答这个问题的。但他想稍微做些引导工作的话,就得先把话题引到这上面来。

泉没什么力气地瞟了他一眼,起身拿起包就想往外面走。

“先生……您的单还没买。”但他还没跨出一步,一旁的服务员就走了过来,将账单往他面前一堵。于是岚很如愿地看到了泉用一种黑得难以置信的表情朝他看了过来。

“安心啦,人家叫你来,并不是想要浪费你的时间,所以,”岚熟门熟路地接过一旁餐盘上呈上来的冷饮,推了一杯到泉前面,“坐一会吧?”

泉透过甜品店挂下薄帘的玻璃窗户看出去,现在正是下午三点,七月的阳光最为毒辣的时候。即使在开着冷气的室内,拿出冰箱的冰块也会很快开始融化,彩色饮料在倒三角杯里冒着气泡,外面挂上了淡白的水雾。

“……日本的夏天,真是,让人讨厌到极点了啊。”

 

那年的夏天也是一样。

 

“我说了,别再让我重复了,不见到游君我是不会回去的!!”

濑名泉对着手机吼完,甚至还没按挂断就把手机摔了出去。他深吸了一口气,扶着电线杆背过了身去。他暴露在强烈的夏天日光之下,汗湿的头发卷了起来,尾梢挂着的汗水不断滴落下来。

“泉ちゃん……”鸣上岚站在不远的地方捡起了他的手机,但也只是捡起来,没有敢跨入雷区。

“如果鸣君也是想来劝我回去的话,那就不用说话了。”

岚打着遮阳伞,无声地闭上了嘴。自从那天游木真突然从事务所失踪之后,就像是推倒了一块多米诺骨牌,连锁反应环环相扣,整个事件像刹车失灵的火车一般不断恶化。由于无故缺席展会,让观众和赞助方非常不满,部分本就对泉偏私真有所不满的人顺风倒势,加上完全无法联系上他本人,舆论渐渐趋向游木真目中无人或是怯场畏逃,流言四起,树立起来的名气坍然倒塌。

而泉从真失踪的第一天开始,就推掉了所有的工作,找遍了所有他可能去的地方,最后无奈只能将目标锁定在他的家里。但他家也是一样的,不管他在门口守着,用力敲门,还是在外面大声喊着他的名字,都没有任何人回应。真的母亲去国外后,也更换了手机号码,所以也无法通过她来获取他的情况。更何况,这种情况下,也根本无法指望他会寻求谁的帮助。

距离那件事过后,已经过去了十多天,泉也在真家外面一直守到现在。每日高悬的烈日很早就升起,直到落下很久,暑气也未褪尽,岚难以想象,这个讨厌热讨厌得要命的人,是怎么坚持着一步不离地守在这里等到现在的。

 

“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不然他为什么谁也不联系,连我也……”泉扶着电线杆,望着对面紧闭着门窗的屋子,刚想迈出一步,一个趔趄摇晃了一下,差点向前摔了下去。

“泉、泉ちゃん!!”岚吓得赶紧扔了手上的伞,“你……你真的没关系吗?脸和嘴唇都这么白,出了这么多汗,是不是中暑了……”但他甚至不敢伸过手去扶他,这个人的暴躁已经超出他认识的那个人的常态了。

“我刚才……刚才好像看到楼上有人下来,不会错的,是游君,他下来了,他出来见我了!!”

“可是……”岚朝着他看的方向看去,那门窗紧闭的屋里并没有他说的那些动静,看着他这样几乎昏厥的样子,岚觉得甚至说是他太过心急出现了幻觉也无不可。炎热让人烦躁,火急则容易攻心。如果他真的在这里倒下去,那就太不妙了。

岚还在想应该用什么委婉的方式劝服泉,至少让他先去休息一阵的时候,真家院子的门居然真的打开了。消失了十多天的真打开门,神情枯槁,头发乱糟糟地,消瘦地站在里面。

仿佛都没意识到这是现实般地,三人发愣地相互望着,闷热的空气忽然失去了声音。

静了几秒以后,泉终于反应了过来,喊着他的名字想走过去:“游、游君!!”

同时真也反应了过来,像是做错了什么事的小孩一样,看着他们两人的眼里露出了惊恐和慌乱,拿在手中的钥匙失手摔在了地上,朝着与他们相反的方向逃离而去。

“游君!!等一下!游君!!”

“等、等一下泉ちゃん,他看上去好像有点不太对劲,你还是不要追得太紧……”

岚的心底突然升起了非常不安的感觉。直觉告诉他应该在这个时候拦住情绪不稳的泉,不然,面对着情绪同样不稳的真,两颗炸弹相互影响下,爆炸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但等得发狂的泉此时怎么可能冷静得下来。“鸣君,不要拦着我啊!!我得去找他,再晚他就会……”

岚退了一步,最终松开了手。他看着泉追着那个人影而去的样子,无奈地捡起伞,望了望刺目的太阳,心中那不安的感觉挥之不去。

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呢。

谁也不知道。

 

但在那个瞬间,或许追上去,对于濑名泉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脑袋在连日烈晒之下变得昏沉而眩晕,夏日的燥热和满腔的疑问,以及从未有过的心慌和担忧,让他第一次觉得,如果这一次不追上去,那个身影,就会像幼年时见过的那只小猫,无端地消失在他的视线之中。

他追逐的人,身体似乎比他还要虚弱。他们之间的距离很快缩短,泉从身后拉住了真,虽然遭到了他强烈的反抗挣扎,但最后还是体力不支被按在了路边的墙上。

真喘着气,脸色发白,未经打理的刘海落了下来,遮在底下的眼睛,并不看着他。

“放开我……”

“游君!!为什么不去事务所,也不跟我联系了,为什么啊?!”

“我不想去了啊!!”

在他眼里总是软弱地、躲在他身后的那个人,发出了声嘶力竭的、比他还要激动的吼声。泉觉得脑子里什么东西猛地抽了一下,疼得要命。

“为什么……游君,明明很适合做这份工作……还是,还是说,有谁欺负你了,你跟哥哥说……”

他本以为,这只是他一时闹起了别扭,他只要再摆出哥哥的身份,在他受伤的时候给予适当的安慰,这次的风暴就会安然平息。但他错了,他逼问的话语反而激起了更为猛烈的高浪:

“没有,没有人欺负我!我不是你弟弟,我也不需要你给我工作,不需要你保护我!!”

单薄的船只在电闪雷鸣的风暴中已摇摇欲坠,但他还未意识到地,甚至乐观地认为,只要扶住船头,就不会在巨浪中沉没。

“可是游君……没有我的话……没有我……”

真捂上耳朵,拒绝将手伸给他,抱着头在墙脚蹲了下来。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我本来……不是这样的……”

“我讨厌那个地方……讨厌模特的工作……讨厌……”

 

把我变成这样(一无是处)的你。

 

那个时候,他本来应该同以前一样,伸手抓住、阻止那个想要从他身边逃离的身影的。但那人最后说出的话,像是曝晒的晴日下霎然砸下来的一道霹雳,正中了他的头顶,他还来不及从震昏的意识里反应过来,挣脱了他的人已经朝远处跑去。

 

他已经追了太久了,但这一次追到跟前的时候,却突然放弃了将那人抓出来。

 

晒得发烫的水泥路面反射上来滚滚的热辐,耳朵深处发出像是很多玻璃碎成渣子流动的咯吱咯吱的声音。汗一滴一滴地落到地上,又在瞬间被蒸干,连痕迹也不曾留下。日本的夏天热得让人害怕,没有一丝风,闷得让人喘不过气来。他大口大口地吸着气,如果不这样做的话,也许下一秒就会缺氧倒在地上。

明明是这样足以置人于死地的天气,明明不该就这样掐灭的声音,但也许只要他再往前追一步就会有所转变,可他还是停下了脚步。

或许是因为,害怕再一次听到那个答案。

 

甜品店里,日光的势头已经有些弱了下去。遮光的帘子升了点上去,坐在店内的两人,一人杯已见底,一人分毫未碰。

“……诶呀,看来那只猫,是比「游君」还要难找的存在啊,”岚喝完了最后一口冷饮,想了想道,“说起来从以前开始,就好像是只有泉ちゃん一个人找得到他,真的是非常不可思议呢。但是后来我发现,有时候,其实他是故意要让你找到的。如果不想让你找到的话,就算是泉ちゃん,也有点困难呢……”

“……”泉坐在对面,挑了挑眉,让他继续说下去。

“泉ちゃん,都没有感觉到的吗?那孩子很擅长收集信息的,尤其是关于你的。以前做模特的时候就这样了,不管是你的行程,还是别的什么,他都记得很清楚,所以才能巧妙地错开和你的见面吧?换句话说,只要他想要出现在你面前,就会主动出现的。”

“那要怎么样,才能让他主动出现在我面前?”桌面震动了一下,泉将握紧的拳头收了回去,低头看着手背,“我明明知道,他会变成那样,都是我造成的,他讨厌我,所以才一直躲着我……那个孩子总是这样,像只小猫一样躲起来,什么都不让我知道。不知道的话,我连怎么向他道歉、怎么去保护他,都不知道……”

岚与泉认识的时间,显然比泉和真认识的时间要短很多,因为同期和工作的原因,姑且算是交往比较密切的朋友。但大多数时候,对于提到真的泉,岚还是觉得自己所知甚少。就如同那日,他们无数次提到游木真这个人的时候,泉口中的真,总是与他本人表现出来的重视有着非常矛盾的违和感。

“毕竟……他和「我们」,是不一样的……”

“因为游君……「一无是处」的游君……”

泉在所有人,包括在真面前,无数次地强调这一句话,像是念着不可思议的咒语。

年轻气盛的时候,在人的眼中世界既清晰又模糊,极力想要到达某地的时候,却不知总是在自以为正确的道路上失去了方向,连自认为对其他事情都看得很平淡的岚自身都会绕上弯路,更不要说在那时候追逐某人的路上只会一头乱撞的濑名泉。

直至泉也离开了事务所,独自走入业界沉浮多年的现役模特鸣上岚,某天才突然忆起,那一天泉不只是说了之前的那两句话。也是那之后,他最终理解了那些话笨拙的本义。

在这座处处凶险的危城里,他不需要和他们一样,学习阿谀奉承的话语,不需要在深黑的淤泥里摸爬滚打,他只要做「一无是处」的他就可以了。

因为,作为「哥哥」的人,会斩开荆棘,把所有的路都为他铺好。

“他是……只属于我的「游君」。”

 

吸管在玻璃杯底戳了两下,岚的杯中只剩下了留下的冰块。岚搅动着冰块,杯子发出清脆的撞击声:“泉ちゃん……怎么说呢,虽然你一直把游木君看作要保护的对象,但是那孩子……真的希望一直这样下去吗?”

“——也许,想要守护对方的,不只有你一个人哦。”

 

*是了泉哥活该又追猫x

*真夏的最后一天 大家要加油啊(说这话的人已经不想刷了…)

*宙宙诞生日おめでとうwww

评论(4)
热度(76)

© 落下树叶之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