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短篇 白熊便当

@娃儿绿 太太点的便当日常文 现实狗血并不清新

*速写脑洞流 希望阿绿太太能喜欢!

*大学交往同居设定 冰淇淋卡池×夏季便签印象

 

便利店的新雇员游木真君,最近觉得自己遇到了大麻烦。

他所工作的这家便利店对面,前几日新开了一家刺身店。每日他来上班,总能闻到从对面招牌底下飘出来的鱼味。这家连锁刺身店,大概是口碑和味道都非常好,开业以来便客源不断,其火热程度甚至影响了便利店便当的售卖,一连几天都无人进门。业绩受损,对于他来说极度不妙,他只是个兼职的大学生,工资都要靠这些来支撑。

真垂头丧气地,用手肘撑在柜台上,透过便利店贴着五色广告纸的玻璃看出去,对面的刺身店,往来行人络绎不绝,无不被香味和菜色吸引。在店门口,还有一只象征店铺品牌的吉祥物白熊,打着所谓「好吃到北极熊都爱吃!」的可笑招牌,笨拙地比划着姿势,憨态可掬的样子,使他被一群孩子团团围住。

他抬头看了一眼店内的气温计,现在接近正午,室外温度高达三十六度,穿着厚重的玩偶服在这样的天气下工作,也是一件辛苦的工作。真对玩偶服里那人的敬业精神感到十分敬佩,但由于竞争对手的缘故,他对这只白熊的初步印象并不太好。

除此之外,还有他个人的因素。

来店铺购买便当现吃的顾客减少了,送外卖的工作就分摊给了他。在扫码出售完一件件令人眼花缭乱的商品后,他还要抽空包装好,带上并没什么遮阳作用的宽檐帽,顶着热辣的日光出去送外卖。

只是这样,也是属于工作份内的事,他无理由推托叫苦。然而每次他走出便利店的门时,对面刺身店的吉祥物白熊先生就会系统中病毒似的,仿佛一块被吸引了的磁铁,呆呆地停下了动作,目光追着他,一直到他骑着车消失在视野里。

不明所以的真摸不着头脑,反倒是那些围着白熊先生转的孩子们不高兴了。他们忿忿地指责道,都是因为他,白熊先生不和他们玩了。对于这件事,游木真着实觉得自己无辜,只好将委屈和每日粗糙的员工餐一起,无言地咽进肚子里。

 

真在外面草草解决了晚饭,下班回到公寓,已经是晚上八点。

他的恋人已经在家等了他三个小时,发问的语气里粘着一层闷闷的责备:“游君今天去哪了?”

“教授把我留下来说了一些事……”

他编了个理由搪塞了过去,一天的工作已经让他浑身疲惫,回到家来还要感受恋人的不满,道出实情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

泉已经吃过晚饭洗完了澡,没吹头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他抱着肩膀盘着腿,没有像热恋时期那样一回家就过来抱他,更何况现在他们之间还有些别扭。显而易见,他对自己的晚归非常不满,但又一声不吭,只是坐在原地生着闷气,这让他很难受。

前几天他们有过一些小争执,内容无非是热恋期过后所有情侣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在恋爱中一直处于接受那一方的真,面对着不再那么主动给予的泉,登时显得有些茫然和无措,两人的关系一下子变得尴尬冷场。

他回到房间里,心不在焉地对着课程论文,直到睡觉前还是没动一个字。

关灯的时候,他假装漫不经心地提了一嘴:“泉さん,你是不是有点中暑啊,看你脸色好差……”

“天太热了。”泉背对他躺着,简单而敷衍地回答道。

“……”冷淡的声音将他好不容易攒起来的勇气戳了一个洞,想好的话提到嗓子眼变得不合时宜,他咽了口唾沫,没有再说话。

他在生气,可是他不知道要怎么办。

 

游木真很难过,工作的忙碌也无法冲淡昨天的事对他的打击。结束外卖高峰期的外送后,终于有空闲时间的真,累得坐在便利店外的路人长椅上,拿起了员工餐盒。

依旧是烧得有些糊了的菜花和海苔包饭团,简陋的颜色在对比之下让他又触动了什么似的,失落地叹了口气。

他坐着的长椅突然轻震了一下,边上有人坐了下来。这家便利店门口的长椅是给顾客和行人坐的,作为店员,他们是不能坐下去的。真赶紧挪了一步想站起来向身旁的人道歉,转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对上了一张白茫茫的呆萌熊脸。

玻璃珠做的眼睛亮闪闪地看着他,戴着白熊头套的人晃了晃脑袋,示意他可以坐下。

“还好……”他安心地垮了下来,又瘫倒在了长椅上。

对方和他一样,也正在贪占这一处舒适,有个人陪着他,真顿时觉得舒心了许多。即使对方是竞争对手家的吉祥物,但这一刻他们坐在同一条长椅上,也就不存在什么利益纠纷。饥疲使得他顾不上心理的需求,现在他只想赶紧放松自己劳累了半天的身体,填饱饥肠辘辘的肚子。

他本以为白熊先生也是来这里吃中饭的,但他只是静静地坐在他边上,像是在看着他吃饭似的。

被他盯得十分不自在,真忍不住停了下来,问道:“那个……请问?”

白熊先生听到了他的声音,作出反应来,微微动了动,又指着自己的嘴,摇了摇头。

“你不能说话吗?现在是午休时间,也不能把玩偶服脱下来?诶……那还真是辛苦啊。”真感叹了一声,用筷子扒拉了一口便利店发放的无味至极的简陋便当,有些没出息地回忆起了以前某个人精心为他准备的甜美滋味。

白熊先生看着他吃了一阵,不知从哪也拿出了一盒便当,对他做着手势,似乎是想分给他吃。

“这个……真的要给我吃吗?”

白熊先生点了点头,吃力地用包裹着玩偶外衣的手夹起便当里的一块蛋卷,朝他送了过来。悬在筷子上摇摇欲坠,他没有办法,只好张开嘴,接受了对方夹过来的食物。

“好吃!”他咬了一口,惊叫出声,“简直像泉さん做的一样!白熊先生,你是在哪里买的便当呀?”

白熊对他做了个手势,告诉他是便当是自己做的。

“怎么大家都会自己做便当,呜唔——真的好好吃~♪”真一口将剩下的蛋卷全部吞进口中,满足地咽下肚子。

便当的主人对他的表现很满意似的,又夹起一块玉子烧,送到他的嘴边。白熊先生的便当实在是太好吃了,递送到嘴边的美味让人难以拒绝,很快那盒便当就都被喂进了他的口中。

“多谢招待,我吃饱了~”真擦了擦嘴角,靠在白熊先生身上,脸上盛着笑容,似乎是将郁结的不愉快和美味的食物一起咬碎下肚了,“谢谢你,我已经好久没吃过像泉さん做得那样好吃的便当了……”

白熊任他靠着,比划着手势问他:

「你和他怎么了?」

“也没怎么,就是普通的小矛盾吧……”真盖上盒子,答道。

心里小小的毛躁和不安似乎终于找到了宣泄的机会,他忍不住将自己的苦恼,对着陌生的白熊先生说了下去:

“他比我大一岁,今年就要毕业了,要找工作,承担我们两人的生活。我想帮上点他的忙,但他似乎不太乐意,还说什么「才不会让我的游君去做那么辛苦的工作」……”

“可是我不想这样,我不想一直被他当成小孩子,所以我还是出来工作了。”

“最近他好像也很忙,一天都见不到几次,都不怎么理我,回家也不和我说话,生我的气……”

“想来,他生我的气也是应该的,毕竟我每天早出晚归的,他不高兴我也不知道怎么哄他,他肯定会觉得我一点都不在乎他吧……”

“我知道他会担心我,但我还是瞒着他,做了很多他不希望我去做的事……”

他长长的睫毛盖住了些熠熠的眸子,像是询问又像是自问般地,低着头道:

“白熊先生,你说,人是不是都是这样的,越喜欢哪个人,就越会去做他不喜欢的事……”

身边的白熊静静地,听完他说的话,慢慢地往他身边又挪了些过来。

“白熊先生?”他的瞳孔张大了一些,白熊先生用双臂围成一个圈,将他抱在怀里,用熊头套蹭了蹭他,靠在了他肩膀上。

“诶,这是在安慰我吗?”他无奈地笑了笑,觉得这样的抱法有点撒娇的意味,于是像安慰小孩似的拍了拍白熊先生的后背,“谢谢你,不过这么大热天的,我不是很想和毛绒绒的东西抱在一块啊……”

 

和白熊先生单方面的聊天非常愉快,仿佛是一涓细流将他心头堆积的沉垢冲散了。他开始相信白熊先生真的有吉祥之兆,那天他回到家里,泉意外地没有对他发泄晚归的不满,一直等到他回家才开饭。泉什么也没说,做了很多他喜欢吃的菜,自己似乎已经吃过了,只是坐在他对面撑着下巴,安静地看着他捧着碗吃。

夜中醒来,他的腰被人从身后环绕抱着,泉的呼吸声轻轻地落在他的耳边。他心里涌起一股奇妙的感觉,想问些什么,但还是决定什么都不说了。

明天去上班的时候,见到白熊先生,一定要好好向他道谢。

他这样想着,满足地靠在身后人的怀里,闭上了眼睛。

 

事与愿违,第二天,真并没有在对面的刺身店门外找寻到白熊先生的身影。

是天气太热中暑了,还是生病迟到了?他的心七上八下的,一早上都在看着那个方向。

中午送完外卖回来,依旧没有看到对面刺身店的白熊吉祥物人偶。他将专送车停在了路边,问刺身店外的解说员:

“你们店的白熊先生呢?”

“唔,你是说那个蓝色眼睛的小哥吗?”解说员有些憧憬般地,冲着他眨了眨眼,“他辞职了——似乎本来也没打算长期干下去。他说自己是为了陪他恋人才来做这份工作的,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浪漫呢~”

 

下午五点,濑名泉从学校交了毕设回来,顺路买了做晚饭的菜。来到公寓楼下的时候,他看到了真的身影,揉了揉眼睛,诧异着他怎么会这么早就回家了。

真等在他们家的楼下,一侧头来也看见了他,下一秒,便带着什么急切似的走过来抱住了他。

“游君……怎么了?”

虽然天气很热,热得快要将人融化了,但他还是没有松手。

“……只是突然想抱你而已。”

 

*我也想吃泉哥做的便当

*欠债减一完成

评论(8)
热度(117)

© 落下树叶之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