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他的猫 番外03(完)

Exit 3 夜宵

「请接受我蹩脚的温柔吧。」

 

*偷懒x送给 @平川飞 さん的同梗点文

*时间轴是 番外03-正文18-番外01-番外02 请注意哦

 

------------

 

猫になりたい君の腕の中

想要变成猫在你的臂腕中

寂しい夜が終わるまでここにいたいよ

直到寂寞的夜结束之前都想呆在这里

 

——《猫になりたい》つじあやの

 

 

这一年的深秋。

濑名泉在梦中轻声呻吟着,被身上的重感压得醒了过来。

入秋后昏暗的清晨照不明半掩着窗帘的室内,他想翻个身却并不能如愿办到。他的猫一整个叠着睡在他身上,用的却不是他们入睡时候的模样。翘起的鬓角贴着他的侧脸,真枕在他的锁骨上,一整个地睡在他身上,微微伸展着身子,俨然一副睡舒服了的猫样。

泉把被子往上拉了些,在可以移动手脚的范围内掖好缝隙。还好盖着被子,还好他的被子够大够厚,不然两个人这样睡的结果,必然是一起惹上风寒冻了感冒,尤其是某个变回原形赤身裸体还浑然不觉的人。

 

清晨的路上。

“游君!”烟灰色头发的男人穿着风衣,靴子踏在积满落叶的公园长路上,口中呼着白气,追着跑在前面的猫咪。

听到喊声,在前面的猫停了下来,回头看了眼追上来的男人,莹莹的绿眼睛流露出了别扭的颜色。此时时间还早,霜冻未消,白雾掩藏着朝日,公园的长路上人烟稀少。

“泉さん,我都说了,我这个样子在外面的时候,就不要那样叫我了……”

“真是的,游君也等一下哥哥啊,变成猫跑得太快了……”泉轻喘着气,扶住道行树的粗干,平复呼吸,像没听到他的抱怨般的回答道。

猫站在他靴子边上,在湿润的落叶地上晨跑,脚爪沾上了些泥土和叶碎。“是泉さん自己生活不规律太久了,才会导致体虚,所以才要调整生活节奏啊。”

真抖了抖爪子,想起什么般生气道:“——而且,又不是我自愿变回猫的!”

“好啦,游君不要生哥哥的气啦,我保证,昨天你变回来的时候,我真的什么都没做……”泉弯了弯腰,伸手将他从地上抱起来,用手帕擦擦他的脚爪,用自己的围巾裹着他,往来时的方向走去。

“幸亏我们出来得早,不然要是有人在秋天的大雾里看到一个男人对着一只猫讲话,肯定会觉得是见到鬼了。”猫依旧气呼呼地,坐在他怀里,“都是泉さん的错,拿什么「兽人研究会开发出稳定形态的药」给我吃,反倒让我的身体状态变得更不稳定了。”

“安心,我都是确认安全才拿来给游君试用的,虽然目前看来效果不太好,但是对身体没有伤害,”白气在他说话的间隙中逃走,他顺了顺真的毛,“可能是因为游君是「混血」,才会出现这种反应的吧……”

初秋事件之后,兽人最终被暴露在人类社会的视线之中。仅为第一类发现的亚人人种,数量非常少,一般并无意攻击人类,像之前的野狗聚集只是极少数情况。但社会对他们所知依旧甚少,公布他们的存在容易引发恐慌,政府决定暂时隐瞒消息,出资建立的研究会随之成立。

“再过一两年,就能研制出有效的抑制素了,所以我最近都很忙啊……”核心成员之一,便是他现在的恋人。

“泉さん,今天也要去研究会吗?又要很晚才回来吗?”

“嗯,都是为了保护游君呀。”泉笑了笑,搂紧在抱在臂弯里的猫,“我想尽我所有的能力,为你争取在这个城市和普通人一样的权利,让游君和我一起、安心地生活在一起。”

“那种事……才不需要呢。”猫赌气地往围巾里缩了缩,不自觉地蹭了蹭他风衣内侧的温暖毛衣。

 

PM11:30。

濑名医生刷开了门,将夹着的公文包放下,脱鞋走上玄关的时候,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

“……”酒瓶子倒在茶几上,他叹了口气,他的猫向来就是这样别扭的脾气。

昏暗的室内,空气里带着沐浴露的水蒸气的味道,还有带酸的酒味。他挑了挑眉,脑海里飞过电视剧电影里的老套情节,一边朝里走去,一边内心里笑着否定这种可能性。

但当他看到和电视剧剧本里写的一样,在沙发上躺着的人时,他完全不能说服是自己想多了。今早结束晨跑分别的时候,他们之间似乎还有一些小疙瘩,他本来想今晚回来找什么法子哄一哄他的猫,现在看来应该是不必了。

真软塌塌地倒睡在沙发上,身上裹着浴袍。深秋虽然不算太冷,但也不能这样在沙发上睡一晚。他走过去轻轻把他的猫叫醒扶起来:“游君,到里面去睡。”

“你又这么晚才回来……”

他果然是不开心了,泉安慰地伸手抚他的头发,“没办法啊,我已经十万火急、拼劲全力回到游君身边了哦。早上才分开,游君难道这么快就想我了吗?”

“……才没有!”真躲开他顺毛的手,发作了一刻便安静下来,不知怎么又问起了别的,“泉さん……要吃「夜宵」吗?”

他撑了一只手在沙发上,“诶,晚上九点以后不能吃东西,就算我现在生活不规律,也是不会违反的哦?”

“……骗人。自从我搬进来以后,你明明每天晚上都吃。”真的眼神毫不畏惧,许是喝了酒壮了胆吧,“现在摆在你面前……你却不想吃了吗?”

“游君,”他瞄了一眼下方浴袍敞开出的胸口,开玩笑道,“这是要我趁热吃吗?”

“……”不知是酒醉还是清醒的瞳孔微微地晃动着,静静望着他不出声。

“那我就「开动了」?”

 

“嗯……”放好姿势,泉动了动身子,发现很容易就探进去了,有点惊讶,“自己……做过准备了吗?”里面比他想象中湿 热,不需要润/滑和扩张,已经能够进到较深的地方。

抵到最深处的时候,身下的人低低呻吟了一声,双腿缠上了他的腰。“游君……我突然发现……你很不乖呢……”感受到他意料之外的主动,惊讶之余,一阵酥麻的喜悦渐渐溢出了胸口。

“泉さん……你有没有发现,你其实……你一点都不了解我……”

他扶住他的腿,稍稍停了下来,“呃,游君这样说,有点伤我的心来着……”

低下头来,那双半敛着的瞳孔依旧晃动着水色,喘着气而微微张开的嘴唇来回开合,对他轻声说着:

“你不了解……其实我是个会把自己喝醉的人……”

“你不了解……其实我的占有欲也很强……”

“你不了解……我在想一些……你认为我根本不会想的事……”

“你一点都不了解我……一点都不了解……”

“其实我们是一样的……其实我也是、跟你一样的——”

“……”

 

他曾经以为生命从无机物孕育的复杂过程中跋涉而来,为的就是寻找交付能代表这短暂一生意义的事物。从对方口中说出的话语,他无数次梦寐以求,让他辗转难眠,可当他真正听到的时候,不真切的感觉仿佛将自己定格,他怔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

世界上有很多事情,即使心知肚明,昭然若揭,依然有聪明的人被自己画出的圆圈绊住手脚。人类进化后,何以诞生出了言语,其意义就在此处。

我们是不安定又容易满足,排斥而又需要认同的动物。

“是吗……”泉笑了笑,低声道,手拢了拢真汗湿的头发,将吻停在他的额上:“看来我是真的不太了解你呢……”

不过没关系,我们有的是时间,重新开始什么的完全不是问题。

何况,今夜还很长呢。

 

真打了个寒战,醒在第二天清晨的沙发上。他揉了揉眼睛,用了三四秒才确认自己确实是躺在沙发上。

“唔……游君醒了吗……不要乱动,沙发很窄,你动一下我就掉下去了……”后背贴上了另一个人的体温,真才发现沙发上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

“泉さん?”真转头看到泉半眯着睡眼的样子,清醒了过来,然而无法将现在的情况和昨天的事联系起来,“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我们两个人会光着身子躺在沙发上啊?现在天气都已经开始变冷了诶!”

他说完这句话后,泉抓狂似的地长长地喊了一声:“啊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啊……游君每次说完重要的话就忘得一干二净……真是过分……下次我是不是该找个录音机录下来啊……”

泉的反应让他忍不住心一虚,看见茶几上倒落的酒瓶,记忆和曾经的数次重叠,试探问道:“我……我昨天晚上又说了什么不好的话……”

泉撑起了半个身子,凑到他脸前,可怜地质问道,“游君真的一点都记不起来了?”

“记得不是很清楚……?”他挠了挠脸颊。

“那我说了?”泉一本正经地说着,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样,“像是缠着我的脖子抱着我说「最喜欢哥哥了」这种……”

沙发随之抖了抖,真有些羞了,翻身要离开沙发,“——我、我才没有说过那种话呢!!”

泉懊恼自己起了个不太nice的晨间话题,索性揉了揉恋人的头发,将他按了回去:“好啦好啦……其实是没有,不过意思差不多……啊好困让我再抱着睡一会儿啊……”

“意、意思差不多?”刚解除威胁的同时,又响起了警报,“喂你不要睡,给我说清楚啊……”

 

你不了解,其实我也是、和你一样的。

一样地,需要你,想保护你,想变成你最重要的那部分。

一样地,可以说出「我爱你」。

 

*驾照被缴了 没有力气开 

*完结完结完结!!睡觉睡觉睡觉……

评论(12)
热度(74)

© 落下树叶之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