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答案在哪里 05

Page5 充分不必要条件

 

I don't like this time we have.

我不喜欢我们相处的时光

 

“小真,妈妈回来了……”

“抱歉啊,飞机延误了,又没能来得及给你过生日……”

“妈妈看到老师有打电话来,因为在飞机上关机了所以没接到,有什么事吗?”

“没……没事。”

“没事就好……都凌晨了,快去睡觉吧?”

“昨天……爸爸来了哦。”

“……”

“呐妈妈……”他坐在电视机前,带着纸筒彩帽的头埋进膝盖之间,屏幕定格在游戏结束的画面。

“「离婚」……是什么意思?”

 

游木真回过神,想起自己现在身处游戏厅内。过去的记忆强制被压了回去,不如说相比起来,还是现在更不美好。

「重新喜欢上濑名泉」?

别开玩笑了!!

他忿忿地,指尖迅疾有序地滚过一排按键,触发一套连招,毫不放水地将屏幕上对手的角色轰飞。

“喔!”身后观战的人群见状鼓起掌来,屏幕上显示的YOU WIN让他们激动沸腾,大声吆喝着,“下一个,下一个!!”

此时,他所在的这家游戏厅正在举办某款双人对战竞技游戏的活动,两台对面的机器相连,任何人都可以上前插卡参加对战,胜者不必离席,只需要等待下一个挑战者。参战玩家凭借击败对手得到对方的胜绩,同样的一旦被击败,自己的胜绩也会清零。虽然败绩不会累加,但胜绩可以。活动结束时保持胜绩最高的即为本次活动的赢家,可以得到奖金,同时挑选店内任意喜欢的东西当作奖品带走。为了提高游戏的策略性和趣味性,在每一场对战开始时,玩家的技能CD以及HP值、MP值都不会重置,只会在每五次击败对手后掉落一两瓶药水作为补给。

这样的设置显然使得游戏的难度增加了不少,但由于这家游戏厅的展示橱柜存有不少珍贵的藏品,小到已经绝版的娃娃机玩偶、典藏版游戏盒,大到顶级的电视游戏设备,无不吸引着发烧玩家们的视线。

观战者吆喝着下一个挑战者的声音震耳欲聋,让他觉得有些喘不上气来。他的机器旁边显示着数字112,是他开战一个多小时以来积累的胜绩。

“现在的小孩子还真是不得了啊,明明看上去好像才初中生模样?”

“没看见他胜率都过一百了吗,大神级的人物,他坐在这里根本就没动过,一路赢到底……刚才那局也是,不到半分钟就把对方一套带走了……”

“不过刚才那局,他使用那个大招感觉有点浪费啊?不知道他是打得不耐烦还是怎么了,那种程度的对手,明明只要再打半分钟就能解决的。距离下一次补给还有四次胜利,可你看他的技能CD和蓝量都还没跟上,万一下局……”

“有什么万一的,今晚还有谁能打赢他?再说还有十分钟活动就结束了,我看其他的人想都别想了。”

真看了一眼腕表,又想去看不远处的橱柜。但乌压压的人群围着他,使他无法看到外圈的情况。算了。他在心里叹了口气,反正……再过十分钟,游戏结束后,他就能拿到想要的东西了。

他会喜欢上游戏的理由非常简单,和大部分人都相似。游戏是一种目标化的即时体验世界,世界和角色变得可控,操作能在屏幕上化成数据,每一次的积累都能得到最直观的回报,用来兑换奖励和奖品。

四月底的天气并不算温暖,封闭的游戏厅内空气滞闷,人群拥挤,攘杂着观战的人,凑热闹探进头来看的好事者,挤压着身子穿行的服务员和剩得寥寥无几的玩家。几乎所有的人都围绕在他身边,仿佛在围观挑战石中剑一般。这时候已经有人失去兴趣,千篇一律一边倒的战况使人感到乏味,不如说,他们仍旧靠在边上看戏的理由,只是想看看最后是否真的会有哪位King能拔出所谓的Caliburn。

“还有十分钟,没有人要挑战了吗?”

人群吵嚷了一阵,突然发出一阵高浪的呼喊声。又有挑战者了。真习以为常,每次开战前都会有这样一个骚动,反反复复,他都不想去关注对手是谁了。反正,不论是什么对手,只要打败就可以了。他有这个信心。即便是被学校和同学批判得一无是处,至少他在这里,还不算是什么都不是。

他擅长从接触一件事的初始开始尝试,就像最初级的娃娃机,只要掌握诀窍,就能得到无限的可能和方法。游戏也是一样,说到底,这种对战游戏的目的非常单纯,削减对方的血条来获得胜利,那只要是为了这个目标,便能开发出各种不同的手法。

已经连接到对方的机器了,游戏很快开始。他瞟了一眼,对手是个零战绩的初始号,难道是即兴入场的新手吗?他有些心神不宁地想着,又想去看远处的橱柜了。但依然看不到,目光又回到了屏幕上。

对手这个操作……两三个回合的交手之后,对手使用技能的生疏感让他疑惑。真犹豫着使用了技能,对方没有使用打断也没后撤,看上去真的不是熟手。但这人对CD的把握以及技能的衔接非常流利,数据处理精准得让人倒吸冷气。对手虽然经常避不开他的攻击,但可以利用位置和范围将受到的伤害降低到最小。

对战开始到现在,时间已经超过五分钟了,僵持不下的战局使观战人群的倦态一扫而空,打破高位权威的兴奋感冲击着他们,那些曾经为他喝彩的声音,这次居然倒向了另一边。

气氛突然间变得古怪,他感觉自己仿佛从万众瞩目的英雄,变成了万人喊打的坏蛋,不论是善意还是恶意的呼喊都让他喘不过气来。真擦了擦额头上渗出的汗,想稳住心态。但不知何因的幻听,好像从回忆的罅隙里传了出来,涌入他的耳中。

「游木真……哦,就是那个总是在老师面前装模作样的『好孩子』吗?」

「有什么了不起的,整天眯着眼睛,走路的时候还总是撞到人,以为自己成绩好了不起啊……昨天还来说想借我的笔记,太会嘲讽人了吧……」

「我听人说,他前几天好像还跟老师说想调换位子,是不是又被谁讨厌了所以才……」

没关系,也不要再想了。他被谁讨厌都无所谓……真扶了扶鼻梁上滑下的眼镜,摇了摇头,努力甩走那些不该在这时想起的赘余回忆。手上的操作因为分神变得有些迟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出现了漏洞。

真空期……!大意了,真扫了一眼屏幕,所有的技能都还在冷却,上一局的浪费,打破了他的技能循环,在下面的五秒时间里,他都没法作出回击,不足的血条使他现在能做的,只有战略性的后撤。

经过上一回合的周旋,对手似乎已经掌握了他的行动规律,他的漏洞被对手一眼看穿,先他一步预测到了他的行动,锁定他的路线追了过来。在时间段里尽可能地使用出最大限度的攻击,这个人的攻击模式令人胆寒。仅仅是这惊慌的五秒的真空期,他的血条迅速下降到了百分之四十,甚至比对手的还要低一些了。

喝倒彩的人声一浪高过一浪,他的CD还在回复时间,真一边后退一边摁按键,技能栏终于亮起来了,只需要最后一击,就能获得胜利了。按下按键的同时,游戏厅内响起了一声宣告游戏结束的响亮的嘀声,他这才发现,屏幕已经定格,他的技能,晚了一步,并没有释放出去。

GAME OVER。

屏幕上的字样,宣告了他的失败。他还来不及反应,机器旁的数字在一瞬间清零,游戏厅里仿佛扔进了一枚炸弹,浪潮般的喊声冲击着他的大脑,将他从呼吸困难推上了几近窒息的状态。

像个瘫痪在轮椅上的病人,他几乎需要双手扶着椅子两边的扶手才能踉跄着站起身来,在摇晃不稳的视线里,第一次去窥看坐在对面的对手是谁。

那人的脸上映着游戏屏幕的荧光,松软的头发染上了些蓝色,发现他的目光后,对手将自己蓝松石般的眼睛抬了起来,似有若无地挑了挑眉毛。

“……泉、泉さん……?”

与他的震惊相反,对手倒是处变不惊的样子,与他对视的时候还笑得灿烂开颜,仿佛在说着诶呀真没办法被你发现了似的。

“为什么……泉さん会在这里?”血液几乎要供应不上大脑,真说不出自己到底是震惊还是恼怒,不自觉问出口的话语复杂得解读不出情绪。最想要表达情绪的时候表达不出,最需要出现的时候不出现,这种事也未免太过戏剧和残忍了。

更何况,还是他最不想见到他时候,却又出现了。

“那么,是我赢了吧?”或许是他颤抖的声音被四周的喊声覆盖,泉像没有听到一般地忽视了他,笑着站起来,分开人群走到他边上。

“「获胜者可以选择店内任意物品当作奖品带走」是吗,”濑名泉说着,上前一步拉过他的手腕,“那我就把他带走了?”

泉拉住他的时候自然遭遇了抵抗,不过成人和少年之间的力量差距还是占了上风。向后挣扎退却逃跑的时候,真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但他的手像被什么死死咬住了一样,将他往相反的方向拖。有那么一瞬间他莫名想起了小时候看的电视节目动物世界,猎物被蟒蛇拉入口中的场景,又或者是躲在幼稚园的柜子里,徒劳地延长每日无法抗拒的命运。男人稍稍欠身贴住他的身子,抱住他的腰往自己肩膀上一丢,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将他扛出了游戏厅。

 

颠倒目眩之间,他已经被带离了游戏厅。真猛地反应了过来,挣扎道:“喂!放开我,都已经是周末了为什么还要管我!又不是在学校!”

“学校也没规定过我不能管你吧,”肩上的人还在挣扎,但泉无动于衷,“换句话说,游君,这样的态度,可不是面对师长该有的哦?”

“会有老师周末了还专程跑到游戏厅去抓学生的吗?!”

“好啦,我不是以「老师」的身份,是以「监护人」的身份来的,”泉将他从肩膀上放下来,“今天是某个「特别」的日子吧,今天我特意买了东西去你家,却发现游君不在,所以才到这里来找你的。”

真愣了两秒,但气丝毫不消,“……我都说了不要随便进我家了!”

“不是「随便」进的,我有好好打招呼哦,”男人完全没感受到他的气愤,拉着他的手腕,笑着继续说,“游君,游戏厅还是少去的好,你妈妈也很担心你哦。而且,游君不是答应了我要变回好孩子的吗?”

碰到的手触电般地甩开,被放下的真朝后退了几步,“我没答应过!好孩子什么的,就算是好孩子又能怎么样!就算今天是我生日又怎么样……”

“……游君?”自暴自弃的言语终于引起了泉的疑惑,他停下本想跨出的一步,站在原地看着真将脸隐藏在路灯的阴影里。

“如果不是你的话……如果不是你……我就能拿到那个了……”

“「拿到」……?游君想要那边的什么东西吗?”泉愣了愣,想到了什么反问出口,“哦,是说「奖品」吗,游君想要什么,可以跟哥哥说哦……”

“「哥哥」什么的,我从来都没有过吧?明明是你自说自话地,要当我哥哥,要出国留学……”

“然后又莫名其妙跑回来,要把我变回好孩子!要给我过生日!做这些事,你从来都没问过我的意见啊……”

“为什么你们都是这样,什么都不问,就随便替人决定……”

“拜托了……我真的很讨厌你,求你不要再缠着我了……”

 

如果一开始就不能将约定兑换成奖品的话,

就不要轻易地开奖啊。

 

Cause I'm here afraid of when we lose it.

因为我怕聚散终有时

——《fish in the pool》ヘクとパスカル

 

*我也不知道取什么名好了 将就一下吧

*是我,是断更20天的我……捂着我的良心

评论(10)
热度(84)

© 落下树叶之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