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心分け 01

*短篇 大概四章左右 希望能在国庆写完 不甜!

*AI/替身梗 感觉是个会有点争议的题材 所以能接受再看 致谢

*BGM:上北健《心分け》

 

ある日私はいなくなって

某一天我消失不见了

代わりに君を生み出しました

取而代之将「你」衍生了出来

 

01

 

被胸口本不应该属于自己的钝痛刺醒,游木真睁开了眼睛。

昏暗的房间里,未完全拉上的窗帘拉出一条光路。模糊的视野,像沉入湖底看水中折射的光线一样,又像是隔着一层毛玻璃,让人觉得梦幻而不真实。

他躺在床上,有一条手臂横在他的腰上,呼吸的热气一下又一下地熨在他的侧颈。手臂主人抱着他的姿势非常亲密,程度甚至就像一个怀抱着毛绒玩具才肯入睡的孩童。

“……游君?”身边的人被他刚才那一下疼痛的抽搐惊醒了,“怎么了?”

真无言地张了张嘴,湿润的睫毛上还挂着水珠,先前的那阵痛楚实在过于刳心,以至于他甚至疼得发不出声来。

对方窸窸窣窣地坐了起来,带着疑惑再次呼唤了一遍他的名字,没有得到回应之后,指腹抚上了他的脸,那人似乎有些紧张了:“游君?怎么了,你为什么在哭……?”

他轻微的动作变得焦灼,真还来不及回答他,床头柜的灯就亮了起来,暖橘色的光点亮了深夜的卧室。真感到一阵刺目,瞳孔收缩了一下,闭上了眼睛,调节适应突然变亮的环境。

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光线已经在他的眼底投射出了身边那个男人的模样。他的灰色头发还未好好打理,被睡得有些杂乱,背光阴影里的表情看上去十分担忧,好看的眉毛皱了起来,钴蓝色的瞳孔看着他:“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真看着他,轻轻摇了摇头,胸口的疼痛总算慢慢地纾解了,终于缓了过来,开口应他:“泉さん……”

“真的没有不舒服吗?”濑名泉朝他贴了过来,抱住了他的腰,将他的身子抬高了一些,在背后垫上枕头,拿着纸巾给他擦着脸上的液体,“……那为什么你在流泪?做梦了吗?”

真还是摇了摇头:“没有……我没有做梦。”

“那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刚才,一下子被这里疼醒了……”

泉顺着他指的地方看去,真的手覆在自己的左边胸口,那是人类心脏的位置。

“好奇怪啊,泉さん,是我的话,这里明明不应该会感到痛的……”

真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胸口,自言自语着。坐在他身边的泉拿起他的手,笑着打断了他:“怎么会呢。”

手被泉拿了过去,放在手心。泉轻柔地拿着他的手,温暖而干燥的嘴唇贴在他的手背上,声音如若呢喃:“请你……不要这样说。”真若绿色的瞳孔看着他,喉间仿佛被塞进了什么,晦涩而喑哑,发不出声音来。

过了很久,泉的嘴唇才从他的手背上缓缓移开了。泉拿着他的手轻轻放回他身体一边,蓝色眼睛凝视着他:“左边胸口,或许是游君的「芯片」出了什么问题,我帮你检查一下,可以的吧?”

真顺从地点了点头。泉伸手替他解开睡衣的纽扣,露出了平坦干净的胸膛。

“嗞……”胸口处发出了电磁声,真略略低头的时候,自己的左胸口已经被打开了,里面的金属表面,在暖色的台灯光照下反射出光泽。泉半贴在他的胸口,细致地检查着他的程序和零件。半躺的姿势让他很方便地看到自己的胸腔,极度仿真的柔软皮肤下,是运作身体的冰冷机械和程序,所有的一切,全靠核心的芯片支持。芯片槽的设计还原人体,呈现出两个心房式的心脏状。真的目光扫下去,又一次看到了它。它并不完整,槽沿有类似火烧过的痕迹,保存得较好的只有一半,另一半已然面目全非,看不出原有的样子。

泉取了只剩下一半的芯片下了床,坐在桌前进一步检查。被取走芯片他的程序还可以运作一小段时间,所以检查时拿出芯片还能保持意识。

真躺在床上,看着泉一脸愁容地从桌边走了回来,重新俯下身,一边替他装回去一边自语道:“明明没检查出什么问题……”

“泉さん,我能问个问题吗?”他低头喊住他,与他目光对视后获得了准许,“为什么,我只有一半的芯片?”

“可能是……”泉深吸了一口气,将前半句的句尾咽了回去,“不,没什么,游君不用担心。”

“可是泉さん,你明明有话要说。”

“游君,你在这方面……还是很敏感啊。”他牵起了一个很勉强的笑容,似乎想要改变气氛似的打了个趣,“不如试试多感受一下,我对你的爱情?”

“……这是「指令」吗?”

“嗯,你知道不是。”他笑了笑。

泉的目光离开他的时候,真感觉自己似乎在他的眼底看到了某个一闪而过的幻影,在晕染了灯色的瞳孔里瞬间消逝,显得有些哀戚。他不愿意说下去,他便无从知晓。泉侧躺了下来,用原来的姿势重新抱住了他,或者说,抱得比之前更让人喘不过气来。

“睡吧。”

灯熄了。两个人没有再说一句话。

 

游木真,是一台人工智能。而濑名泉,正是创造他的人。

他与濑名泉的故事,开始于一年之前。

 

“初次见面,我是你的AI。”

他睁开眼睛,对面前的灰发男人说道。

男人有着极致漂亮的五官,尖锐的眼睛嵌着蓝色的眼珠,炯然的目光像晶石一样。他看着他,露出温柔的笑容,眼神像是看着一朵花的柔软开放一般。

他牵过自己的手,将它放到自己的嘴唇边,仿佛什么仪式般地吻了上去。

“欢迎回家……游君。”

“「游君」?”

男人吻他手背的脸抬了起来,那两瓣唇抿成线,轻轻地弯了弯:“嗯,是我对你的称呼。”

“顺便一提,我是濑名泉。你叫我的名字就好。”

濑名泉站在他的面前,侧身给他让出道来,通往他们的家。

“「泉」……さん,”他缓缓地走进了门,初次活动的身体还有些生涩,“你希望「游君」为你做什么?”

他是濑名泉创造出来的AI,只要泉向他下达指令,他就会无条件地照做。这是程序,无可违抗。

“什么也不用做。陪在我身边,就足够了。”

“这是给我的「指令」吗?”

AI转过身来,泉站在他的身后,蓝得有些哀伤的眼睛盛着忧郁却温柔的光。

“是请求,游君。”

 

游木真很难理解,或者说到现在也还没有理解。

他们生活的这个小镇非常偏僻,只有一列通向县中的电车,在科技爆炸的当下,算是鲜有的未被高端技术占领的土地。这里的人们甚至还保留着数量可观的人力设施,机器人在这里就像上个世纪那样稀少。

真很少问起泉的事,他只知道他是个杰出的科学家,专攻感应方面的拟人AI。而自己,毫无疑问,就是他科研的试作品。很多时候,真都必须承认,自己的主人是真正意义上的天才,他将自己的身体打造得近乎完美,甚至就像个真人一样。

濑名泉创造了他,却又不给他任何运行的意义。和泉在一起的一年里,泉给了他足够的生活,他从不规定自己应该如何运作,也从未给他下过任何指令,简直像放任墙边的野草一样,任他生长。

就这样,毫无目的运作着的AI,今天也依旧在运作着。

 

几日后。车站。

濑名泉提着今天采购的东西,和游木真一起走进熙攘的站台。

“呐,游君~今天回家做你喜欢吃的菜,以此为由亲我一下作为奖励吧?”泉围着围巾,一边说话一边呼出白气。

“诶,这里是公共场所也没关系吗?”真用手指隔开了泉凑过来的脸,望着那双朝自己投来殷切眼神的蓝色瞳孔,“如果泉さん真的想要的话,对我下达「亲一下作为奖励」的指令不就好了吗?”

他不痛不痒地笑道:“话是那样没错啦,只不过如果游君主动这么做的话,我会更开心的。”

“为什么我的主动会让你感到开心呢?”

“因为,我……”泉正要回复他,身后快步走过的人撞到了自己,“啧,怎么回事?”

真伸手扶住了他,试图将他从站台上拥挤的人潮里拉出来一些:“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感觉人多了一倍啊?以前镇上都不会这样的……”

“听说东京来了一支精英团队,说是要向镇里传输新研发的AI技术?”站在他们身边的路人听到了真的发问,回答道。

“……AI?”真疑惑,据他所知,虽然现在的科技已然发展到了一定程度,社会高度发达,但唯有人工智能这一块,许多年过去,依然一筹莫展。许多团队开发的AI,多少总会发现弊病,无法推广使用,人类还无法创造出真正的,能像人类一样思考的人工智能。

“游君,天不早了,我们快点回去吧。”还没等他听到那个人下一句的回答,泉变了变脸色,拉过了他的手腕,朝着远离人群的地方走去。

“泉さん?”真被他扯着手腕,有些踉跄地跟在他身后,忙不迭地喊着他的名字。泉却并不听他,似乎是被车站的人声覆盖了,又或者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声音。真勉强地跟上他的步子,体内的程序感应让他感受到了泉气息的紊乱,但他并不知道他突然变成这样的原因。

一听到AI这个词后,他就突然变得……慌乱了。

果然,泉一味向前拉着他,没过几秒,后面的人便撞上了真。

“喂,我说,能不能看着点路啊?给游君道歉……”泉反应了过来,将真拉到身后,似乎正要维护,但下一秒却被看清他面容的人打断了:

“濑名先生?!濑名先生!真的是你?!”

来人突然高声喊出他的姓氏,难掩言语中的激动和兴奋,“我果然没看错!果然是你!”

“三年了,我们找了你三年……诶,濑名先生!等等我!”

“……!”拉着他的人倏然放弃了与撞上的人争论,调转了方向,径直往人群外走,拉他手腕的力道比上一次更甚。

“泉、泉さん?”真无所适从地跟在他身后,“那个人……好像在叫你?”

“游君听错了吧,车快要来了哦,我们还是赶紧回家……”

“濑名先生!”但是刚才那人似乎并不愿放弃,不依不饶地追了上来,扯住了真的另一边手腕,想要拉住匆匆逃离的两人。然而他的脸色却在真的脸转过来面对着他的时候变了:“濑名、你……?!怎么会是你!这不可能……”

感受到阻力的泉,听到声音后回过了身,看到他拉着真的手后,紧随而来的是前所未有、几乎声嘶力竭的暴怒:“放开他,你给我放开他!”

真的身体微微抽搐了一下,前几日刳心的痛楚不知何因地,又在胸腔内扩散开来。

拉着他的陌生人看上去也有些恍惚,用难以置信的口吻颤抖着问他身边的男人:“等一下,濑名先生……你是濑名先生对吧,你告诉我,这个人是怎么回事,他不是已经……”

“我说了吧!现在、马上!给我放开游君,滚——!!!”

真从未见过这样怒发冲冠的、甚至让人觉得他下一秒就要去杀人的濑名泉。最终陌生人在他的怒斥下恍惚地放开了他,一列电车应景而来,泉便拉着他上了车。

“泉さん,刚才,为什么要那么生气?那个人明明没有对我做什么……”

“没什么。那些人,不配碰到我的游君。”泉的胸口剧烈起伏,强烈的怒气使他不断地作着深呼吸。他的眼神让真感到害怕,不再是他多次见到的,那种温润的、带着些忧郁的颜色,而是被锋利且绝望的怒气填满。泉并不看他,只是直直地盯着景色不断变化的车窗,紧紧咬着牙齿,像是陷入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无声疯狂之中。

“泉さん……?”他试着唤了他一声。

“游君不用在意。只是疯子而已。”

“可是泉さん……”

“我已经说过了一遍的吧?!不用在意他——!!”

再次迭起的暴怒之声,震响了车厢。

“……”

车内的人,包括真,在一瞬间失去了声音。受到惊吓的乘客用恐慌的眼神看向他,不敢发出声响。真往他身边靠了些过去,挡住了其他人看向他的视线。

泉的眼睛失神地看了看他,真的表情让他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男人的态度像反向拨动的指针,他低着头,像认错一般,沉痛地低声说道:

“我……不该对你发脾气。游君,不要生我的气,好么?”

真的嗓子有些涩涩的,隔了好久才动了动嘴唇:“不是,我刚才,只是想说……我的手——被你握得,有点疼。”

 

泉恍如梦醒般地,松开了自己握在真手腕上的手。

他手握住的那端,AI的仿真皮肤上,留下了发白的手印和掐痕。

 

“对不起……”


                            【To be continued】

评论(1)
热度(66)

© 落下树叶之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