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短篇 心入居

*依旧是一篇现实又不浪漫的文……

 

入秋的东京,一场深夜的暴雨席卷而来。

游木真从电车站出来,顶着四面压来的大风,艰难地撑开一把伞。由于突降的暴雨,室外温度和行人一齐骤减。车站附近的公园连路灯都灭了几盏,隔着杉树摇晃的树影,只能在如泻的雨幕里瞅到一点暗光。

Trickstar练习结束的时间本就已经很晚,他的住处又远,加上天色不好,其他三人都劝他就近住下,省去回途的意外和疲劳。嘴上说着不想给大家添麻烦,所以真还是乘着末班车回来了。

这是从梦之咲毕业的第一年,离开学校后,他们的组合算是正式在艺能界出道了,得到了广泛瞩目的同时,需要付出努力的强度也在呈几何级数增长,尤其是最近,他明显地能感受到力不从心,就如同他现在的样子,撑着伞迎着强劲的风,吃力地往前跨出每一步。

他双手握着伞柄,但还是觉得有些握不住,整个杆子颤颤巍巍地,简直像个握着拐杖走路不稳的老人。激进的雨点啪嗒啪嗒地砸在伞面上,被风压挤变形的伞只能挡住寥寥几点的雨,对防止淋湿的帮助近乎于无。迎着雨走了不到五分钟,他的鞋裤就全部湿透了,冰冷的雨水透过衣物与风一起吸取着他的体温,使得他打起寒战,瑟瑟发抖。

除此之外,还有别的原因……

不过还好,他走过这个转角,就能躲进背风的建筑物后了。真做了一个深呼吸,朝着避风地点一步一步地挪过去。

“得救了……”

总算靠到了一些墙边,真舒出一口气,但刚松懈下来的后一秒,肆虐的风忽然转了个方向,从后方毫不客气地涌来,猛地将他手里的伞吹落。伞被风刮起,带离到了几米之外,失去了唯一的遮挡,雨点如泼水一般落到了真的身上,几乎是在一瞬之间他的全身就被浇了个透。

真忙不迭地去追被风掳走的伞,没有伞他回到家必定形同落汤。但身体冷得发抖,甚至还有些刺痛,他勉强才追上了伞,弯下腰扑住伞的时候,忽然从转角刺入一道眩目的强光,直觉告诉他这应该是汽车的前照灯,惨白而且距离非常近,并在迅速朝他驶来。

那一刻真觉得自己的意识有点放空,身体僵硬无法做出任何反应。直到有人朝他大喊着扑了过来,抱着他在地上打了个滚,躲开了那辆急趋而来的汽车,他的大脑才回过神来。

脸被人连着头一起紧紧抱在怀里,眼镜硌得他的鼻骨有点痛。雨水顺着镜面流下来,视线在暴雨中模糊不清,他的耳朵好像进了水般闷堵了起来,但还是听见了那个人气急败坏的喊声:“你是笨蛋吗!?”


剩下的在这里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又外链了 可能lof太喜欢泉真了吧 我发什么屏蔽什么()

评论(12)
热度(68)

© 落下树叶之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