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2 胆小鬼魔法师和第一骑士

“呼……没想到一次就成功了……”真长出了一口气,手心还留着细汗,“别看我这样,我还算是一个魔法师啊……抱歉泉前辈,得罪啦。”

从旅店里跑出来的时候,暮色已经完全降下来了。西部地区的夜晚来得特别早,在这里,早晚的景色俨然不同。街道上的摊位早就收拾走了,行人所剩无几。在太阳完全消失之前,蝙蝠就已经开始活动,夜鸦的怪叫声从涌着妖风的森林里传来,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不适感。真下意识地裹紧了自己的法袍,仿佛这样做,就能使自己安心下来一般。

他的催眠魔法并不熟练,只能将人晕一刻钟左右,所以要抓紧时间离开这里。

当然,初来乍到的游木真并不会知道,这里的夜晚,之所以没有行人,并不完全是因为令人恐惧的景色,而是因为一种由巫师豢养的魔兽。

当他还在苦恼下一步要去哪里的时候,已经有什么东西悄悄靠近他了。

“……”望着游到自己身边的鱼类魔兽,游木真的心情已经不是能用“恐惧”两个字能表达得了的了。

救、救命啊……

“为什么这种地方会有鱼啊啊啊啊啊——!”

一边狂奔一边大叫的真,心情是崩溃的。

这种滑溜溜的东西,除了偶尔上上餐桌以外就给人好好待在水里面啊?鱼能在空气中游动这种事情,他连想都没有想过。然而现在说什么都无济于事了,因为那条狰狞的大鱼此刻,真真切切地就跟在他的身后,把他当成猎物紧追不舍。

有什么办法能让它停下来?!

真从衣袖中掏出魔杖,闭着眼睛对身后的魔兽胡乱使出几个魔法,然而效果微乎其微。他很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现在的状态就和那个词语形容的一样——抱头乱窜。

逃跑,往哪里逃才可以呢?魔兽容易受到魔力的吸引,所以才会盯上他。这魔兽并不是大型魔兽,体型上算是中型,只能靠尾鳍在空气中滑行,说不定只需要将它的行动能力限制住就可以了!这么想着,在仓皇中,真望了一眼不远处的森林,在那边,他说不定能够找到摆脱它的方法。

踏入森林的真,看着魔兽的阴影一点点朝着他靠近,颤抖着念起咒语,绿色的光亮在昏暗的森林里亮起,光刃席卷着风,树木被拦腰斩断,将逼近他的魔兽死死压住,动弹不得。魔兽低声吼叫着,然而无法从中挣脱。

“成功了……”真再次长出了一口气,擦去额头上的冷汗,“好可怕……还以为自己要死了呢……”

“不是以为,而是事实——”伴随着阴冷的语调,几道暗红色的光刃落在他身边,“因为你,很快就要死了。”

旅店二楼的地板上,不慎中了催眠魔法的骑士揉着昏沉的脑袋,咬着牙从地上撑起自己的身体。

“居然一时心软,着了道……”泉咬着牙,心觉第一骑士的颜面不保。“被他跑了……”重新振作起来后,他披上披风带上圣剑,从窗口吹了一声口哨,从街道远处驰来一匹白马。濑名泉从二楼窗口跳出,准确地落到了马背上,“该死!往森林的方向吗?”

“西部地区的森林里,住着名为西方巫师的群体。他们以东方法师为宿敌,昼伏夜出,夜鸦传信,豢养魔物,使用最恶毒的诅咒置人于死地。”

这一刻,当宿敌站在真面前的时候,他的脑海里,浮现了年幼时候在魔法书上看到的对敌人的描述。说是宿敌,其实有些可笑,从他出生开始的二十年里,东西之间的战争就没有停息过,但是作为东部第一魔法师家族的独子,今天,却是他第一次亲身和巫师作战。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那个——游木家族的废物吧……?”暗夜的森林里刮起了诡谲的风,巫师站在不远处的树梢上,血红的月亮在他身后升起。

“不回答也没有关系,因为很快你就没法说出一个字了……”巫师带着尖角的帽子,看不真切的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回头看看吧,你已经无处可逃了——”

环顾四周,四方的树梢上簌簌地响起了落足的声音,泛着妖红色暗光的巫师们,已经将他包围。

“还真是省了许多力气,这二十年来,我们无数次地发动战争,想要杀死你,却无数次地失败……没想到你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战争?!”这么多年的战争,就是为了杀我?真极力保持镇定,但是这个名词对他而言,分量实在太重。敌人围成一个圈,巫师们身着法袍发出红色的暗光,将他的退路全部切断。

“看你的样子,好像一直被他们蒙在鼓里啊?”为首的巫师轻蔑地冷笑道,“真是可怜,你的祖父、你的父亲,还有数以万计的城民,他们究竟是为谁而死……你忘了吗?

“你的祖父在第一次东西巫事变中,惨死的样子,我可是至今都记得的哦?感人的是,他临死前还念叨着孙子的名字,因为太过可怜,所以我就给了他一个痛快——

“再来说说你的父亲吧,那位享有盛誉的大魔法师,在第二次战争中,本让我们吃尽了苦头,只可惜,他为了救他重伤的儿子,耗损了大量的魔力,最后寡不敌众,乱箭穿心而死——

“让我想想,你还有一个奶娘是吗,听说当时你的生母从城里逃走了,丢下了你们……而她为了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人,做到这份地步,真是个愚蠢的女人——”

已经结痂的伤痕,被人用最恶毒的方式,挑开了。

“闭嘴!!闭嘴——闭嘴!不要再说了——!”被对方恶毒的言语激怒的魔法师,掀起一阵狂风,向敌人的方向投去光刃。“你们说我可以……不要侮辱我的家人……”

巫师轻松地接下微弱的攻击,冷笑道:“所以,你也只有这点程度而已?废物果然只能是废物,不依赖他人的庇护就无法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早点认命吧,因为你,不过是一个胆小鬼罢了……他们承受的痛苦,全部,都是你的错。”

别说了,如果不说出来,就让我做一个胆小鬼,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不行吗?

妖红色的锁链从四周的巫师袖中飞出,以低垂着头的金发少年为中心,像蛇一般缠住将其束缚。痛苦从身体传到了心脏,体内的魔力被锁链吸摄。真面露痛楚,喉咙里发出了痛苦的呻吟。魔法师少年跪在地上,失去了抵抗的力气。

“没错,就是这样——放弃抵抗,只要你死了,一切就结束了。”

好痛、好痛啊,爷爷、父亲、姆妈……

救救我啊……?

“……你们,动我的人前,经过了我的同意吗?!”

冷峻的声音在森林上空响起,伴随着锁链被斩断的声音。

“……什么人?!”

来者,拥有这世界上令人羡妒的容颜,银色的碎发下,那双如同手中的剑般锋利的蓝色眼睛,正用一种看低等生物的不屑眼神,冷冷扫着他的脸。

“是——他的骑士大人哦?”

*忘记说了 全文的基调可能不是太欢快 这一章已经有些开始走低了

*放弃复习假书 然后把存稿交出来了orz

*第一次发文 有人喜欢非常惊喜 希望之后的也不会让你们失望 再次感谢看完的你

评论(10)
热度(55)

© 落下树叶之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