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 8 请永远留在我身边

 

“给,这是给小真的礼物。”

五岁的时候,他从祖父那里得到了一件礼物。

“爷爷送了什么东西给小真呢?”

“这个,暂时还不能告诉小真哦。小真是乖孩子,不会提前拆开的吧?”

“嗯!”他乖巧地抱住系着缎带的礼物盒子,摸摸索索地感知着它的形状,并不急着拆开。说完,抬起脸,透明的眼睛望向祖父的方向:“那……什么时候可以呢?”

“……等到,爷爷不在了,不能守护小真的时候,就让它来代替我,当小真的眼睛吧。”

“爷爷……?”

老者怜爱地抚摸着孙子的头,望着窗外有些变了的天,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一年后。

院落里,这座庄园的女佣正在清扫昨夜被狂风吹落的叶子。玫瑰树的阴影里,小小的男孩颤颤巍巍地扶着墙,朝着她的方向,低声喊着她的名字。

“姆妈……”那声音细若蚊呐,带着嗓底颤抖的哭腔。

“小真?”姆妈把扫帚一扔,赶紧跑了过去,把他抱在手上,“你怎么自己跑出来了?不是说了不能离开房间的吗?眼睛看不到,有没有磕到碰到哪里?”

真没有回答她的询问,只是呜咽着继续喊着她,无神的瞳孔里噙着泪:“姆妈……爷爷,回来了吗?”

她抱着真的手臂,倏然僵硬了一下。

“爷爷,出远门了,很快、很快就回到小真身边了哦……”姆妈轻轻吻着他的额头,安慰道,“小真先跟姆妈回楼上去,好吗?”

“不要,我不要……”真负气地推开,“不要这样了啊,为什么啊,为什么大家都因为小真什么也看不见,就要离开我啊……为什么啊……”

“不会的,姆妈,姆妈会一直、一直在小真的身边的,不会离开你的……”

满是枯叶的院落里,女佣抱着她哭泣的孩子,安慰地抚摸着他的后背。长廊里挂着的白花,静静地被风吹落。

 

“小真,醒了吗?”

不知道第几次从黑暗中醒来,姆妈温柔的声音传来,让人安心。

他揉了揉眼睛,习以为常的黑暗中,竟然透出了一丝模糊的光亮。

“太好了,终于醒了……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姆妈将他从床上抱起,拥入怀里,“小真,姆妈担心坏了,为什么一声不吭地离开了家,你知道我们找了你多久吗……”

被抱得有些喘不过气,他有些记不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了。中间发生了什么……记不清了,只是,眼前的黑暗,好像有些散开了。

“姆妈……‘天亮了’……是不是这个意思……?”

“小真……?”

“我好像……能看见了……?”

她松开怀抱住的孩子,低头看着他,突然惊觉。

那双本应该透明无色的瞳孔里,透出了一丝她从未见过的,宝石般的绿色。

 

站在更衣镜前,镜子里的人拥有一头金色的短发,面孔精致,鼻梁上停着一副小小的金丝眼镜,目光呆滞地望着自己,像个小小的人偶。

“……这是,我吗?”他怔怔地看着镜中的自己,忍不住抬起手,习惯性地想要用触摸来感知。指尖触碰到镜面,他才猛然发现,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因为无法看见任何事情而痛哭的孩子了。

“是哦,小真,长得很漂亮吧?”姆妈站在他身后,为他整理着衣装。

他低着头,脸上带着羞怯的颜色。嘴唇微微颤动想说什么,最终被咬在了口中。

镜中的人,太过清晰,却和这个世界一样,感受不到一点真实。

也许,只是在做梦而已?

 

六年后。

“真,那个咒语,再念一遍。”

“……”他身着初级法师的法袍,手执魔法杖,咬着牙,声音微弱得连自己都听不见。

“真,不要怕,再念一遍。”父亲的声音,沉静,不容忤逆。

牙关咬得更紧了,汗水从发梢滴落下来,他竭力集中精神聚集体内的魔法,想要配合咒语使出能让人满意的法术。然而法力像是被一道无形的闸门阻挡着,无法成为他的力量。

“……!不行,我做不到!”法杖被负气地扔在一边,他跪坐在父亲面前,因为羞怯而涨红的脸几欲落泪,“父亲……我,真的适合当魔法师吗……”

父亲低头看着他,面色波澜不惊,依旧是沉静地说道:“……再去练习吧。”

他望着父亲背手离开,再次失落地垂下了头。

自从那一年,光明照亮他的世界以后,这已经是第六个年头了。他抱着魔法书,无数次地在长廊来回,从父亲那边失落地走回自己的房间。长廊很短,但这一路却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每当他低着头从父亲的书房走出的时候,长廊两侧打扫院落的仆人都会齐刷刷地低下头,避免与他有任何的对视。他害怕知道他们那样做的原因,但是又能依稀感觉到,他们是在避免,伤害到他的自尊。

但正是这份保护,再一次刺伤了他。

他,叫做游木真,是这个魔法家族的独子。也是这个家族中,法力最为低微的人,低微到甚至连最基础的法术也使不出来。六年了,毫无改变。

低着头从长廊走过,身边的人匆匆走过,压抑地低着头不敢看他。时间仿佛刻意调慢了速率,走过这几十米的长廊,对他而言,甚至像是一场漫长而痛苦的煎熬。

痛苦到,想要把手上的书本统统扔掉,狂奔着逃进门后,那狭小的乌托邦。

 

“小真?”用力地推开门,门的后面,姆妈照常对他露出笑容:“今天的学习怎么样?”

“……”他靠着门站在她面前,紧紧咬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啊,很棒了哦,”姆妈夸奖地摸了摸他的头,“今天的学习也好好完成了,要坚持下去哦?”

他抬起欲哭的脸,点了点头,伸手抱住她的腰,把自己埋入了对方的怀里。

“哎呀,都这么大了,还是喜欢撒娇呢?”姆妈温柔地抚摸着他的头发,用就像儿时哄他入睡时的语气低声安慰着,“没关系的哦,姆妈会一直留在你身边,陪着你的……”

她的那份温柔,支撑着他度过了并不美好的童年。

 

庄园里的玫瑰树,每年都会盛开凋谢,落下的骤雨会蒸发,积起的薄雪会融化,来来往往的宾客在园内举行宴会,欢声笑语,最终也会离开。

仿佛只有他,一直被世界和人群远远地落下,永远地停在了原地。

 

“一直”,和“永远”,到底哪个词,时间更长呢?

如果是“永远”的话,请永远,留在我身边,可以吗?


*回忆太多总感觉会引起混淆 这里说明一下吧 这章是真零零散散的记忆片段 这里是儿时的部分 下一章会写到之前巫师提及的被他自己刻意忘记的记忆 对他而言是一段挺痛苦的回忆……嗯 有关他家族的事

*现在的情况大概是 因为陷入了失去视觉的环境 再次引发了回忆 但是其实他没有被巫师带走 是掉到别的地方去了 也是比较重要的一个点x

*泉哥哥还在跟巫师打x 等我写完真真这边就去收尾 应该是打输了嗯  泉视角的回忆大概会在三章以内和大家见面 

*啊千万不要因为我一直在惨兮兮地写回忆写虐就放弃啊 我保证真的是HE……

*例行感谢一直看到现在的所有人 

评论(6)
热度(40)

© 落下树叶之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