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10 冰冷和温暖

战斗还在持续。

姆妈背着他在术法爆炸不断的庄园里穿行,往后山逃去。父亲的气息越来越遥远,越来越微薄,几乎快要感知不到了。他不敢想到底是因为距离越来越远,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只知道他正如他往常那样,像个胆小鬼,瑟缩着、泪流满面地逃离,把危险留给了他人。

“姆妈……父亲,父亲他……”

姆妈气喘不止,却不肯放下他。她的体质并不强健,只是个很普通的小个子女人,承受不了这样的体力消耗。

“小真,”姆妈喘了一口气,“不要回头……要向前看,姆妈不是告诉过你的吗?城主大人一定会没事的……”

不要回头。

可是,抽泣,怎么也控制不住。

我,也想变成那样坚强的人啊……可是,我就是这样,脆弱、胆小、一无是处啊……有什么方法,能让我不再被你们保护……教教我啊……

“到后山了……那边有个隐蔽的山谷,姆妈带你去那边,等战事结束再做打算好吗?”姆妈背着他,吃力地往山路上走,身后,庄园里升起的浓烟,已经染黑了整片天空,压抑着,仿佛一场末日的来临。突然间,脚踝一阵剧痛,她失去重心,不慎摔倒在地。

“小真!”脚踝上中了一箭。她忍着伤挣扎着站起来,扶起从她背上摔下来的少年,“你没事吧!”

然而,当她扶起他的时候,却看到了在不远处的,手持弓箭的暗杀者。

“姆妈……天黑了吗?为什么变黑了……?”

“……小真?你怎么了……?”

“我……我的眼镜……我的眼镜不见了……!”被扶起的少年伸手在自己的脸上摸索,却摸不到任何东西,呆滞地睁着眼睛,几近崩溃,“……我、我又看不到了!”

那是,从儿时开始便一直束缚住他的锁链。锁孔曾经被祖父的礼物打开,曾为他展现了一丝光明。但当他以为自己获得了自由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仍然,身处黑暗的牢笼。而现在,连顶上最后一片光亮,都被遮盖住了。

漆黑的。浓重的。挥之不去的无助感,再一次将他打入牢笼。

“小真……冷静下来,冷静下来,不要怕……姆妈在这里,不要怕……”她伸手抱住她慌乱的孩子,尽力想安抚他的情绪。颤抖的双手紧紧抱住她,像快要溺水的人抓住一根浮木一般歇斯底里。

“好黑、好黑……姆妈,我的眼睛……”

“小真……你冷静地听我说,你先走,往身后那个方向一直跑,姆妈很快,就跟上来,好吗?”

抱住他的人渐渐松开手,他惊慌失措地喊道:“姆妈……你要去哪里,求求你,别走、不要走……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我、我看不到啊……”

“姆妈不走……答应过……小真的哦……姆妈会,一直……陪着你的……”

“姆妈,你在哪里……好黑……好黑,别走啊……不要走……”他像个失去控制的吊线人偶,胡乱地向空中伸手,仿佛想要抓住什么东西,却无法办到。

像是回应他的哀求似的,那双抚摸了他十五年的温暖的手,带着安慰,轻轻地落到他脸上,捂住他的眼睛:“小真……不要看……不要看那些,让你难过的东西……”被捂住的双眼,就像是一种残酷的惩罚,声音的主人却带着微笑,继续说着:“小真,答应姆妈一件事……好吗……”

“……好……好……我答应……我答应……”眼泪无法控制,和颤抖的声音一起。

“答应我……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活下去……忘记痛苦,活下去……好吗?”

“我会……我会忘掉的……姆妈……求求你,别走……不要走……好不好……”

“真乖……”

那双手,缓缓地从他脸上离开后,他的世界,连声音,也消失了。

 

“姆妈……你在哪里……明明说过的,会一直在我身边的……骗子……明明说过的……”

“……求你说句话啊……别走啊……别走……我看不见、我看不见啊……”

他伸手想要触摸什么,却只能触摸到坚硬的结界内壁。虽然狭小,但是坚韧而又温暖,将他和这个危险的世界,隔离了开来。

就像她一样。

她是这个庄园里再普通不过的女仆,身份和法力一样低微,做着和她命运一样卑贱的工作。只是因为他的出生,而她正在哺乳期,年轻健康,只是由于这样的巧合,走进了他的生命。

他的童年,除了无尽的黑暗和孤独,便只剩下了她。

深不见底的黑暗也好,难以言说的痛苦也好,无法排解的孤独也好,他曾经理所当然地以为,只要推开那扇门,只要姆妈还在他身边,这广袤的、却又冰冷的世界,便没有那么可怕。

十五岁前的生活就同一碗平静的水,即使是如灰尘一般渺小的幸福也能浮在表面,让人有种会永远持续下去的错觉。

可是现在,这碗水,也打翻了。

清脆的碎裂声仿佛在提醒他:

结束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离开那层结界的。当他摸索着爬出来的时候,触到的物体,带着金属铁锈的箭矢,却已经僵冷透了。然后,连着他,也变得完全冰冷了。

就像好像是被一场严酷的暴雪困在庄园的、那条他无数次走过的长廊里一样,他用力地敲打着两头的门,无助地呼喊着门里的人,却没有任何人来给他开门。

最后,连哭喊,都被冻在了喉咙里。

 

那索性……让这冰冷的世界,把我也带走吧。

 

在意识的、漆黑的、严冬的长廊里,被困住的自己,最后放弃了求助。门两边的,在他生命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的人,永远都不会再来给他开门了。

而这次,是真正的永远。

时间,在这条长廊里,仿佛总是很慢。慢到,他感受不到它在流逝。

好冷。好黑。

但是,没关系。

很快就结束了。

对不起……我果然……还是没法一个人……活下去啊?

眼泪也流不出来了,声音也发不出来,连求生的意志,都被漫天的冰雪封冻了起来。他跪倒在地,在无边的黑暗中,等待最后的终结。

 

现实,过去了多久?

他不知道。

太过寂静的世界里,突然出现了,踩在落叶上的,沉重、又焦急的脚步声。

是……死神吗。

没错,是的吧。像他这样,连自愿赴死都办不到的,可怜的胆小鬼,请不要犹豫地收割走我的灵魂吧。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要解脱了,你应该感到轻松、感到高兴才对……

可是为什么,还是有东西从眼眶里流出来了?

死神的手,带着一点令人贪恋的温暖,缓缓地停在他的脸上,有些粗糙的指尖,轻轻地拭去他脸上的液体。

他意识模糊地想着。原来……死神的手,是暖的吗?

下一秒,他感觉到自己,好像落入了一个陌生、却很温暖的怀抱。

“……对不起,我来晚了……”

 

直到现在,他依然无法记起,当时那究竟是谁的怀抱。

他只是觉得,他真的,很需要一个怀抱。而那个怀抱,毋庸置疑地,将他从那边拉了回来。

 

“你,愿意醒来了吗?”

如果醒来的话,发现所有的一切,只是一场梦,该有多好。

深谷里,被过去的梦魇束缚住的金发少年,睁开紧闭的双眼,眼角还带着未干的泪痕。遮盖在眼前的黑暗,像沉入水中的墨点溶解开了。视野里,出现了一片狭窄的通道,通道的尽头,晶石闪烁着梦幻的色彩。

“……这是,什么地方?”

“穿过这条通道,来找我吧……我会,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一切。”

空灵的声音,轻轻地回响在通道里,像对人施了魔法一般,将他吸摄了过去。

他摇摇晃晃地扶着狭窄的通道,往深处走去。那是一片他从未见过的、美丽绝伦的景象,不知名的草木和晶石的内壁发出光芒,跳跃的潭水轻轻地吟唱着,如梦如幻。

“欢迎,来到我的幻境……魔法师先生。我,等你很久了哦。”

 

 *致歉:昨天突发紧急事件去抽radio刷复刻了所以来不及双更了x

*真视角的回忆主干都写完了 这里好难写啊……orz

*下一章去看泉哥哥那边 因为昨天脱稿了所以今晚补一更……

*真真怎么能那么可爱 可爱犯规了都呜呜呜【被萌得七荤八素的无意义的发言】 

*例行感谢各位!(有错别字什么的请告诉我啊)

评论(2)
热度(38)

© 落下树叶之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