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12  想守护重要的事物

“原来是这样……”泉坐在真身边,身前升起简陋的篝火。“游……?君?你是说自己姓‘游’……的对吧?”说着,递过去一只采摘的浆果。
“……呃,嗯、嗯。”真不安地接过果子,勉强地点点头,“这是什么……?”
“附近摘的,没毒,可以直接吃。”
真迟疑地,凑到嘴边咬了一口:“……很好吃。”
“游君是这附近镇上的孩子吗?但是我好像从来都没有见过你呢……话说回来,你眼睛看不见的话,为什么会跑到这种地方来……这种地方很危险的吧?”
“我……我是,”真咬了咬嘴唇,“因为……一些事情……从家里跑了出来。”
“游君,和家人吵架了吗……”
“不、不是,我……我只是……找不到爷爷了……”
泉侧头看着身边的人。弱小的肩膀微微颤抖着,手指相互绞着,空洞的瞳孔里倒映着篝火,似乎闪着泪光。他伸手在真眼前挥了挥,毫无反应。
真的看不见。
“父亲母亲,还有姆妈……都告诉我,爷爷出了远门,但是都不告诉我他到哪里去了……所以我就跑出来了……我一直在找、一直找……可是哪里都找不到……爷爷……外面好可怕……总是有奇怪的声响在我身边……我想回家,可是我还没找到爷爷……”
“一定能找到的。”他的眼睛里倒映的是,在他面前的,这个瑟瑟发抖的、如同小动物般可怜、让人无法放心的生物。
“……真的吗?”刚才还在垂泪的真睁大了眼睛,尽管看不见任何事物,涣散的瞳孔里却仿佛充满了雀跃,仿佛是一个得到奖赏的孩子。
“嗯,”泉忍不住,摸了摸真的头,回答道,“我陪你一起找。”
“嗯!谢谢你,哥哥……”
“……”篝火里的火星跳跃了一下,他别开有些发热的脸,不太自然地找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唔,没、没事啦……话说回来,游君,觉得冷吗?”
看你一直在发抖呢。
“我……我,只是有、有点……”真支支吾吾地说着,更紧地抱住了自己的膝盖。
“冷、冷的话……就、就抱着我吧?”该死,说完这句话的他,恨不得给自己一嘴巴,他也被传染了吗?
抱着膝盖的孩子显然比他还要局促:“……可、可是,除了姆妈和爷爷……从来没有人愿意抱我……还、还是不要了吧……”
他有点急了,仿佛像是想要掩饰脸上可疑的红晕似的,伸手道:“……才、才不会不愿意呢!”
身边的人露出了有些为难的表情,试探着伸出手,摸摸索索地,迟疑着环住他的脖子。
抱住他的人,停顿了片刻后,终于缓缓地松弛下来,含着略微安心的满足,轻声在他耳边笑道:“哥哥……好暖和。”
“……什、什么啊,抱在一起的话,当然暖和啊……”仿佛心头,有什么东西,也安静了下来。
明亮的火光里,那个孩子突然绽放的笑容,也许就是他那一次深深记在心里的东西。

那夜在篝火前相拥取暖,度过了一夜之后,醒来时分,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篝火的余烬还在冒着青色的淡烟,然而,哪里都找不到那个人。
他跑到第一次见到真的地方,所有的一切仿佛被时间重置了一般,完好如初,如同昨天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过一样。被风刃拦腰斩断的树林,像是被上帝的手重新粘合了起来,却没有任何痕迹,也没有魔兽的尸体。
真消失了。
“游君!游君!你在哪里?”他在森林里疯狂地大喊,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唔——啊啊啊!”脚下一滑,他失去了重心,狠狠摔下了山坡,掉进了一个浅坑里。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难道昨天发生的一切,全部都是他的梦?
躺在浅坑里的少年,喘着粗气,伸手抹掉脸上的灰尘。
这怎么可能……

“……泉君,是遇到精灵了吗?”
“你老糊涂了吗……”从山里一瘸一拐地回来,七岁的孩子在床上躺了两天,终于能够下床了。给他上药的祖母摇摇头道:“附近可根本没有姓游的家族,如果泉君说的都是真的,那大概是遇到精灵了。我小时候听说,有些精灵会通过传梦的方式,阻止人类进入自己的领地。虽然一定程度上是在保护人类,不过,对于我们这种普通人来说,精灵可不一定是什么好的东西。”
“我说的当然都是真的……疼疼疼!”泉极力想要否认祖母的话语,不料却扯到了痛处,一时间痛得直咬牙。
“那片森林可是充满了各种各样的事物,幸亏你及时出来了,没有深入……否则奶奶可能就再也见不到泉君了……”祖母低声说着,背过身去,目光落在房间窄小的木桌上。
他没有把遇到魔兽的事情告诉祖母。他的家庭里,只有祖母了。他的双亲在两年前的东西巫事变中被西方巫师所杀,自那以后,祖母便对魔法之事非常忌讳。如果让她知道了他遇到了危险,一定不会让他再去那片山林了。
“……精灵,吗?”
还是说,真的只是一场梦?

两年后,西方巫师再次来袭,在那次变故中,他失去了他最后的亲人。
那次袭击突如其来,选在东方法师势力最为薄弱的时期,东部城镇伤亡惨重。最终,魔法师集结各方力量,取得了代价惨重的胜利。
这个小镇的统治权易主,被一个新兴的小型家族所取代。这个家族,似乎是这次胜利的最大功臣。
那一天,迎接这个家族进驻的那天,镇上奏着礼乐和丧歌,空气中飘着花瓣和白布,人们又欢笑又哭泣。
濑名泉站在街道旁,胸前别着小小的白花。长长的迎宾队列从大门走进来,每个人都静静地注视着,救世主的容颜。
救世主是谁,也许,对他而言都没有任何差别的吧。他们都只是普通人,没有魔法,只想平静地生活,却无法从这场灾难中得到豁免。
队列缓缓地行进着,他抬头往那个方向看去,暗淡的深蓝色眸子里,好像升起了什么的光亮。
两年前,本应该像精灵的翅翼、在那缥缈的夜晚里消失的金发少年,此时正安静地坐在马上,跟着队列,从他面前缓缓走过。

如果这是梦的话,能不能,让我醒过来啊?

自从那一天之后,他一直在做同一个梦,梦里都是他自己在问同一个问题。
“想要变强吗?想要,守护重要的事物吗?”
是的。
最后,少年接过了利刃。
失去重要之物,体会切肤之痛,再也,再也不想经历了。
那么,只要将那挥之不去的梦魇全数斩尽,就可以了吧。

*手机端为什么只能发照片才能带文字哦……【???.jpg】
*小泉和小真的初遇,剧情还挺……狗血的,呵呵呵【抱头】
*大家是不是都喜欢看甜的不喜欢虐的呀_(:з」∠)_那走到最后还要挺久的,请撑到最后啊【ntm
*感恩:D 我平时有点忙所以弧长但有人看有人点赞我都记着的 非常感谢你们喜欢这流水账式的小学生作文

评论(7)
热度(35)

© 落下树叶之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