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21 碎裂的水晶

动不了,也不敢动,就跪倒在这命运面前,再一次低下自己的头,重重地磕在地上,浑身颤抖地服从好了。尖叫着的客席也好,呼喊着谁的名字的人也好,此刻都听不到了。

收紧的瞳孔里,只有那乘着霜冷的月色,朝着他飞来的,在两年前就该取走自己性命的银色利箭。

但是,朝他而来的,不只是那支箭。僵硬的身体被人抱住,飞扑过来的力道使他失去了重心,往后倾倒。颠簸着失控地向后滑出了几米,头被重重地撞在地上,却不十分疼。将他从箭刃下推出来的人,用手掌护住了他的后脑。

身体完全不疼,却一点也动不了。手在发抖,胸如鼓擂,连喘气也不敢。抱着他的人,用手臂紧紧地护着他,仿佛害怕把他摔碎似的。

“游君!”压在他身上的人,喘着粗气,看上去比他还要紧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里?”

“……我没事。”大脑终于从空白中恢复过来,“泉前辈,你……先、先下来。”

“没事就好,来,把手给我。”握住他的那双手,也和他的一样发冷。

但从那双手的力道里传过来的担心,是真的,还是……

 

扶着真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客席里,流言窸窸窣窣地响了起来。

“那个人……好像是游木家的遗孤……?”

“就是那个五年前在第三次东西巫事变中惨遭灭族的那个?没想到他还活着啊……?”

“听说就是因为他,才带来的灾祸……骑士团什么时候收留的他们……”

“够了,全都闭嘴!”レオ从内席里走出来,厉声道,“请你们吃顿饭而已,以为这里是你们自己家了?”

正在准备下一场演出的岚和凛月也赶了过来,岚低头看了一眼:“泉ちゃん,你的手……”

泉顺着他的目光低头看向自己拉住真的那只手,有什么东西从指间淌了下来。他举起来一看,手背上一片血红。

“大概是刚才擦伤的,不碍事……游君?!”他正想轻描淡写地敷衍过去,松开手的瞬间,身后低着头的人,飞快地抽走了被他握着的另外一只手,踉跄着往外跑去。

离开,快点离开这个地方。哪怕是,抱着头逃开也好。

再不走的话,他就要没法呼吸了。

刚才,为什么要救我啊?

 

那晚,Knights的盛宴因演出时候发生的意外不欢而散。

骑士团的第一骑士为了救人,手背擦伤,掌骨和之间的韧带因为受到撞击有轻微的骨折和碎裂,如果再严重一点,可能会影响到以后的握剑。

而这场事故公认的罪魁祸首,最年轻的红发骑士,低着头站在门外。

“司ちゃん……”岚开门从屋里出来,担忧地问了一声。

“鸣上前辈……如果濑名前辈的手有什么事的话,司也会斩下自己的右手……”司咬着嘴唇,攥紧自己的手心,想要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岚伸出手指抵住了他的嘴唇。

岚摇了摇头,淡淡地笑道:“司ちゃん,不可以说这种话哦?你可是备受疼爱的老小啊,放心吧,泉ちゃん他没事。”

“真的吗……!”司抬头望向岚,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失落地低下了头“可是,演出还是……失败了,给Knights丢了脸,还给大家添了麻烦……当时,我真的是对准靶心射的,不知道为什么,箭好像就自己朝着游木君飞过去了……”

“司ちゃん的箭术人家也看在眼里,没有理由在最后一箭掉链子……”岚扶着下巴思索道,“不过司ちゃん你也别太自责了,Knights的人……”

“……还轮不到别人来数落。”接下这句话的人,手背上缠着还在渗血的绷带,从屋里走了出来。

“濑名前辈……”

“臭小鬼,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担心我了?”泉不以为然地冷哼了一声,皱着眉头对身边的其他几人说道,“这么点伤,非要送我过来……也不知道游君怎么样了……”

那时候,他抽走了自己握着的手,跑着离开的情景,不知为何,让人很担心。

距离那场意外,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宾客都散了,夜色也已经沉了下来,月亮不知躲到哪个角落去了。

泉从医生那边出来后,径直去了真的房间。

门是关着的。触摸到门的那一瞬间,像是害怕被发现似的,结界被飞快地撤掉了。真的结界术一直学得很不到家,仅仅只是维持着而已,并不能起到什么作用。如同城主夫人所说,那不过是带着自欺欺人性质的自我防护罢了。

这是一个多月来,他又一次出现这样的排外反应。

“游君,是我。我进来了?”泉敲了敲门,推门走进房间。

真坐在床头,沉默不语,也没有抬头看他。

“……那个,身上,有没有哪里受伤……?”

真低着头,看着那双脚向床这边走过来,视线往上,看到了缠着绷带的手。那手,为了护着他的后脑,到现在还在流着血。

沉默。如果不是他,因为当时一念之差,站在原地,就不会有这些事发生。

“……我没事,一点小伤。”泉注意到他在看自己的右手,下意识地放到了身后,“是我自己……”

停下来……别解释了……

“……别说了。”

仍然是低着头,被打断话的泉,看不清真的表情。

“……我……是来、是过来替司君,道个歉的。他还小,想在王面前逞几下威风……还有那些宾客的话,你别放心里……”

停下来。停下来、停下来、停下来啊??不要再为我辩解了啊?

“那些人……根本什么也不知道,他们不了解游君,不是游君的错……”

“……我说了让你别说了吧!!!”

把床头的东西掀出去的时候,那个冲着别人嘶吼的自己,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吼声在房间里回荡,理智回到身体里的时候,看到的是对方错愕而又困惑的表情。

不对,停不下来了。停不下来了……

“明明就是我自己的错,为什么要为我辩解啊?!如果不是我当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那支箭就不会朝着我过来了啊,也不会让你受伤了,也不会引得其他人不愉快,也不会毁了你们的宴会了!那些人说的话也没有错啊?一点都没错,不祥之物,会污了骑士团的名声……为什么反而是你们向我来道歉啊?为什么要救素昧平生的我,每天照顾着像我这种人的心情,不觉得很……恶心吗?”

“游君,我不是这个意思……”

“出去。别说了,什么都别说,出去。”

停不下来了,也没有退路了。那些话,本来应该由我来说,为什么连道歉的权利都要从我这里剥夺走啊……不要再靠近我了啊,如果喜欢的不是我的话,就不要这么关心我啊,就不要为了救我而受伤啊,我接受不了,也还不起啊……

骑士的嘴唇动了动,还想说些什么,终究是咽了下去。

那个身影背过去,朝着门走过去的时候,一种不知何起的恐慌却从心脏传到了四肢百骸。

不对。不是的,我不是那个意思……那些话不是真正想说的,可是为什么说出来了呢。

等一下,回来啊,像以前一样过来问我怎么了,像以前一样装成看不见我嫌弃的表情,像以前一样赖着我不走啊。

喉咙想要发出声音。

却像含着一块生硬的铁一样。

不要走啊……不要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啊。

 

静默的空气里,最后只剩下了,门关上的声音。

 

“……全部都是骗子……”

床头的少年,抱住自己的膝盖,痛苦地缩成了一团。

连他自己,都在说谎。

 

*希望大家不要觉得是小真在无理取闹……前面几章铺垫了那么多就是希望这个……

*文有点不顺畅,并没有写出我想要的那种感觉……因为我自己写的时候也好艰难orz大家就这么凑合着看吧……

*因为过年拜年比较忙所以只能是在晚上写尽量保持日更 见谅

*感谢(跪着方便面

评论(14)
热度(39)

© 落下树叶之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