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22 碎片和星光

三天后,骑士团为游木家族送行。

从那天晚上后,泉没能再见到真一面。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房间的门上,这一次,是城主夫人设的结界。

レオ在队列前和城主夫人说些什么,泉和其他几位骑士站在远处。

“泉ちゃん,真的不过去跟游木君道个别吗?”岚望着城门口的队列,担忧地问道。

“……他,不想见到我。”想起那天真对他说的话,泉有些泄气地垂下了头,“不知道说错了什么,我明明不是那个意思……”

“果然还是司的过失,我去跟游木君道歉!”说着就要走出去的司,却被凛月踩住了披风。

凛月靠在一旁,耸了耸肩,漫不经心地说道:“那个孩子,已经坏掉了哦。就算对着已经摔坏的碎片道歉,他也不会复原。”

“凛月ちゃん,别说这种话……”岚想过去制止凛月继续说下去,身旁的泉,顶着黑眼圈,脸色非常难看,“泉ちゃん,你几天没休息了……”

那天之后,他仔细检查了演出场和宴厅周围,虽然总觉得事出蹊跷,奈何根本找不到什么痕迹。却不知道,问题出在箭上。

游木家的车队向王道别完毕,缓缓启程。レオ骑着马从城门口回来,看了一眼他们道:“那件事,城主夫人说,箭上有法术的气息。”

“大概是来自东部的法师。”レオ说着,“当年巫师屠城后,散布谣言说是游木家带来的灾祸。那次变故,受到灭顶之灾的并不只有游木家族,东部大部分法师家族都受到了牵连……这次宴会的宾客里,想来必有混入城堡的法师。”

“可是现在宾客已散,想要找到施术者……”司低垂着头,懊悔无比,“如果我早点发现就好了……”

“スオ,现在说这种话,一点也不帅哦,”レオ骑在马上,走过来伸出手,恶作剧似的用力揉乱他的头发,“回去吧,城堡里,需要修整的地方还有很多呢。”

王身后的骑士领命,跃上马背,只有银发的骑士依旧站在原地。

“セナ,城主夫人有话让我捎给你。”レオ提起缰绳,领着马缓缓地踱过他的身边,轻轻落下一句,“‘给他一点时间。’”

 

一点时间,是多长时间?

那天,濑名泉站在城墙上,一直看着那列车队,逐渐消失在往东的方向。远处的风从冒着点绿意的山岭上吹过来,带走脸上的温度后绕开他,携着旗子被吹响的声音,去往了另一个远处。

如果……那块水晶,逃不过碎裂的命运,变得支离破碎,再也无法复原的话。

那不如,就让他也从高处坠下,摔碎在他边上,一起坏掉吧。

 

三年后。

Knights,中部骑士团的城堡。

“Leader……!!”

红发少年从门外闯入,气喘不止地扶着自己的膝盖,抬起头对着横躺王座上拿着羽毛笔和羊皮纸嘴里叨叨着的人喊道。

握着笔正在冥想中的レオ,皱着眉从座位上跳了起来:“不、要、打断我!!”并不高大的身子站在王座上,一只脚还踩在扶手上,橘色的头发不知是因为生气还是别的原因凌乱地竖了起来:“Inspiration!!!Inspiration都飞走了!!”

“不不不不是,司不是有意要打断您的inspiration的……”司被这头突然发作的狮子吓了一跳,赶紧解释道,“不是inspiration飞走了,是……”

“是什么?”レオ把纸和笔一扔,损失了世界的杰作般地,索性坐下来好好听他讲话了。

“是……”

“等一下,你别说出来!”レオ抓着头发挠了挠,却在一眨眼间卸下了刚才亢奋的语气,“让我猜猜,是谁飞走了吗?”

“是……濑名(せな)前辈。”司犹豫了一阵,还是垂下头,低声说道。

“是吗。”レオ平淡地回答道,俯下身去够地上被他扔掉的纸笔,重新躺回了原来的姿势,“……セナ吗(か)?”

“……是的。”司本想说些什么安慰他的话,却发现了什么突然道,“等等,Leader……刚才,您说的,应该是……‘背中’(せなか)吧……?”

“诶……是吗?”レオ侧头看着司,仿佛并没有意识到。

“是谐音吗……”

“哈哈哈哈——☆!听上去是呢!”レオ大笑着,又一个翻身从座位上跳起来,“スオ,inspiration涌出来了哦!要赶紧记下来记下来记下来……”

司好不容易才从喘气中恢复过来,愣愣地看着他的王,像个玩玩具的小孩一样趴在自己的座位上,饶有兴致地涂涂写写。

他第一次见到Leader的时候,是父母送他加入Knights的那天。橘发少年也是像现在这样,躺在院子的落叶里,浑然不觉身上沾着草叶和灰尘,写着他根本看不懂的乐谱。然后,注意到自己像看见怪人似的盯着他看的目光,却毫不在意地露出笑容,冲着他挥舞着手上的纸卷。

后来才知道,那个人,是未来的王。

从他入团以来,便是一直被前辈们护在身后,也是接受着他们悉心的指导一路成长下来的。前辈们之间虽然时常唇枪舌战,却情同手足。其中,在他看来,Leader和濑名前辈的交情,似乎是最好的。和所有人都看到的那样,不论是在战场上,还是在城堡里,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就像是相互依靠一般。王冲锋在前,骑士就仿佛是他可靠的后背。就像凛月前辈说的,大概是因为惺惺相惜吧。如今,濑名前辈的离开,一定,会让Leader伤心的吧。

刚才……那句话,是不是不应该说呢。

“对不起,Leader,司,刚才失言了……”嗫嚅许久,红发少年失落地垂下头,低声道。

“但是请您相信——不论何时,朱樱司,都会一直陪伴在您的身边……”红发少年下了决心似的,昂起一直缩在阴影里的下巴,向他的王行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如果您的后背离开了,那以后,就请您让司,来做您坚实的后盾吧。”

“……等一下,刚才说了什么吗?”レオ眨了眨眼,一脸困惑,过了几秒反应过来,“哦哦哦,你是说セナ的事吗?他走之前就来跟我说过了哦?”

坐在王座上的人,静默了一秒,转过身去,抱着椅背捶了半天,还是没能忍住笑出了声。

“……Leader!!”涨红了脸的红发少年,将跪未跪,“司、司说的都是认真的!!”

“哈哈哈我知道……”レオ回过头来,用指节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抱歉,我只是觉得,スオ,真的太好玩了啊,说话总是这样文绉绉的,还真是迂腐呢哈哈哈哈……”

“Leader,那不是迂腐,那是一种‘Virtue’……”

レオ往宫廷的顶端望去,以前的他并不理解,但如今坐上这一方王座时方才懂得,世间有失有得,从来如此。为自己加上重冠的时候,伸手便可触摸到星辰的时候,他却忘了,自己的心,还在一直流浪。

当他低下头来的时候,一直追随在他身后的,年轻的红发骑士,站在台阶的下面,向他行着表示忠诚的礼仪。而那紫色的、尚还稚嫩的眼眸里,也有他想要握在手心里的星光。

“不过……那份迂腐,我,非常喜欢哦。”

 

*回忆基本都结束了 要发的刀子也好像都发完了

*レオ司之前就有互动(不信你们翻前面) 并不是因为泉走了才怎么怎么样的 只是レオ为了Knights一直在往前跑 忘记了看他的身后而已 而且虽然有提到狮子的比喻但是这跟狮心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还是要划清我的立场orz【如果我站狮心的话他们早就在一块了!! 

*下一章很无聊而且很扯:)快要大结局了我好慌啊

*感谢观看(亲友居然说我这里是碎碎念 太伤心了x

评论(19)
热度(40)

© 落下树叶之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