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24 回应不了也没有关系

几近黎明。

暗夜的森林里,第一次遭遇了失败的第一骑士,已经被敌人包围。

“骑士先生,看你的表情,是想起了什么美好的回忆了吗?”

意识渐渐从遥远的过去中挣脱出来,阴冷的笑声在他耳边响起,透着令人厌恶的森寒。

“……不、关、你的事……”他冷冷咬出着几个字,瞪着逼近他的巫师。

“是很让人留恋的过去吧?没错,就是这样,再更多地回想起来吧,那些所谓的‘美好’和‘幸福’,回忆起得越多,死去的时候就越痛苦……你也许不知道,诅咒已经发动了。再过一刻钟,就带着对这世界的眷恋,痛苦、悔恨、不舍地,却又无能为力——面对自己的死亡吧……”

面前的鬼魅发出瘆人的笑声,继续道:“等到你痛哭流涕、歇斯底里地祈求多停留在这世间一秒的时刻,结束你的生命,怎么样,是不是最棒的死法?呵呵呵,这就是‘诅咒’的最高释义,这辈子的遗恨,会诅咒灵魂,万劫不复……真是可怜的人类,嘻嘻呵呵哈哈……”

“啰啰嗦嗦的……要杀就杀,多听到一秒你的声音都恶心得想吐……”

“哦,让我看看你还能嘴硬多久?”尖锐的指甲几乎要戳进他的喉咙,下巴被狠狠地掐住抬起,“传闻中的第一骑士,也将殒命于此,真是太好笑了……”

东方的第一缕阳光已经出现,夜晚渐渐褪去,时间已经到了。不远处传来呼啸着掠过树木而来的剧烈风声,受惊的鸟群纷纷飞起。

“……!”泛白的天空中,升起了巨大的,带着玫瑰印记的法阵。

“你们,给我放开他!”

和初遇时候一样的,熟悉的狂风带着强大的魔法气息,应声而起。地面在法阵之下剧烈震动,四周的树木被拦腰切断,掀起巨大的尘雾,阵内的巫师吐出鲜血,倒毙在地。

而在法阵中央的他,毫发无损。

“……游君,终于……回来找我了吗?”逆过飞扬着尘土的晨光,负伤的骑士用圣剑撑着身体站起来,转身对来人露出笑容,“哥哥,等了很久哦……”

 

对不起……这一次,是我来晚了。

 

“啊啊,果然,魔法大家的独子,就是不一样呢……咳咳……”濑名泉的手臂架在游木真的肩膀上,被搀扶着往森林的出口走着,“游君,是天才呢……咳咳……”

“都伤成这样了就别讲话了啊!”

“不行啊,太高兴了……”泉像是得到了奖赏什么似的,低低地笑着,“游君会来救我什么的……真是太让人高兴了,死而无憾了哦……”

“不是第一次救你了吧……”真咬着牙,搀着重伤的泉努力往前走着。

“游君……你的,眼镜呢……?”

“这种时候谁还会关心那种事啊……还有力气的话就再坚持一下……很快就能出去了……”

“不行了,游君……”肩膀上的人说着停了下来,“放开我吧。”

“你别停下来啊……再坚持一下,真的,很快就……”真焦急道,低头却看到了,从泉的衣领里,延伸出的,漆黑的火焰状的诅咒印纹。

他,还是忘记了最重要的事。

“施术者应该已经死了啊……为什么诅咒还?!”

心脏被一双看不见的手紧紧攥住,钻心地疼。他咬着下唇,强忍着眼眶里的东西:“你别说这种话啊……你不是第一骑士吗?肯定还有办法的、肯定有的……”

口中念起并不熟练的治愈法的咒语,那是他的父亲曾经用来救他的法术,法术化成温暖的绿色光点从掌心传递到泉的身体中。

扶着他靠着树干坐下,面前的骑士,已经完全失去了他的光彩,不再盛气凌人、目空一切。他的骑士袍破败不堪,圣剑因战斗失去了锋芒,血污从下巴上滴落。

而剥夺了他作为骑士的荣耀的人,就是自己。

“我啊……咳咳——唔!”骑士似乎还想说什么,然而在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吐出了一滩黑血。黑火的诅咒,将要吞噬他的全身。已经,没有力气了。

“不用白费力气了,抱歉,我已经……走不了了。”说出这句话的人,抬起满是血污的脸,笑得像个没事人一样,“放开我吧。”

 

为什么,每一次,靠近自己的每个人,到最后,都是这种结局呢?

“为什么……三年来杳无音信,三年后却要为我赴死,你明明只是‘Knights’的骑士而已吧……”

 

是啊,要问为什么,答案,只有那一个了吧。从遇见的那个时候开始,到底过去了多久,发生了多少事,而每一件事,都有不计其数的人,问过他这个问题。

而答案,只有这一个。听到这个答案的,也只有一个人。

 

“因为我……喜欢游君啊,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一直喜欢着你啊。”

 

魔法师少年紧咬着嘴唇,跪在骑士身前,泪水终于,无声地落下。

“……从一开始,我就只是,游君一个人的骑士哦……只是游君不知道而已……

“第一次在森林里遇见的时候也好,在庄园楼下练剑的时候也好,受封为圣骑士的时候也好,叛逃出骑士团去找你的时候也好,肃清修整骑士团的时候也好,得知你离家出走的时候也好,为你转移诅咒的时候也好……

“全部,都是想着游君的事,全部都是——因为,濑名泉,是作为游木真的骑士而活到了现在啊……”

“我只是一个一无是处的胆小鬼,弱小,无能,不敢面对任何事情,对眼前的东西视若不见,以为这样就能轻松、自私地活下去了……为什么要为了我这样的人,做到这种地步啊……那些事情我从来都不知道……你的感情,我不敢回应、也回应不了……泉前辈……”抓着他的领子的真,泪流满面,仿佛想竭尽全力挽回什么似的。

回应不了,吗?

泉吃力挽起嘴角笑道:“……没关系的,因为,哥哥,最喜欢游君了。”

所以,回应不了,也没有关系。

脸被捧住,嘴唇上传来了几乎感觉不到的、对方的温度。

因为惊讶而放大的瞳孔,最终缓缓地合上。这一次,颤抖的嘴唇,选择了回应。对方的舌尖传递过来,和上一次一样的、厚重的血腥味,还有那份被他忽视了太久了的,沉重得让人窒息的感情。

但是,结束这个吻的,却不是他。

骑士的手无力地垂下,离开的双唇带着笑意,静静地说道:“如果游君是胆小鬼的话,那就,由我来主动吧……”

这样,就够了。

“为什么你这个人总是这样……从一开始就是这样,什么事都不告诉我,也没有问过我是怎么想的——你不说出来的话,我怎么可能懂啊?总是自顾自的做着自己喜欢的事,你是不是觉得这样做就够了?”真的声音和肩膀一起颤抖着,“你以为在保护我的事,实际上每一次都在伤害着我……”

“正如你说的,代替游君死去,也是我自己做的选择……对不起,是我过于自负,没有考虑游君的心情……对不起,不要哭啊游君……”

“你让我别哭我就得照做吗……?!真是够了,为什么这种话,要到现在才告诉我啊,如果喜欢我的话,那个时候就告诉我啊?!那个时候就告诉我的话,就不会变成这样了……现在,你要我怎么办……太残酷了,一个人要怎么走下去啊……我不知道啊……泉前辈……

“我,给家族带来了不幸,让那么多人失去了归属,让泉前辈失去了家人……不要对我这么执着了啊……放弃我吧……”

靠在树干上的人,气息已经非常微弱了。黑色火焰的诅咒已经爬到低垂的眼角,身着骑士袍的银发少年,看着身前泣不成声的金发少年。他曾经比任何人都希望能看到他的笑容,想要保护他不受到任何伤害,想要告诉他自己那份满得快要溢出来的感情。只要是面前这个人的愿望,哪怕是要他死掉,也想要去完成。

但是,只有这个,绝对做不到。

“啊……不行,做不到……让我放弃游君,比让我死掉,还痛苦一万倍……”

法术的光点像萤火虫一般消散,正在施术的手被骑士执起,静静地落下一吻。

“如果要补偿的话,能不能让游君……来做我的家人呢……?”少年的眼神,坚定,坚决。就仿佛多年前,受封为骑士的时候,在神像前,亦或是在玫瑰树下,许下忠诚的誓言一般。

 

最后的答案,听到了吗。


「那个呢 就在这里啊」

BGM 心做し

填词&谱曲&编曲 蝶々P

 

ねぇ、もしも 全て投(な)げ捨(す)て られたら

呐 若然能将一切舍弃的话

笑って 生きる ことが楽(らく)に なるの?

笑着活下去这样的事 就会变的轻松吗

まだ胸(むね)が 痛(いた)くなる から

胸口又再疼痛起来呢

もう何も 言わないでよ

够了什麼都不要说了啊

 

ねぇ、もしも 全て忘れ られたなら

呐 若然一切都能尽数忘却的话

泣(な)かないで 生きることも 楽(らく)になるの?

不再哭泣而活下去 这事亦会变得轻松吗

でも そんな事 出来ない から

然而那般的事是不可能的呢

もう何も 見せないでよ

够了什麼都不要再给我看啊

 

君に どれだけ 近(ちか)づいても

就算怎样接近你

僕の心臓(しんぞう)は 一(ひと)つ だけ

我的心脏亦是仅此唯一的

酷(ひど)いよ 酷(ひど)いよ、もういっそ僕の体(からだ)を

太残酷了 太残酷了 干脆将我的身体

壊(こわ)して 引(ひ)き裂(さ)いて 好きなよう にしてよ

破坏吧 撕裂吧 随你喜欢地处置吧

叫(さけ)んで 藻掻(もが)いて 瞼(まぶた)を 腫(は)らしても

不论怎样呼叫 怎样挣扎 怎样哭得双眼红肿也好

まだ君は 僕の事を 抱(だ)きしめ て離(はな)さない

你还是紧抱着我永不分离

もういいよ

已经够了啊

 

ねぇ、もしも 僕の願いが 叶(かな)うなら

呐 若然我的愿望能得以实现的话

君と 同じもの が欲しいんだ

我想要得到与你相同的事物呢

でも僕には 存在(そんざい)しないから

但因为对我而言那般的东西并不存在

じゃあ せめて 此処(ここ)に来(き)てよ

所以啊 至少希望你到来这裏啊

 

君に どれだけ 愛され ても

就算有多被你所爱

僕の心臓(しんぞう)は 一つだけ

我的心脏亦是仅此唯一的

やめてよ やめてよ、優(やさ)しくしないでよ

住手吧 住手吧 不要对我那麼温柔啊

どうしても 僕には理解(りかい)が できないよ

不论怎样我亦无法理解啊

痛(いた)いよ 痛いよ、言葉で 教えてよ

好痛啊 好痛啊 用言语告诉我吧

こんなの 知らないよ 独(ひと)りに しないで

这样的事我不懂啊 不要让我独自一人

酷(ひど)いよ 酷(ひど)いよ、もういっそ僕の体(からだ)を

太残酷了 太残酷了 干脆将我的身体

壊(こわ)して 引(ひ)き裂(さ)いて 好きなよう にしてよ

破坏吧 撕裂吧 随你喜欢地处置吧

叫(さけ)んで 藻掻(もが)いて 瞼(まぶた)を 腫(は)らしても

不论怎样呼叫 怎样挣扎 怎样哭得双眼红肿也好

まだ君は 僕の事を 抱(だ)きしめ て離(はな)さない

你还是紧抱着我永不分离

もういいよ

已经够了啊

 

ねぇ、もしも 僕に 心がある なら

呐 若然我拥有心的话

どうやって それを 見つければ いいの?

那我该怎样去寻找那物才好呢

少し(すこ) 微笑(ほほえ)んで 君が言う

稍作微笑的你言道

「それはね、ここにあるよ」

「那个呢 就在这裏啊」

 

*「心做し」luz ver . 和 まじ娘ver. 都很棒 不说很多灵感不是来自这首歌的歌词是假的 没有听过的可以去搜一下听听看(应该不会没有x)歌词来源网易云 

*救命虽然我说过是HE 但是我感觉自己还是要被打啊 这章的情节台词真的很狗血抱歉 【我不会被挂到雷文吐槽站去吧*2

*感谢坚持到现在的各位 长征真的已经结束了 不过到这里还不算完结 具体HE是怎么样还是看最后一章和番外吧

*明天会把尾声放上来 真的是HE (再次强调,怕被打,所以我跑了

评论(8)
热度(37)

© 落下树叶之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