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与绳 04

04 落花

 

春は風のように

如同春天的微风一般

桜の花を散りばめて

樱花飘落四散

鮮やかな絨毯を

从这鲜艳的绒毯上

二人寄り添って歩こう

让我们两人并肩走过吧

                         ——《春は風のように》

 

3月下旬,风里已经掺着柔和的花味了,因为雨潮来得快,后山飘来的香气都有了些腐败的味道。

以往这个时候,泉一般都是取了春祭的新酒,坐在树上看狐狸双子耍耍宝,心情若是好了,夜里还能和凛月拌上几嘴。

如今他站在参道的底端,也就是昨天他进来的地方,望着鸟居和外面的世界,思考着来这里到底是不是个错误。

“喂,”身后传来一个不太耐烦的声音,打着哈欠道,“都快一天了,你到底走还是不走啊?”

泉咬着牙,好死不死扯出半个冷笑,回头对那狸子道:“我要走不走,关你何事。”

“没什么,”阿今摊了摊手,坐下来理尾巴上的毛,漫不经心道,“只是因为真大人说,我很可能会有个一百天的小跟班,所以才让我在这里等……”

“我跟你说,说话的时候注意点,要不是我被你们那什么大人……呸,”泉说着,才压下去的气又上来了,塞着胸口差点呛着自己,“要不是我心情不错不和你们计较,你们现在已经被我吞了。对,就是你,还不够我塞牙缝的……”

“哦。”阿今应了一声,连头都没抬,继续理着尾巴毛。

“我说臭狸子,你知道跟你说话的人是谁吗?”从未被如此敷衍蔑视的大妖怪忍无可忍,炸毛道,“等我回来,掀了神社把你扔进妖怪堆里的时候,别怪我没提醒你……”

“不知道。”阿今指了指那边的鸟居,“门在那边,请便。”

说完这句话的式神阿今,如愿以偿地看见了某妖力还不及自己却仍在虚张声势的落魄妖怪,抓狂地大叫着踹了一脚无辜至极的行道树。

 

“临时近侍?”

重复了一遍那浅麻色发的少年口中的话,站在台阶下的泉,不明所以。

“简单来说,就是在我神社帮我做点事……用现代的话来说,应该算是‘打工’吧?”真想了想,似乎在思考更容易理解的解释,“——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不能有怨言。”

“……”过耳的话像一阵风暴,将他的理智全部连根拔起,“开什么玩笑!”

简直闻所未闻!

差点没被人神少年的话气得出血的大妖怪,脸一板头一甩,想让他低头给他做下人,门都没有,哪怕你长着那么好看一张脸也没用。

“好吧。”真有些遗憾地将那红绳收回袋中,“我们走吧,阿今。”

于是牵起式神的爪子,转过身要往上走。

“等等!”大妖怪可能还没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我的东西,你就那么拿了?我今天来,是来拿回我的东西,不是来和你商量的!”

“……我确实,也没在跟你商量呀。”闻言,真回过身来笑着说,“欠债还债,我只是在跟你做交易而已。”

“我什么时候欠了你的债,我们这才是第二次见面好吧??”

人神被追问得露出了些困扰的表情:“你非要算得那么清,那我就一一说给你听吧。”

“渡御之时,挡我神道,妨碍神事,这是其一;

再遇之时,抢我东西,出言不逊,这是其二;

心怀不轨,偷入神社,诋毁神明,这是其三。”

扳着手指数完三条,人神少年抬起头来,对他笑道:“这样一算,好像一百天还少了些。”

“世间怎会有这般斤斤计较的神……”

“出言不逊——”

对方明显是听到了那牢骚声,抬高了声调,吓得某妖怪赶紧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也就是说,我得在这里,服侍你……呸,陪你一百天,你就把我的东西都还给我?”

“嗯。不多不少,一百天就好。”

“那要是我不答应呢?”

真眨眨眼道:“本来也没想着让你这么快答应。我刚才已经完成了和你的交易,答应了带你进入神社,来交换你手中那盒游戏。现在该你了。毕竟,交易是你情我愿的事,你要是不答应,那你完全可以现在就从这里回去,回到你的那片森林里去。”

泉正想着兴许这小债神还是能够好好说话的,谁知紧接着后面就跟了一句。“不过,东西留在我这里,就没那么容易拿回去了……

“从你跨出结界的那一刻起,拖一天,债翻一倍,就是两百天;两天,四百天,以此类推。

“如果你想好了,就做决定吧,我先回去啦。”

明明是笑得那么纯真无害的表情,配上这句话,真是比任何恶鬼罗刹都有过之无不及。

 

踹完了树,还顺带着回忆了一遍昨天的情景,思考了一夜的濑名泉,终于是想清楚了。

呵呵。

让他回去,怎么可能。

坐在台阶上等他的阿今,见他有些失心疯地对着树笑了几下,啧舌了几声摇着头表示惋惜。

“臭狸子,带我去见你家那什么神。”

阿今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解脱似的伸了个懒腰:“总算是想明白了?”

当然了。

就这样如丧家之犬般狼狈地回去,怎么想都不可能。那人神的算盘千算万算,唯独没算到的,就是低估了他。白蛇一族的大妖怪,可是连恶鬼都不敢招惹的人物。推了推日子,百年一次的蜕皮就在这一百日以内,届时,挣脱所有束缚的他,定能叫那人神将自己的屈辱全数偿还。而现在要做的,就是待在那人神身边,让他放松警惕,想来到时候便能看到他们惊恐无比的表情,一解今日的恨,真是快哉。

“噫。”阿今嫌弃似的看了看那妖怪,失心疯没准了,“好吧,跟我来。”

说着迈开四脚,跑了几节台阶,往另一条岔路上去了。

“喂,不是去那什么神社吗?”一直仗着妖力出行的大妖怪,此时没了助力,跟在那灵动的身影背后,很是吃力。

阿今头也没回地往小路深处跑去,扔话给他:“喂,小跟班,你行不行,快跟上来!”

“靠谁是你的小跟班……”勉强跟上那式神的速度,泉才意识到,自己的妖力,真的是低到了一定程度。

可恨……咬着牙切切地想着,等他拿回力量,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那人神绑了,架到棍子上去烤了,不对,还要言语羞辱……啊啊啊怎么都好,只要能解气怎么都好。自打他出生以来,凭借着血统自带的强力,到哪不是呼风唤雨千依百顺,今日在这泥潭不慎摔了一跤,不加倍索取回来,说什么都咽不下这口气。

正想着,已经跟着那式神到了道路的尽头,两侧刚抽了点新芽的灌丛渐渐矮了,露出平坦的小山坡,山坡上生着大大小小的花树,中央最大的那颗,举着丰盛的树盘,托着一树的樱花。

昨夜他在山脚便闻到了樱花的味道,没想到这后山,竟然有这样一片樱花林。

前几日下着雨,才开放的花落了一整个山坡,像是铺着一层绒毯。

而那颗最大的樱花树,枝节粗壮,花盘最盛,飘来的香气,隐然有些熟悉的味道。

“我说让你带我去找你家大人,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泉皱了皱眉,不悦道。

“大人就在那颗古樱树下,跟我过去就是了。”

 

那颗古樱,越往近走越显得高大,得有几十米多高,巨大的花影,从树根漫到了周边几十丈。泉跟着阿今来到树下,本应清淡的樱花香也变得浓烈了许多。一片晃眼的粉色之中,一处白衣静静地停在上面。

泉仔细看了看,是昨日那浅麻色头发的少年。换下了昨天不怎么起眼的便装,一身白底红边的和服,束着深靛色的腰带,有几分人神的样子了。

“想好了?”那白色和衣的人神少年坐在高高的树杈上,清亮的声音干净透明,还带着些浅浅的笑意。

树下的泉,抬头对上那双绿色的眸子,那笑容轻盈得,仿佛要同那树上飘落下来的花瓣一般,落进他的眼底。

仅仅是这样望着,竟然有些出了神。

“你叫什么名字?”

“……泉。”

“那今日起,你便是我的近侍了。”

人神少年拄着下巴正在想着什么,一阵风又扬了起来,卷起地上的落花。

“……泉さん。”

 

“那么——第一份工作,将这山坡上的落花,全部扫干净。”

 

*想请有空的人去听一下这篇的BGM:春は風のように (并不是剧透

*恭喜濑名泉先生打好了算盘成功入赘 也恭喜真真收服近侍(跟班)一枚 请好好加油吧

评论(3)
热度(51)

© 落下树叶之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