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与绳 08

08 阑珊(上)

 

梅雨结束在六月下旬,绣球花谢了之后,紧接着蒸腾的热气便翻滚了上来,连日的曝晒,不见一片云翳。泉躲在后院的树下,双足浸在水池里,手执团扇摇着风,汗意仍然不退。

“……啊真是的,热死了。”

他最受不了夏日的炎热,以往这个时候,他已经找好了避暑的地方。可今年例外。还好这神社还有一处尚算清凉的水潭,不然他估计就要被热浪给蒸干了。尽管傍晚起了些风,但是热度犹在,这种时候,他真是说什么都不想出去。

“泉さん。”

“不去。”身后传来脚步声,他看也不看,直接回绝。

“诶……可是,我一个人去好无聊的。”真站在理他不远的地方,“真的不去吗?连问都不问一下?”

“……不去。”泉转了个脸,一天忙活下来就已经够累的了,管他去哪儿,打死都不去。

“哦。那我带这个去也没关系吗?”

他被收走消失了数月的手绳,正躺在对方的手心。往上看,那人还是一样,笑得一脸无邪。

“你能不能别折腾我了……”

 

一脸不愉快,抱着肩等在屋外的泉,耐了半天,忍不住开口问身边的阿今:“喂,他怎么还没好……”

“哼,”阿今本就因为不带它去而显得有些不高兴,“要去现世的地方,自然是换些应景的衣服,又不是你这种臭蛇!”

“是是是,扯上我这种蛇一起去也不带你去,所以其实他也没那么看重你吧?”

“诶你少得意了!要不是——”

“好啦,你们两个别吵了。”两人刚要开始对吵,门开了,真捧着一卷衣服打断道,“阿今,帮我去准备点现世用的零钱来。”

式神闷闷地哦了一声,跳下走廊往仓库去了,还不忘回头对泉吐了吐舌头。泉不以为然地翻了个白眼,探身往屋里看,不禁问道:

“说起来,你到底要去哪里?”

“隔壁神社有举办七夕的夏日祭典,想去看看。”

“隔壁……诶,你去别家神社的祭典,没关系吗……?”

“没事的,那位大人心宽,只是去兜一圈而已。”

“但就去转转,换件衣服也不用这么久吧……”泉抱着肩,进门四处张望,屋内堆着些衣物,“又不是女孩子……”

说完这句话,背对着他正在找衣服的真后背僵了僵,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尴尬。

“确实不是。”

那人神没回头,只丢出一句话,搞得他有点摸不着头脑。泉想了想想不通,索性也就不想了,被晾在一边多少有些无聊,翻了翻箱子里的衣物。

“诶……”正信手乱翻的时候,一角流彩的纱衣露了出来。好奇心起,泉便伸手把整条纱扯了出来,是件纱制的披衣,细密地绣着羽鹤和松枝的纹路,边缘处缝着红绳,绕成衬衿。面料上乘,因此置于手中时,透着一阵沁凉的顺滑感。

“这不是……”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是千早。泉正思忖着这是哪家巫女的服饰,真已经转过身来,看着他手里的东西,皱眉问:“你从哪里翻出来的?”

“随手一翻。”他这样一说,泉便心虚地把那千早放下了。

“我以为丢了,没想到还在。”真说着,又拿了起来。

“这个,真的是你的?”

“……以前,神社举办祭典的时候用过。”

见真没有否认,他反倒有些不信了:“不会吧……千早不是巫女穿的吗?”诚然,站在他面前的人神,浅麻色的短发,晶石般的绿瞳,确实是生着一副精致的面容,稍微涂点白粉妆点一下推出去也不是没有混淆的可能。

“你要是不信的话,我穿上给你看一下?”

“别别别……”泉忙不迭地正想回绝,真的不用了,虽然他是很好奇,但是也没好奇到让对方为了他献身到这种程度。但他后半句话还没说完,说上一句话的人,抬起眼,弯了弯唇角,把手上的千早轻轻往身上一披,问他说:

“真的……好看吗?”

半透明的千早,落在人神少年的肩头,在傍晚的霞光里流转着光彩,衬得那笑容也明亮得耀眼几分。

不得不承认,很漂亮,也很适合。

泉还没想出什么来接下面的话,门外响起了阿今的声音:“真大人,我拿来了……咦,臭蛇你的脸怎么红了……”

“夕阳照的……”泉扭过头含糊地咬出几个字,窘迫地遮了遮脸,“我、我去外面等着,你好了的话就快点出来!”

“切,莫名其妙。”看着那白蛇有些落荒地夺门而出,阿今还在状况外地鄙夷道,抬头望着真,微愕地问,“真大人……您在笑吗?”

“……”低头看向问着他话的式神,人神少年恍了恍神,解下肩上的千早,长长的睫毛翳住了瞳孔,唇角的弧度泛了些苦涩。

“没有。”

 

在神社门口告别了阿今,准备出发的时候,缺了一块的月亮已经在东边的天空升起了,再往下看的山头,染着豆沙色的灯光的地方,正是祭典的方向。

还没开口问要怎么到达,空气里亮起了细丝般的光束,朝着他飘了过来。

“还给你一点。”光束发出的那端,正是真的指尖。他指了指那个方向:“带我去那边。”

“……”好吧,就知道不是白给的。收回一成妖力的泉,感觉被泼了冷水般摆了个不爽的表情,“走吧。”

往人世祭典的方向飞去,在不远的地方就看见了庙会的盛景。红色的灯笼悬在长绳上,沿着街道一字铺开,到处都是人群喧闹的声音,大人小孩穿着夏日的浴衣,提着手袋,穿行在道上。挂着各式灯笼的街摊分列在长街两边,点着明晃晃的招牌灯,飘出小吃的香味。

“真的是很久都没来过了,”在较为偏僻的地方降落下来,真看了看周围,“阿今没法来人这么多的地方,我一个人来也没意思……”

真往前走了几步,摘下附近小摊上挂着售卖的面具,一边付钱一边递给他说:“喏,这个给你。”

塞到手里的是一副撅嘴的狐狸能面,泉皱眉道:“喂,我可是白蛇一族的大妖怪,怎么能戴这种臭狐狸的面具……”

“他们这里不卖蛇的面具,你将就一下,”真付完钱,在面具上点了点,“戴上这个就能暂时隐去你的妖气了,也不会惹怒了祭典的主人。”

算了。反正他就是出来陪这个孩子气的人神逛逛,接过面具,泉一面四处张望着:“行了,我都跟你出来了,你想怎么玩,我跟着就是了……”

不远的地方有两颗扎紧的竹树,纷纷伸展开的枝条上缀了许多彩色的纸笺。穿着浴衣的小孩子们围着竹树,在低处的枝条上挂上自己的愿望。

“泉さん,陪我去那边。”两眼放光,真喊了他一声,颇有兴趣地朝着那边走。

无言以对地张了张嘴,却没办法只能跟了过去。他真的是活了一百年的神吗,怎么就老是喜欢小孩子玩的东西啊……人神少年没注意到他的情绪,领了一条纸笺,趴在一边写着什么。

依旧是抱着肩站在一旁,看着真在树旁一脸认真地挑选挂的地方,泉调整着头上面具的位置,问道:“小债主,你在笺子上写了什么?”

“以前,有人告诉我,要是给别人看了,许的愿就不会灵验了。所以,不能告诉你。”

“好吧,”他也不是那么感兴趣,“你不是神吗,为什么还信这些玩意,不能自己实现自己的愿望吗?别跟我说又是世界和平什么的……”

“要是,真能实现自己的愿望就好了呢。”

将许愿签挂上竹枝的真,低低一声喃喃。

挂完了签纸,他们正要往庙会里面走的时候,远处天边一声巨响,点燃了今夜的第一朵烟花。自下而上,人世的灯火颜色渐渐淡去,伴随着响声,顶处的夜空不断地升起眩目的花火。感受到烟火的氛围,街道上的人群也喧嚷了起来,朝山头的方向涌去。

“烟火,好像开始了?”瞄了一眼背后的烟火,泉回过头来,却发现身边的人不见了,“喂……?!”

人流都朝着烟火的方向去了,熙熙攘攘地拥挤着,逆流之中,几番寻找不到真的泉,稍微有些慌了神。他想着要不要去别处找找的时候,有人从背后牵住了他的衣角。

“我在这里。”真站在灯火黯淡的地方,牵住他笑道,“去买了这个。”说着咧嘴笑着,晃了晃手上亮晶晶的苹果糖。

刚还绷着的心,跟着叹出的气一起松懈了下来。“我说你啊……”但那站在阑珊之处的人并没觉得抱歉,反倒是遇到了什么好事一般笑了起来,向他伸了手过来:

“泉さん,牵我的手好么?这样……我就不会走丢了。”

“诶,你都多大了……”

斜戴着面具的少年,抱怨着叹了口气,妥协地牵过了向他伸过来的手。被他牵过手的人,像是没料到他会这样顺从地接受,停在原地发怔地望着他。

先提出要求的真,眨眼确认似的问道:“泉さん……?”

“不走吗?”回过头来的人,蓝色的眼睛里映着的是,他和盛开在夜空中的花火。

 

*抱歉这章我卡了好久x

*有点恋爱的感觉了吗(没有

评论(3)
热度(46)

© 落下树叶之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