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与绳 18

18 暗香


“衣、衣更君!”

真绪挽着袖子,正掂着脚,站在凳子上,拿柜子上的东西。见到真急急忙忙地冲进屋来,他气息不顺,脸还有些发红,显然是跑着来的。

“哦,真,发生什么事了?”

“没、没什么事!就是,衣更君你能不能……回答我一个问题……”

真绪歪着头,手上还在翻找着东西,口中应着:“诶,好啊,什么问题?”

“衣更君……喜欢我吗?”

“……诶诶诶?!”站在凳子上的真绪砰的一声摔了下来,“喜、喜欢啊?真就像我的亲人一样,没有理由讨厌啊?”

“……”问他话的人愣了片刻,接着像得到噩耗一般蹲了下来,苦恼地挣扎道,“怎么会……”

真绪还来不及去揉揉自己摔痛的地方,冒着冷汗赶紧站起来:“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突然跑过来问我这种问题……”

“怎么会这样……”得到了回复,真脸上的表情更苦闷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要问这个的是我才对吧?”

“为什么……为什么衣更君说喜欢我的时候,我的心一点波动都没有……我是不是生病了啊啊啊……”

“喂喂喂真,冷静一点……”真绪流着汗,苦笑着去扶真,“到底怎么了?”

蹲在地上的真,声音里带着一丝丝的委屈:“衣更君,如果……我是说如果,真的是‘如果’哦。如果……有个你本来有点讨厌的人,一直对你做你讨厌的事,到后来……你突然发现那些事好像、好像也那么讨厌了……那这到底是,什么感情呢……”

果然……

真确实很好懂啊。真绪心里默默地说着,但是凭他对真的了解,直截了当地告诉他,他反而还会因为一时无法接受而更加惊慌失措吧……

啊,好麻烦啊……他真的是吸引麻烦的体质吗?他们两个的事情,他真的一点都不想插手。一边顶着那条有妄想症的白蛇的冷眼,一边还要充当养弟的情感咨询,说实话……他真的有点遭不住了。

扶不起来,真绪只好无奈地站了起来,想了想道:“既然不讨厌的话……至少说明,有喜欢的可能性吧?”

“……也就是说……”真睁着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茫然地发着怔,“也就是说……我果然还是病了是吗?”

“……”啊啊啊麻烦死了,真绪抓狂地抓着自己的头发,地上的人又开始纠结了。

对着死蹲在地上纠结不肯起来的人,按照他现在对真的了解,只有一种办法能让他站起来。

“真,濑名泉走过来了哦。”

“……啊!在哪里!?”地上的人果然像被开水烫了一般弹了起来,躲到他身后发起了抖,一边钻出个脑袋一边还在战战兢兢地问:“刚才的话,有、有没有被他听到……”

“……安心。骗你的。”真绪无奈地拍拍他的脑袋,“你们这到底是什么相处模式啊……”

“呜呜,衣更君……!”意识到自己被骗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连你都会拿我寻开心了……我要活不下去了……”

“好啦好啦……”

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很苦恼,可真绪也不想打破这样的现状。因为……就他看来,现在的真,比起以前,真的好了许多。

自从那个人来了以后,真的世界里,好像不再是只有他和父亲大人了。和他在一起在神社里处理神务的时候,偶尔会看见真扶着下巴独自出神。他会露出一些细小的表情和不经意的小动作,不用猜便能知道他是在想谁的事。

这样的真,比起之前那个随和又听话的人,更像一个鲜活的拥有感情的“人”。他和父亲都是神类,对这种淡泊的生活习以为常,但是让真待在这刻板静寂的神社里,从某种程度上已经算是剥夺了他的人性了。如今,若是可以,他不希望真再回到原来的样子。

现在已经是十月了,步入后秋,正是万物成熟的时节,所有的事物都忙忙碌碌地,准备迎接不日将至的冬天。

“话说回来……衣更君……你刚才,在找什么呢?”

真和真绪一同走在神社的走廊上,真想起了刚才的事,问道。

“哦……你说的是这个吗?”真绪一边揉着还痛的地方,一边从襟袋里拿出东西,“是御守哦。因为突然想起来就……”

躺在真绪手心的,是一些御守的布袋,各色各式的都有。

“诶,可是……给参拜者的御守,不是已经准备过了吗?”

“话是这样说没错……这个是留着给自己用的。还只是袋子,没有装东西哦。”

“要拿去给父亲大人吗?”

真绪点了点头:“不过在那之前,真先陪我去一下后院吧?”

从前堂来到后院,在不远处就嗅到了一股幽然的香气。

“桂花开了!”

星星点点的金色橘色,缀满了苍绿色的枝头,走近之时,厚实圆润的花粒,向人吞吐着馥郁的香气。香气很浓,却如同深水中的暗流一般,涌动在空气中不易察觉,当人行走挥袖生风的时候,汹涌地弥漫开来。

“嗯,昨天还是花苞,过了一夜全都开了,真的好香……”真绪说着,伸手接了一些置于掌心细嗅,“父亲大人最喜欢的花。”

“嗯……我也很喜欢。”


“啊……好累。”

夜间,真做完了今日的工作和练习,粗略地冲了个澡,一身疲惫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入秋已深,他每天要做的事比起以往,多了几倍。丰收的季节,许多人前往神社还愿,处理神账的事务日渐繁重。再加上,年末的时候,神社将要举办新年的祭典,他和真绪一面做着工作,还要抽出大量的时间进行祭典的筹备和舞蹈的练习。

原本,他作为神社之主的养子,又是人类,是无法上得了台面的,往年他只是在台下,看着真绪在神台上,身后奏着太神乐,为前来观看的人们表演狮子舞。今年,因为意外情况,变成连他也要上台演出了……

神舞的练习比他想象得要艰涩复杂得多,相应地,就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和时间,最近一直都在忙这个事,经常练着练着就忘记了时间,当然也有一方面是为了躲着某个人……总之,像今天这样直到半夜才回屋睡觉,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和泉从夏日祭上回来以后,面对着他的目光,不知为何,真总是觉得有些不自在,当然以前也没有舒服到哪里去过,只是……这一回好像,有点不太一样。

每当他不依不饶地凑上来的时候,真总是会觉得呼吸变得不顺畅,心也跳得不正常了。甚至只是看到他,就会想起七夕那天晚上湿润连绵的亲吻,热气蹭蹭地往脸上冒,根本无法好好地做事……

于是他坚决地拒绝了泉的任何肢体接触的请求,就连吃饭也和他保持着距离,晚上绝对不准他跟自己睡在一起,不把他塞回衣柜里不肯关灯。

但是即使这样,还是会有几天早上醒来,发现被窝里多了一个人……

真是的……他到底是怎么了,早知道,那个时候……他就直接拒绝,不就好了吗。可是现在,也没有“早知道”了。

时近中夜,困意已然涌了上来,他眼皮都有点沉得睁不开了。走到门前,打开门的时候,意外地没有见到那人欢喜地冲出来,或者拖长了甜腻的嗓音叫他的情景。

看来是睡了。真懈了些神,关上门,走到床垫前躺下。

真的好累……虽然,父亲大人有说过,并不想勉强他,但是他童年的时候,曾经学过些舞蹈的步伐,即使不是很熟练,但也想要为父亲大人分忧。

终于有一晚可以不用受泉的打扰能安然入睡了……还有床给他铺……好……

等一下……他的床为什么会……铺好了……

于是下一秒,刚躺下三秒不到的游木真便一边叫着一边坐了起来。

“……游君回来啦,”躺在身下的被垫传出泉的声音,泉钻了个头出来,伸手从身后一把抱住他的腰,心满意足地继续:“不睡觉吗?”

“睡……睡个鬼啊……我都说了泉さん不准跟我一起睡了……你快放开我……”

“诶~可是不一起睡觉就没其他的时间培养感情了啊……游君最近不知道是忙还是别的原因,好像一直都在躲着哥哥呢~♪”

“谁、谁要跟你培养感情啦……”真还想挣扎几下,把脸别开去,但是身子已经被泉扳了过去。泉往他颈里凑了凑,麻得他一缩脖子,伸手想去推开,没料到扳着他的人一使劲,直接翻身压了上来。

“泉さん……!”喊出他的名字后,嘴唇被泉贴住,剩余的话便被堵在了喉咙里。

本以为他会像以前一样直接撬开他的嘴,迫使他接受强硬的亲吻,真颤抖着等了几秒,结果却出乎他的意料。泉只是轻轻地贴着他的唇,并没有做下面的事。

“抱歉,吓到游君了吗?”压在身上的人睁着好看的蓝色眸子,盯着他轻轻说,“最近有些急躁,因为游君一直躲着我,平时也……一直在忙,晚上也很晚回来,如果连跟我相处的时间还是不肯接受,那我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等到游君的回应呢?”

“……”真眨了眨眼睛,回视着他又别开眼神,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

“虽然我说过会等你……但是,你最好不要让我等得太久啊……”泉轻轻说着,嘴唇开始动,上下两瓣轻轻抿着他的,从上到下,“所以……今天晚上,游君,至少要做做样子,让我安心下来呀。”

“……‘做做样子’是指?”

“就是……游君像我这样,过来吻我。”

“……!不行……做、做不到……”听了这话的真,刚安静下来又紧张起来了,往后缩了缩,直摇头道。

“游君不去试试怎么知道做不做得到呢,很简单的,慢慢来就好。”泉的手圈收紧,把他拉了回来,接着从他身上下来了,侧躺在一旁,半撑着上身抱着真的头,一边抚摸着,一边将脸凑到跟前,“或者,游君希望我来指导你怎么做?”

果然,真局促地躲了躲,闷闷挤出一句:“不、不用了……泉さん,我好困,你能不能放我去睡觉……”

“亲完再睡……呐,游君,我们开始吧,不让我满意的话,我是不会让你睡觉的……”

呢喃着的同时,唇已经凑得很近了,近得只要一动就能碰到。真似乎是妥协了般地静默不语,皱着眉闭上了眼睛。

“不要一副这种表情啦……”泉无奈地轻笑着说,“游君,来,现在……嘴张开一点,像这样……”

轻声的喃喃,落在头发上的手轻轻地顺着抚摸,带着一些哄骗的意味,“嗯……很乖,就是这样……然后……下巴抬一点起来……伸出一点舌头……”

“……”刚吐出一点舌尖的人猛地醒悟般缩了一些回去,发出不情愿的闷哼。

“别怕,一点点就行……用牙齿咬住……”被发现企图的人锲而不舍地哄道,伸出舌尖去够那缩回去的小舌,几番辗转细吮终于是又将它骗了出来。

“哥哥也知道的哦,这阵子游君是真的很忙吧,总是超负荷地对待你自己,身体都发出悲鸣了……”泉一边说着,一边继续着这个吻,慢慢把掌控权拿回了自己手里。

“不那么努力也没关系的吧,像这样偶尔到哥哥这里来休息一下,不是很好吗?”

“今天就还是让我来吻吧,等游君能主动吻我以后,再考虑进行下一步吧……”

双唇带着空隙,轻柔地交叠,却又比之前任何一个都要缠绵。

“咦……?游君?”吻还没结束,被吻的一方似乎有些软了下来,急促的呼吸渐渐变轻了。泉抬起脸来,身下的人双目平静地敛合着,头微微侧向一边,微张的嘴还保持着被吻时候的样子,两片唇之间,一点舌尖被咬着露在外面。

“诶呀诶呀,游君,看来是真的累坏了呢。”掌心细细抚摸着真额前的刘海,细吻落在额头上面,泉撑着手侧躺着,笑着轻轻道,“被吻着这么舒服吗,居然就这样睡着了……”

被问话的人呼吸深而均匀,静静无言,已然沉入睡眠。停在额头上的唇往上走了些,泉凑进他发间闻了闻,果然……他一直都觉得真身上有特别好闻的味道,头发里有沐浴过的水味,还有没洗干净的汗味,不过……今天似乎还有一种特别的甜香,在底下暗暗地涌动着。

“……什么东西,好香……”吸了吸鼻子,泉凑到他胸口嗅了嗅,从真的襟袋中拿出了一件方形的小物。

“嗯……?这是,御守吗?”泉借着黯淡的月光看了看,是一枚款式简单的御守,绣着些暗蓝色的纹路,“呜哇……这条绣得乱七八糟的白线该不会是我吧,也太难看了吧……”

轻嗅的时候,那股暗香,便是从袋内散发出来的。放在指间摩挲,能感觉到里面有一些细小的颗粒。“桂花吗……怪不得……”

“唔……这个是要送给我的吧,游君还真是不坦率呢~♪”泉自言自语地笑着,将手中的御守握紧了些,对着暗光爱不释手地看着,“虽然不是那么好看,不过再怎么说也是游君送给我的嘛……”

“不过这种东西,还是让游君亲手送给我比较好,是明天,后天,还是什么时候呢?”泉念叨着,将那枚御守小心地放回原来的地方。


“真是……怎么办才好呢,我真的,越来越喜欢你了……游君……”



*谢谢毛毛君的助攻

*大泉哥的成人(呸)课堂x

*对不起我、我玩娃丧志了……拖到今天才写完,还要肝芭蕾泉和万圣宙我能不打吗【不能】

*二周年……我……我要给氪元素氪一辈子……呜天知道我是怎么用这种激动要死的心情写完这么恬静的一章的……

评论(9)
热度(55)

© 落下树叶之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