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与绳 23

23 风起

 

屋外,诡谲的大风呜呜直响,黎明未至,然而天空却已经染上了妖异的红光。

“真绪君——!”

麻央朝着他飞奔过来,喊声里透着令人心悸的惊慌。

“麻央?!”真绪伸手接住踉跄着跃到他身上的狸子式神,濡湿的血渗入了他掌心的指缝之中。

被他接在怀里的麻央已然竭尽全身的力气,抓紧他对他道:“真绪君,你……你快跑……”

真绪还未将发生了什么问出口,跟在麻央身后的黑影便朝着他蜂拥了过来。

“……!”真绪抱着受伤的麻央,反应过来,往后一跃撤去,待他站稳的时候,原先站着的地方,已经被黑影撞出了一个深坑。

“怎么回事,邪祟不是已经被除尽了吗?”真绪一面施术,点燃手中尚存的灵符,一面带着麻央躲避黑影的追击。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当我过去的时候,突然冒出比之前力量更强的邪祟……”

这种程度的邪祟,在麻央的印象中,似乎已经在十余年前的变故中消失了。那场变故中,神和驱魔师的队伍祛除了许多穷凶极恶的妖怪,不少有名的大妖怪,都在那之后销声匿迹。之后十几年里,人类算是获得了一段长时间的安宁。作祟的妖物,大多都是些不起眼的小妖,再不曾出现过妖怪大规模地入侵人类的村落烧杀抢掠的事件了。而追随那些大妖怪,趁机作乱的未成形的邪灵,力量也随之削弱不少。麻央跟随主人在神社的这些年里,都不曾遇到过这种邪祟。

“结界……”真绪往结界缺口的方向看了一眼,不料一小团邪灵趁他分神,窜上来咬住了他的手臂,“……!”

真绪咬住牙齿,吃痛地闷哼一声,双指夹出最后一枚灵符将其驱退。麻央抓着他说:“数量太多了,你应付不过来的……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等大人回来再……!”

“不行……”被咬到的地方,衣袖破裂了一截。伤口受到邪物的污染,溢出的血液呈现黑色。真绪捂住伤口,“麻央,我不能走,真还在这里,如果我离开的话,它们一定会破门而入、伤害他的……他被我施了安眠术,没人替他解的话,一时醒不过来的!”

“可是你再这样继续下去,也会被它们吞噬的!”麻央焦急道,“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办法……”

“麻央,邪灵的目标是灵力强大的个体,我掩护你出去,你赶紧去出云找父亲大人……”真绪说着,解下腰上的麻绳,在伤口近心端处扎紧,“不过是邪祟而已,我好歹也是下一任神印的继承人啊,怎么可能这点都做不到!”

麻央望着赭红色碎发的少年,下定决心般地回道:“好……真绪,那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去找大人。这些邪祟很强,真绪君你一定要多加小心,要撑到我回来啊!”

“安心吧,麻央你也小心!”

狸子式神从他的肩头跃上房屋的瓦顶,跳出了围墙,往外奔去。不用带着麻央,躲避黑影的追击也稍显轻松,虽然手臂上受了些伤,但是并不十分碍事。没有灵符,无法将邪灵祛除,但只要一直周旋,拖到父亲大人回来就行……!

真绪往后退着,躲避着邪灵。从四面涌来的黑影越来越多,不断汇聚成巨大的黑影,追击时的力度也变得令人震撼。一次撞击,甚至能感觉到地面都晃动了几分。

“……”真绪正在担心邪灵带起的攻击会不会波及到屋内的房间,往门的方向望去的时候,几只投机的邪灵,正伏在纸门的缝上,门已经被蹭开了一条细缝,邪灵正在往里面钻。

“不行!你们不能进去!”真绪来不及躲开那团巨大的黑影,猛地被撞在柱子上,脊椎上一阵刺骨的痛楚,内脏里涌出一口辛甜。他倒在走廊上,距离房间的门只有几尺,但是下半身被沉重的邪祟压住,无法动弹。

被邪物啃食着,锥心般的疼痛,像被深水逐渐吞没般,从下身泛了上来。

“真……”

 

“诶?父亲大人,真的要收养那个孩子?”幼年时的他跪坐父亲大人面前,有些惊讶。

“嗯,从今以后,你们要好好相处,真绪你年长些,算是哥哥,要好好地照顾真。”父亲淡淡地说。

“照顾他当然没问题啦……不过我们是同年的呢,也不用分兄弟什么的吧?”

“捡到他的时候,他口中一直念叨着‘哥哥’……但我查了他的身世,却又是独生子,我想,他可能是需要一个哥哥,便把他带回来了。如果真绪不想代替这个身份,也不必勉强。”

“嗯。我知道了,我会好好照顾他、保护他的,等到他真正需要的那个人出现为止。”

“真绪,是个懂事的好孩子呢。”

父亲慈爱地摸了摸他的头。

 

“真是的……现在可不是该回忆被摸头的时候啊……”牙关被自己咬紧,手指用力抓住地板,真绪使劲将自己从模糊的意识和深黑的泥淖里拉了些出来,“虽然是假冒的‘哥哥’,还是得先保护他呢……”

他还要获得他应得的幸福呢,既然已经说过了要支持他,那就要说到做到。

指尖往前努力伸去,终于是够到了门的边缘,身体里剩余的灵力,交织成了一层结界,将企图进入的邪物挡在了外面。

“好了……”这下,应该没关系了。结界的光芒流动在纸门上,邪物无法靠近了。真绪安心似的,伸出的手臂脱力地落在地板上。

身后的邪物还在拖着他往里面吞噬,但是他已经没有力气对峙了。

“……啊,真是碍事……给我让开……”一道刺目的亮光闪过,汇聚成团的邪物被打散,分离成数团黑影,四散逃开。

痛楚有所缓解,真绪撑起受伤的身体,往声音的来源望去。原本狂嚣的黑影,此时却像是在畏惧着什么似的,发出像颤抖般呜呜的声音,躲藏在暗处不敢靠近。

“……!”从转角走出来的白蛇少年,有些衣衫不整,敞开的浴衣松垮垮地系在腰上。冷漠的目光,居高临下地扫着他的脸。

他本应该说些什么,但却因为极度的震惊而失去了言语的能力。

那双原是蓝色的瞳孔,变成了诡异的血红色,泛着危险的讯息,没有焦点却一直冷冷地盯着他,强大的压迫感令他头皮发麻。在那人的身后,漆黑的影子化作诡异的蛇形,附在身上,蜿蜒缠绕着。那种纯粹的黑暗,深不见底得令人恐惧。

“濑名……泉……?”声音不像是他自己的,上下颤抖着,仿佛在问一个可怕的问题。

白蛇少年半开的眼睛恢复了焦点,顿了一秒,用微弱的声音问道:“……游君……被你藏到哪里去了……?”

“……藏?”真绪无意识地重复一遍,还未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你在说什么?真……真他就在里面……没有藏到哪里去啊?”

“……那,他为什么会在你的房间里……?”白蛇身后的蛇影延伸了过来,将真绪架了起来。少年似乎并没将他的解释听进去,只是一味地重复着,态度不断地变得急躁,“如果不是你把他从我身边带走,把他藏在这里……我为什么会找不到他……”

“濑名泉……你冷静一点……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在这里里面吗?”白蛇的目光微微移到门上,看到结界发出的光芒,眉头锁了起来,不耐烦地怒道,“把结界解开!我现在……就要带他走……”

躲在四周的黑影,以及白蛇身后的蛇影,在真绪周围晃动着,缠绕着他的邪灵勒紧了他的喉咙,低低地发出毛骨悚然的笑声。真绪打了个寒战,挣扎着对泉说道:“不行……你听我说,你现在不能带他走!”

“让开……能不能带他走是我的事……”白蛇冷冷眯起眼睛,刀刃般的双瞳泛着血红的光,在他脸上停着,仿佛像刀割一般,甚至能置人于死地般。

“虽然……我说过会支持他的……可是……现在的你,并不是他说的那个人……还不能带他走……”

血红的瞳孔怔住,有些错愕地,渐渐地褪去,换上了原本的蓝色。

“你知道……现在开门会有什么后果吗……”被压迫着的喉咙,血液堵塞着的感觉,几近令人昏厥,但是如果不阻止的话,“……你……真的会后悔的……”

白蛇身后,泛起的淤黑的蛇影,蜿蜒着仿佛在煽动着他的情绪。“吵死了……自说自话的……”他的瞳孔再次染上血色,握着喉咙的蛇影随即收紧力度:“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改变主意的……挡在我跟游君中间的人……不管是谁都不会饶恕……”

真绪吃力地偏下点头,往下看着那双瞳孔,“……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可是你真的觉得,真,他会愿意看到变成这样的你吗……”

白蛇的瞳孔收缩着,血红和暗蓝不断隐去浮起。他露出了有些痛苦的表情,眉头蹙起,似乎是克制什么,最终无端地爆发出一句:“都叫你闭嘴了……如果你还不愿意,那就只能由我来让你闭嘴了啊!”

“……!”胸口被锐利的东西刺穿,带着寒星的空气钻了进来,撕裂的疼痛和飞溅的热血,染上了素白的和服。

纸门上溅起暗色的血点,想说的话,和自己的身影,一并颓软了下去。

 

“……游君……”白蛇颤颤巍巍地走到纸门前面,落在上面的结界光芒,因为施术者的虚弱,逐渐变得黯淡单薄。他低声地念叨着,但却像被定了身一般,停在了原地。

 

可以……进去了吗……?

可以了哦。

我这样做……真的……可以吗……?

大人,您在犹豫什么呢?

这可不像以前的您啊,您何时变成了,这样优柔寡断的性格呢……

挡在你们中间的、碍事的人,全都已经消失了……

您想要的东西就在里面,像以前一样,掠夺过来就可以了哦……

毕竟,没有什么,比紧紧握在手里的东西更让人安心了……

如果您再拖下去……碍事的人……可又要来了哦……

耳边嘈杂的私语声层层叠叠,附在背后的黑影在对他重复说着。

没错……明明没有什么挡在他们之间了……

可是为什么……心脏慌乱得,好像接不上,下一拍呢……

 

*久等了!拖了几天终于重新开更了 这章对应了前面梦里的一个情景 但其实真真并没有亲眼所见 看上去会有些狗血和ooc 不过你们如果想一下设定上泉哥其实曾经是【杀人不眨眼的大妖怪】 是不是就能稍微理解一些了呢(你继续扯

*变成这样其实并不是泉本身希望的……因为当时情况比较复杂 双方也没有解释的机会 (原因会在后文进行说明

*我觉得大家都看出来了我其实是个毛吹 但是请不要误会我吃毛真哦 写上一章的时候就有些战战兢兢了,害怕写毛毛和真真之间的友情会不被认同不过看到大多人也都喜欢、认同我笔下的这个毛毛就非常开心非常谢谢你们!

*题外话……我最近在沉迷自己新挖的坑 差点就想去写第一章了(呸当然当然这边这篇先结束【被抓回来

评论(7)
热度(44)

© 落下树叶之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