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他的猫 02

Escape 1 目光

「踏上的路,直行并且,无法回头。」

 

“……”

游木真醒来的时候,映入眼中的是自己房间的天花板。这个城市的五月,昼夜温差很大,窗户外吹进来的冷风卷携了些冰冷的雨丝,落到裸露的皮肤上,使他打了一个寒战。他本来还有些浑浑噩噩的,这下算是有些清醒了。

“窗户是什么时候开起来的……”游木真喃喃自语一句,起身坐到床沿想站起来去关窗。脚掌着地的时候却一阵发麻,膝盖一软差点直接跪了下去。他赶紧伸手抓住窗户稳住了自己,擦了把额头上的虚汗。

“没想到这次会这么严重……不过还好是恢复意识了……”从窗户那边回来,他又把自己埋进了凌乱的被子里。意识又有些散开了,他本想再休息会儿,但这时,房间里不合时宜地响起了闷涩的嘟嘟声。

是他的闹钟。

清晨的房间里,屋外的街道上还未传来嘈杂的人声,这阵嘟嘟的闹铃显得十分突兀。锲而不舍地响了好几遍后,游木真终是耐不住又翻下了床,去找不知在何处的闹钟。

他的卧室乱成一团。衣架、椅子、柜子杂乱地倒落一地,破烂烂的枕头被丢在房间门口,换下的衣服扔得遍地都是。最终他在一堆衣服底下挖出了他的闹钟,电子屏幕一闪一闪地亮着,显示着时间。

“唔,在这里。”游木真按下了中止的按钮,看了一眼时间,双休日已过,是新一周的开始,“时间刚好……”

将闹钟放下,真随手摆正了翻倒在地的床头柜,把它推回原来的位置。床头柜的抽屉因为翻倒而滑出一截,抽屉里的东西漏了些出来。是他的相册。相册的外壳已经有些发黄,塑料袋子里的照片保存得却还算平整。真翻开草草地看了几眼,合上重新放回了抽屉里。

房间里响起一声轻轻的叹息,他站起身来,准备洗漱出门。

 

地铁站。

游木真刷了公交卡,下了电梯,跟着拥挤的人流,把自己塞进狭窄的车厢里。此时正是高峰期,中途坐车的人自然不会有什么座位,他被挤开了些去,好不容易抓到了把手,却贴在了面向窗户的过道上。

给他留出的站位,在挤得让人头晕的车厢里显得十分狭小,但正是这样,他背对着人群,反而会觉得有些安心了。窗外的荧光屏亮着,挂着不知哪个品牌的广告。

车门滴滴几声后关上,地下电车开始往前加速驶去。电车疾速行驶,与轨道发出喀喀嚓嚓的声音,车厢里的人互相拥挤着,随着车身摇晃着。

电车转过了一个大弯。人群跟着倾斜了身子,站在他身边的女生,脚步不稳地,倒在了他身上。

真慌忙伸手扶住她。

“对不起……谢谢你。”被他扶住的女生礼貌地道谢,抬起头来看他,微微吃惊地轻声问道,“诶……你、你是不是那个……”

正对上她带着些憧憬的目光,真局促地压低了帽檐,低声否认道:“对、对不起,你认错了……”

“啊……抱歉。”女生反应了过来,羞赧地轻声道歉,失望地别开了目光。

心里悬着的石头落了下来,他轻轻地舒了口气,再次将鸭舌帽的帽檐往下拉了些。地铁的窗户上反射出他的倒影,他的脸隐藏在阴影之下,而蓝色的眼镜底下,是他想要隐藏的,动摇而不坦诚的瞳孔。

电车呼啸着,朝着前方直行而去。

 

电台。

“仁兔前辈!”

“真亲?”被他叫住的是一个小个子男生,因为可爱的面孔和娇小的身材,背影看上去有些像女孩子。那人听到有人叫他后便停了下来,手里拿着一沓纸,回过头来看他,说道,“你来上班啦?身体已经没事了吗?”

“嗯……”游木真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怪不好意思地揉了揉后脑勺,继续说,“多亏前辈允许我休假,现在我已经完全恢复健康了!那个……我落下的工作呢?”

成鸣回答道:“啊,工作啊,上周电台里来了新的见习生,所以我就把你的那份工作给他了。说起来,那孩子虽然还是大学生,有些怕生,说话方式也有点奇怪,不过做起事来还是挺不错的。真亲也是,刚毕业一年吧?”

“呃……是的,比起那位,不如说我现在还在实习期有点让人难为情……而且还请了这么长时间的假……”

“你啊……自己的身体管理也是很重要的,下次可不准再发高烧请假了哦?”成鸣抱着肩,无奈地摇头对他说教完后,又露出了可亲的笑容,将手里拿着的资料递给他,“既然恢复了,那就证明给仁哥看吧。这是今天的报导,因为是突发事件,真亲你现在赶紧去播报一下。”

真接过那一沓资料,简单翻阅了一下:“呃……仁兔前辈……”

成鸣把资料给他后本想离开,听到真在背后为难地叫住了他,回头时看到了他发着青的颜色,疑惑地问道:“怎么了,真亲?”

“这个……真的要播报吗?”

他压着嗓子低声问道,看上去不是太情愿。资料翻开着,停在印着图片的一页,灰白的图片上,一具伤痕累累的尸体躺在公园的长椅上。

成鸣走了几步回到真的身边,拿过他手里的资料,边翻边给他解释:“这是昨天半夜发生的事,现在还有很多人都不知道,事关人命,所以……”

“「今天早晨,警方接到报案,在市区某公园发现了一具尸体,初步判断死亡时间为凌晨。这是这个月发生的第三起离奇的死亡事件,死者为男性,身份不明,与前两起类似,全身留有多处抓痕咬痕,面目模糊难以辨识……」”

真头戴耳机,凑在麦克风前读着材料,心神不宁地转动着调音旋钮。

“「根据致死的咬痕来看,伤口很可能是由一种类似兽类的生物造成的,也曾经有人声称目击到半兽半人的生物穿梭在城市中,称为‘兽人’。有专家称,从之前发生的事件和法医鉴定结果分析来看,这次的事件,极有可能是兽人所为。但众说纷纭,并没有直接证据证实这一设想,隐匿在夜色中的,被我们称为‘都市传说’的生物,是否真的存在呢……?」”

“「但传闻归传闻,已经出现第三个遇害者了,警局也已经组成搜查队,深入调查,也希望各位听众能减少夜间外出,注意人身安全。」”

 

从播音室里出来的时候,游木真如释重负地垮下了肩膀,舒缓了些紧绷的神经。往前走了几步,却猛地撞上了谁,他正想道歉,可找不到说话的对象。

“前、前辈大人!非、非常抱歉是也!!”还未等他开口,下巴底下传来了紧张的声音,一个深紫色头发的矮个子男生慌张地对他鞠着躬道歉。

突如其来的奇怪敬语让游木真感到不知所措,他也慌了神般地往后退了一步,方便看清这个比仁兔更矮的男生,自己则也鞠了半个躬:“不、不……没看清路撞人的是我,你、你不用这样对我道歉……(更何况我还在实习期……)”

对面的小个子男生听完,怯生地抬起了脸,他前额的刘海很长,以至于遮住了一边的眼睛。与真目光交汇的时候,却像受惊的小动物似的再次怯生地低下了头,嘴里支支吾吾地说着:“在、在下是上周新来的见习生,人、人还没认全,不知道撞到的是哪位大人是也……?”

“我叫游木真,不是什么‘大人’……你先抬起头来吧,明明撞人的是我……”

听了他的回答,没想到那人反倒有些兴奋:“原、原来是「游木大人」吗?!戴着眼镜……以至于第一眼的时候没有认出来!真的非常抱歉是也!”

“呃……”被闪闪发光的眼神盯着,让真有些左右不安,一时不知如何回应。

“喂,你们两个,这么快就熟了吗?那就不用我来介绍了?”成鸣在远处叫了他们一声,颇为满意地走过来,“这位就是我跟你提到过的忍亲,你们可要好好相处哦?”

游木真霎时有种解脱了的感觉:“原来是这样……一定会的。不过话说回来,忍、忍君,你很怕我吗,为什么要缩在仁兔前辈身后那样看着我……”

“啊因为,忍亲很怕生,估计是真亲长得比较高大,就不自觉地躲起来了……”成鸣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忍,笑着解释道,“别看他这样,其实他似乎还是你的粉丝哦?”

“诶?粉丝……?我……我只是个很平凡的……普通人啊?为什么……”

成鸣往边上站了站,把忍推了些出来:“我看了你们的简历,真亲和忍亲是同一所大学的,他也算是你的学弟吧,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但似乎你在专业里还挺有名气的?”

被推出来的忍还是有些羞怯,接着成鸣的话说下去:“就、就是那个曾经是模特儿的「游木大人」……在下高中时代有看过游木大人的写真,真、真的是非常有气场是也!”

真露出了不太自然的笑容:“呃……模特的事……我已经很久不做了……就……不要再提那些陈年旧事了吧?不如说,现在还有别的事要做吧?”

“说的也是呢,快到中午了,今天的任务还算宽松,仁哥请客,一起去吃个午饭怎么样?”

 

下了楼,电台外的街道上,人群熙熙攘攘。闪光灯在白日里,随着喀嚓声连续不断地亮起,大型支架和反光板在人群头上移动着。 

“诶,今天是怎么了,好多人?”

被团团围住的中心里发出一声高喊:“啊抱歉!这边在拍摄户外写真!能不能麻烦你们让一让?”

“……户外写真吗?看上去像是什么饮料品牌的广告……”成鸣扶着下巴,踮起脚朝着乌压压的人群里张望了几眼,自言自语道,“围了这么多人,看样子应该是很有名气的模特呢?真亲,不过去看一眼吗,说不定是你以前认识的人呢?”

“不、不用了,比起那个,我们还是……不要过去凑热闹比较好吧……人太多的话,被人盯着看,可能会影响模特的情绪,午休时间也很有限,还是先去吃饭吧?”

“唔,忍亲看上去也不擅长应付人多的环境,都快要被身边的人挤散了,那我们还是换家店吃吧。”

真点了点头,与成鸣一起转过了拐角,没有再回头。

 

拍摄的工作告一段落。午时的太阳升得很高,热辣辣地烤着地表。濑名泉坐在大型遮阳伞下,身后的风扇吹着他的汗意。

“泉ちゃん,没想到你会特地抽了午休的时间过来,辛苦啦。”鸣上岚从对面走过来,手里拿着赞助商给的饮料,见他没注意到自己似的出着神,“在看什么呢?”

“没什么。”泉拒绝了岚递过来的饮料,收回了目光,“大概是工作太过紧凑,歇下来后,精神就放空了一会。”

“这样下去可不行哦,泉ちゃん。”岚责怪地拖长音调,摇着头在他边上坐下来,“感觉今天你有点失魂落魄的,魂不守舍的程度都快让我想起了高中时候的事了。那阵子……也就是「那位」离开事务所以后,泉ちゃん有好一段时间都消沉失意得不行,像是失去了动力般,没过多久也不做职业模特了,只留下人家一个人,真的是超级寂寞的啊?”

“哦?可我看鸣君意气风发,整日面色红润皮肤光滑,完全不像我这种上班族,看上去过得很好嘛?”

“哪有啦,人家只是掩饰得比较好而已,心里还是很怀念那个时候的。高中以后,你就和事务所解约了,虽然有时还是会来接模特的工作,但怎么说都让人觉得有些可惜呢。”岚惋惜地抱着肩膀,想起什么拄着下巴道,“不过最近……总感觉你有些勉强自己啊,一边兼职接模特的工作,一边还要去医院上班,你很需要钱吗,泉ちゃん?”

“哈?鸣君会问出这种话还真是失礼啊……真是的,”泉不悦地牢骚了一句,“需要钱当然是一方面,但我只不过是想在尚有余力的时候,给自己的未来积累些资本罢了。医院那边的条件很优渥,事务所这边确实也不错,然而模特毕竟是吃青春饭的行当——我还不想在那种血池地狱里燃烧尽自己十几年的青春,然后被一批批新晋的年轻人当作跳板踩在脚下,最后被凄惨地扔出圈子,在街上要饭啊?”

岚流下一滴汗,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尴尬地接话道:“啊哈哈……对现役模特说出这种话,分明是泉ちゃん更失礼吧……不过,人家也不会介意啦,毕竟和泉ちゃん认识了这么久了~♪”说着便笑眯眯地改了脸色,稍显亲昵地朝着泉贴了过来。

泉嫌恶地往后撤了几分,顺带还像弹灰尘一样拍了拍自己的衣服:“喂,不要装出一副跟我很熟的样子靠过来啊,要是我的病人知道我跟你这种人妖有什么关系,可是会降低对我的评价的啊?”

“降低评价什么的,根本不是人家的缘故吧……”岚苦笑着摇了摇头,放弃了下一步的争论。

 

*咦,信息量有点多……今天的我也很勤勉,明天就不知道了

评论
热度(74)

© 落下树叶之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