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他的猫 04

Step 2 说谎的勇者

「你的影子,步步追随。」

 

What are you doing now?

现在的你在做什么呢

Can't get my mind off you.

无法斩断牵挂的思绪

I'm not backing down now.

不过我不会就此止步

I'm going to steal your heart.

我可是要俘获你的心

 

一个小时前。

唱片店。

衣更真绪从简易扶梯上取完货下来的时候,店铺门口挂着的风铃叮叮当当地响了起来,湿透的雨伞被收起放入门口的伞架上,浅麻色头发的青年扶着玻璃门,已经跨进门一步,却似乎仍在犹豫是否要进来。

“诶,真?”真绪把手里的货放下,走过去给他开门,“你这么早就下班了?快进来,外面雨这么大……”

“啊哈哈……打扰你们了,真的很对不起……”门口的青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有些为难地接着说,“只、只是……今天真的是特殊情况,(因为总感觉会发生什么),就想到这里来躲一下……”

听了这话,店铺角落里便适时地坐起了个黑发的青年。他顶着有些深黑的眼圈,发出不欢迎的信息,冷声说道:“你啊,不要每次都缠着我家真~君,(我们已经领过证了啊),这里可不是每次都能免费为你提供避难所的啊?”

“喂,凛月,你不要这样啦……真他今天是来帮我理货的……”

这家店的主人赶紧打着圆场,过去安抚着他的恋人。

“我说……真~君,我可不希望,「那年」的事再次发生的哦……?”

抱着恋人的头摸着头发(顺毛)的真绪,手上的动作稍稍停了一下。那件事……对他本身而言,真的无关痛痒……但在其他人的心里,仿佛是根暗刺,总是硌疼着。

这中间的人,也一定包括,真他自己。

 

那年的夏天,他站在楼下等着对他发过毒誓一定会出门的凛月。等了半小时无果,他已经被灼热的太阳烤得受不了了,本想上楼去找凛月,路的转角突然传来了喊着他名字的声音。

真从转角向他跑了过来。

“真……?”

“衣更君……借……借我躲一下……”

“诶……?「躲」……??”衣更真绪不明白,这炎热得让人头晕的夏日小道上,光秃秃得只剩马路牙子和晒得发白的水泥路面,以及慌乱地抱住他的、像只鸵鸟般缩在他肩膀上的真。

这里……有什么地方可以「躲」的吗?

 

当他看到从十字路口的转角追来的、气喘吁吁的濑名泉的时候,真绪似乎有些了解了。

「鬼」从转角追逐而来,但他只是面色发青地盯着被暴露在阳光下的两人,站在原地片刻后,仿佛并没有看到这场景般,转身离去了。

 

“衣更君……对不起……”

真绪依然记得那天,那个人消失以后,真抱着膝盖在他面前蹲下去,不停地向他道歉的样子。

 

就像现在,真依然在向他不断地道着歉。

“衣更君,对不起……朔间君说的,并没有错……我确实一无是处,衣更君太温柔了,所以就不自觉地会想寻求你的帮助……但是我和「那个人」,真的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关系啊?”

“是吗……”凛月提高了些声调反问道,“可你的表情,和你那有些搞笑的艺名一样,都像是在告诉我:你其实是个「骗子」(ウソツキ)啊?喂,眼镜君,你其实是喜欢「那个人」的吧,既然喜欢别人,干嘛还要缠着我家真~君啊……再怎么说,至少为你以前做过的事向我和真~君道歉啊……”

黑发青年半睁的睡眼,此刻却像是在眯着眼审视着他,要将他从头到尾剖析开似的。凛月说完,果然是得不到任何一句来自那嗫嚅着嘴唇说不出话来的人的回复的,这让他感到非常毛躁。于是下一秒他便到了临界点,径自转身上楼去了。

“喂、喂,凛月——”真绪头大地追了过去,想去安抚那人的情绪,过了一会儿又无可奈何地回来了,“抱歉啊真,他可能是在闹起床气,也不是第一次了,你不要放在心上……”

“呃……我没事啦,我理解的……”站在原地等他回来的真敛了敛面上的表情,垂着眼睑低声道,“不如说,这样会让我好受一点……”

从那年夏天开始,真绪便经常看到他露出这种表情。但每当他开口想说出什么安慰的话的同时,真又会像强迫给自己上上了发条一样重新打起精神,就和现在一样,真已经扯起了自己的嘴角,笑着问他话:

“好啦,我来帮忙吧,把那边柜子里的货理一理是吗?”

每每看到这场景,真绪总是会无缘由地想起凛月对他说的一句话。

「啊啊真~君,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和眼镜君来往了……那个人,总感觉好奇怪啊……简直就好像,不是接受『人类』的教育长大的一样,小动物似的,畏畏缩缩地、优柔寡断地、口是心非地……隐藏着自己……这看上去像是一种温柔,实际上,连一步都不敢跨出……说实话,很软弱啊……」

而这种软弱,不仅会刺伤自己,也会刺伤他人。

真那份软弱的温柔,他能够理解。所以真绪从来都是选择不拆穿他,粉饰太平似的接下去说:“哦,没错,就是那个,辛苦你了。”

那年以后,有很长一段时间,真不再联系他,像是害怕面对他似的。他听说真单方面解了已经签好的与事务所的合同,放弃了走上职业模特的道路。在大学的一次社团活动上,真绪再次遇到了担任调音和主持的真。真看上去很好,真绪也稍微有点放下心来。只是他似乎,不会再主动提起「那个人」的名字了。

真的模特时代,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那段时间里,一直都是有「那个人」的存在的,以前,他经常会听到真口中有意无意地吐露出对「那个人」的仰慕和憧憬。但从那时候开始,仰慕和憧憬被逃避和畏惧替换了。

“……真,你真的,有那么「讨厌」那个人吗?”真绪这样想着,终于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为什么……你们都会认为是我「讨厌」他呢?……「讨厌」我的,难道不是他……吗?”

“不,比起「讨厌」……”真爬上了扶梯,坐在上面,一边打开柜子一边继续回答着他说,“不如说是种意义不明的恐怖吧……”

“就像是勇者游戏里无法攻克的BOSS,不管你做什么都无法使他退却一分,一旦进入了他的攻击范围,就再也甩不掉了的……那种恐怖。”

“明明玩家才是狩猎恶龙的勇者,但到最后却发现,整个游戏从一开始就出了BUG,而且还是无法修补的那种……”

“呃,虽然不是很懂,但是好像有些能理解了?”真绪意外地听他说了好长一段,“但是真,现实生活可并不是「游戏」啊,那你还在害怕什么呢?”

“当然是害怕……”

扶梯上的人微微愣了几秒,用他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轻轻回答道:

“反过来被BOSS攻陷了啊。”

 

一个小时后。

电台。

“泉、泉亲……?”

成鸣抬头望着那张阴沉的脸,确认了几次那敌意不是冲着自己来的之后,试探着喊出了他的名字。

被喊了名字的人略略地低下头,看着他,似乎还没打算开口说话。

“……是、是泉亲对吧?”横亘在两人中间的沉默不知为何让成鸣觉得有些紧张,不自觉地开始找话,“好、好巧啊……突、突然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他的这位高中同学,成鸣其实并不算太熟。

毕竟是隔壁尖子班的学霸级人物,高中时代下课的时候,经常会看到他。说实话,成鸣在直觉上一直认为这人应该是个不怎么受欢迎的人,也许是因为他那过激的态度,或者是挖苦人的不良习惯,以及吝啬到死的温和笑容……之类的。但不知为何,愿意亲近他的人也不在少数。虽然经常会被他像赶苍蝇一样地挥开就是了……不过在人背后这样想有些不正人君子,这些念头在成鸣的脑海里大概也只停留了几秒。

最后,高中时代最让成鸣感到意外的两件事,都是关于他的。一件事是,鬼使神差地与他成了朋友一样的关系;另一件事就是,这人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升学考试前,丢弃了基础殷实的模特底子,跑去当了医生。

从认识泉的最开始直到现在,成鸣仍然不太擅长应付他。高中毕业后各投志愿,读完大学他办了个有模有样的私人电台,成效不错。因为是传媒类的工作,自然是耳听八方,对于「濑名泉」后来的事迹也有所听闻。当时成鸣想的大概是,不愧是尖子生……即使是半路出家……不,中途学的医科也能完美掌握,真的是非常厉害。而他们高中毕业后就再无联系,成鸣本身也不想借着与他认识拉什么关系,大概就是这样相安无事地持续到了现在。

所以现在这人主动来找他,并用这样一副表情盯着自己看的时候,成鸣是真的感受到了如坐针毡的恐惧。站在门口的人比高中时代长高了些,撑着雨伞低着头,似乎是因为身高差距让人有种居高临下的感觉,说出了一句好像隔日才相见的话来:

“什么啊……仁喵,你还是这么矮啊……”

期待着他说出什么久别重逢的话还真是高估了他呢……成鸣默默捂住自己好像被扎了一下的心口,扶着门边扯出一个还算和善的笑容:“那个……泉亲,找我,有什么(除了身高问候以外的)事吗?”

对方对他的直奔主题显然感到十分满意,于是就接下去说了:“那个,游君……不,「游木真」君,是在你这里工作吗?”

“咦,你是说真亲吗?”既然不是来找自己的麻烦那就轻松多了,成鸣思索道,“他确实是应聘了在我这里的工作来着,不过还在实习期……泉亲找他有什么事吗?”

“我来接他下班。”

“呃……??”成鸣愣了几秒,好不容易才从几个残缺的音节里抠摸出原本的意思来,“真亲好像没、没跟我说过这回事啊?”

濑名泉不以为意,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是没说过,我也没跟他说过。不过那不要紧,现在他人呢?”

“真亲录好了材料,一个多小时前就下班了哦,因为今天工作还挺空的来着……”

“下班了?他去哪了?”

“呃,这个我也不清楚啊……要么是回家了,要么就是……去找他朋友了吧?”

成鸣说着,从随身包里取出一枚名片,递给了泉。

泉伸手接过,浏览了一遍上面的文字。

“唱片店?”

泉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的时候,成鸣并没有意识到空气中浮起了什么不明要素。也许是因为阴雨天气光线不明,他浑然不觉地继续说着:

“嗯,是他最要好的朋友开的……那家店的老板特别热心助人,因为这样,我们电台少了好大一笔音源支出呢……”

“也就是说,他现在果然是跟「那个人」在一起了?”

“唔……应该是的吧,真亲总是去那边帮忙……诶泉亲?”

这回他看清了。站在他面前的人,阴沉着的脸比之前还要可怕:“这回……我可是不会再放手了啊……”

“喂、喂,泉亲——!!?”

雨伞狠狠扔在他的门口,被呼喊着名字的人,咬着牙扔下一句他并不理解的话,朝着雨幕冲了进去,只留下他的喊声,回响在空荡的街道里。

他、他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BOSS发动技能:追踪(x

*咦,本来设定上不打算写栗子的……最后还是写上去了,果然还是让凛绪一起出现好啊,实际上并没有什么三角恋四角恋因素,介意这样的剧情就……麻烦叉掉吧

*其实我一开始真的想写个全程很甜的故事(你),可能是受了runway的影响,开始不断地脑补小模特的事……所以这种氛围大概会持续好几章orz

评论
热度(61)

© 落下树叶之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