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他的猫 05

Escape 2 无用论

「红灯。禁止通行。」

 

Even if I tell you anything,

哪怕我向你传达了任何一切

they are useless and just words in the end.

最后也只是无用的只言片语

 

PM6:30。

衣更真绪的唱片店。

“真,今天多亏你过来帮忙,辛苦了。”

“没关系啦……”真接过真绪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平时都是衣更君帮我,现在能帮到衣更君,我很开心。”

“说起来,天色不早了呢,我去叫一下凛月,等下我们一起去吃晚饭吧?”

真为难地推托着,往后退了几步,指了指门的方向:“呃,吃晚饭就不用了……如果没别的要帮忙的,那我就先回家了?”

“哦,那好吧……”真绪想起什么似的叫住他,“等等,对了,真,我门口的招牌上的LED显示屏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有一块不亮了,能不能帮我去看一下?”

真回头看着门口,此时天已经黑了下来,店门口的招牌一明一暗地亮着,看上去确实是出了什么问题。

“嗯,交给我吧。”

“外面还下着点雨,你撑把伞,小心点哦!”真绪说着,朝楼上去了。

真提着工具箱和梯子,走到门外。简易扶梯的高度够不到招牌,因此他只能爬到最高处,用自己的身高来弥补剩下的高度。他伸手连接了电源,LED显示屏亮了起来,中间有一截暗着,无法发出彩光。真单手撑着伞,一手扶着墙,凑过去看了一眼电路。果然是烧掉了。很简单,只要换条线就可以了。

工作起来,便需要两只手的配合。真用肩膀和脖子夹着伞柄,关上了电源,就着雨里昏暗的路灯开始修理。

说起来,他第一次看到LED灯的时候,是大约五六岁的时候。他不太清楚自己为什么能对一个LED显示屏印象这么深刻。但他知道,也就是同一天,自己第一次遇到了某个人。

那天,是他那个年纪里为数不多的几次外出中的一次。

妈妈去办事了,将他留在这里,让他在原地等她回来。他一向很听妈妈的话,于是他就乖乖地坐在矮矮的围墙上静静地等着。围墙的对面是一间店铺,门口就立着这样一块竖式的LED显示屏。当时的显示屏还不像现在这样,只能显示白色的字体,从上而下滚动循环着。年幼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会自己动的大铁块,甚至都快要忍不住想追过去摸一下那些滚动的字体,看看能不能像蝴蝶一样抓在手里了。

可是妈妈告诉他,要乖乖在原地等着她。小小真是很听话的,所以他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块屏幕,像块石雕一样一动不动。

盯了好一会儿,妈妈还是没有回来。身后却传来了些脚步声,有人冲着他轻喊了一声喂,他意识到是在喊自己,于是有些疑惑地转过头去。

那是个六七岁的男孩子,灰色的短发,蓝色的眸子里映出围墙上自己的倒影,像他盯着LED显示屏看一般,也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

“过来。”男孩毫不客气地对他招手说道。那孩子说话的时候,脸上带着莫名自信的笑容,又像是发现了什么珍贵的宝贝似的,隐藏不住地闪着雀跃的光彩。但不知为什么,他并不讨厌与这眼神对视,甚至还有些想要凑过去,看看他叫他过去到底要做什么。

可是妈妈告诉过他,不能和陌生人说话的。小小真是很听话的,所以他装成没听到的样子,把头转了回去,坐在围墙上,正准备继续盯着那块LED显示屏的时候,他的视线却不受控制地飞向了半空,身体像是被栓上了一块沉石,带着他往后倾去。

那天,他从围墙上摔了下来。或者更确切地说是,被人拉了下来。

 

回到现实,他现在正在远离那人可视范围的地方,修理着衣更君店铺里的LED显示屏,这多少让他觉得有些安心了。从那时开始,他对某些方面就有了些不可言说的直觉,这也是他今天跑到这里来的原因。

真一边想着,一边完成了修理LED显示屏的最后一道工序。身后传来踏着水的急促的脚步声,想来应该是某个粗心忘记带伞的路人。高中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走在路上的时候,每次听到这种像是追踪的脚步声之时,都会下意识地往前逃去。气喘吁吁地停下后,惊觉不过是一场妄想引起的无端追逃。那时候建立起的条件反射奇异地延续到了现在,一旦感觉到有风吹草动,他都会忍不住想要落荒而逃,但每次都不会有人追过来。今天,也是一样的。他不过是在逃避自己心里那或有或无的心虚感罢了。

但那踏着水的脚步声,并不如他所愿地消失,而是越来越近地,来到了他的背后。这股有些熟悉的、恶寒的感觉,让他再次回想起了从围墙上摔下来时候看到的天空。

他身下的简易扶梯摇晃了一下,潮湿的梯脚撑不住打了个滑,带着他一起往后倾去。

 

楼下传来东西摔落的响声和真的惊叫声的时候,真绪还在和凛月讨价还价。这声响声把他们两人吓了一跳。真绪赶紧跑下楼梯,但脚步却在看到门口的两人之时迟缓了下来,停在了原地。

发旧路灯照在门口,梯子和伞倒在落着雨的地面上。淋湿的「鬼」蹲在地上,任由雨水从他的头顶浇到下巴,执拗地朝着他追寻已久的人伸出了自己的手。

 

“唔啊啊……!”

幼时的真走在路上。那时候他正被人领着,走去儿童模特的摄影棚。夏日的阳光很是刺目,他抬着手背看那颗无法直视的炙热圆球,结果却是被它灼了眼睛,两脚一绊朝前摔了下去。

走在他前面的人听见了他的叫声。回过头来的紧张表情,却与他不紧不慢的动作截然相反。那人慢慢走过来在他面前蹲下,并没有第一时间将他扶起。

检查了他全身露在外面的皮肤,只是有些蹭灰,没有破皮。于是那人轻轻舒了口气,笑道:“还好没有受伤,等下还有工作呢。”

“明明是平地还会摔倒……”年长他一岁的哥哥带着责备的语气,低低笑出声,伸出食指弹了一下他的额头,嘲笑般地继续说道,“游君,还真是「没用」呢……”

“——把手伸给我吧,游君。”

 

许多年过去后,这人依然像小时候那样,蹲在他面前,朝着他伸出手来,仿佛这样做是理所当然的一般。

可时间早就已经不一样了,他们也是不一样的了。

 

“泉……泉さん……?”

依着路灯的灯光,真终于辨认出来,蹲在他前面朝着他伸手来扶他的人是谁,但他在认出来且不自觉地喊出他的名字的下一秒就后悔了。恍然一下摇晃,一不小心失去重心从梯子上摔了下来的时候,他都有种自己马上就要死掉了的错觉了。可现在这种情况,他甚至希望上一秒的自己能从梯子上直接摔进地狱。那也比现在好几十倍了。

“……衣、衣更君……”

真摔在地上,回避了向他伸出手的人,带着求救的目光,战战兢兢地转向了不远处的真绪。

“呃……”真绪刚往前跨出一步,便马上收到了不远处的一道灼人的目光。那人冷冷拍过来一副“你敢再走过来一步试试”的表情,发出像是厉鬼般的威胁信号。

这回,就算是他,也帮不了真了。

 

PM7:10。

堵车的道路上。

他们已经堵在这里快半个小时了。

半个小时前,经过几分钟还算激烈的拉扯之后,游木真整个人直接被推上了车。

“疼……”叫出声的同时,强扯着他往前走的人,发觉了般地转过身来,目光落到了他疼得缩起来的手臂上。

一道清晰的、流着血的深痕。

濑名泉的车上有应急的医疗箱,简单处理了伤口固定好手臂之后,车子飞速驶上道路,却恰不逢时地遇到了道路施工,一整条路上的车被堵得水泄不通,难以动弹。

然而在那之后,车上的两个人便没有任何交谈。

游木真心神不定地看着侧边沾满水珠的窗户,雨还在下着,但这并不能浇灭身边人焦灼的心火。他不太敢去看泉的表情,但能感觉出来,比起受了伤的自己,那个人似乎更加急躁。

停在他们车前的车发动了起来,亮起了车尾灯,缓缓地向前滑行。

他的态度像车外的天气一般阴沉,此时虽然平静,说不准下一秒就会发作起来。在那之前,真必须先搞清楚现在状况……以及下一步他应该怎么做。 密闭的空间里,所有的掌控权都在对方手里,而他甚至连他突然出现将他带走的原因都无从知晓。

“终于……开始动了。”握着方向盘的人低低自语一句,开始发动汽车。

“泉さん……要带我去哪里?”打破的沉默被对方敲破后,说起话来似乎没那么卡嗓子了。真低着头,试探地轻声问了一句。

“还用问吗,当然是去医院。”泉目光平视着前方,“你的手臂似乎有些脱臼,铁板划出来的伤口,也必须好好处理。”

真的手握着车门的把手,手指轻轻地往里面拉了一下,门还是锁着的。

“游君,见到我,难道就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的吗?”

生怕被他发现自己的小动作,真赶紧把手指收了回来:“……没、没有,如果有的话,早就说出来了吧……(不如说,根本都不想见到你)……”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从一开始到现在,游君对我隐瞒了很多事,对吧?”

“等等……”这个人自顾自的地在说些什么呢,完全听不懂啊……真努力从他的字句里拆解出每一份深层的含义,但残缺的意味无法顺利地整理连接起来,对方想要传达给他的意思被全数过滤,只剩下了意义不明的逼问。

“不管是什么,我都会好好听游君说的,所以——”

声音被后方车辆不耐烦的鸣笛声打断。被打断虽然让人不悦,但他确实不能这样继续停在路上。

濑名泉踩了点油门,车身向前缓慢地驰去。

“所以……”

放在手机夹上的手机又嗡鸣了起来,显示着不明身份的来电。第二次被打断了。泉伸手接起来,答话的语气听上去甚是不耐:“……喂?谁,有话直说不要浪费时间……预约?我都说了全部推掉……什么,非要我去?又是那个人……你们其他人都是吃白饭的么???……”

 

紧闭的门。昏暗的光线。狭窄的空间。和别人说着话的人。

趁着泉接电话的间隙,真侧过脸去看他的表情。与时隔多年的上一次见面一样,他依旧还是在跟其他的人说着话,并没有发现他正在看着他。

那时候的真,正被人锁在更衣室的柜子里。昏暗的光线以及缺氧的空间让他头昏目眩,透过细小的柜子缝隙,他好像看到有两个人正从门外进来。

是的,是有两个人。他们边走边聊,其中一人的声音他非常熟悉。

喉咙下一秒就要喊出他的名字,向他发出求救的讯号,但这讯号,最终被他自己掐灭在了嗓子里。

 

“……泉ちゃん,你把所有的好工作都留给游木君,真的没问题吗?”

“会有什么问题吗?毕竟,游君和「我们」,是不一样的……”

那个声音说完,强调般的,解释道:

“游君……「一无是处」的游君……”

 

在你的眼中,我现在也,依然是那个「一无是处」的人,对吗?

 

“泉さん,能把车窗摇下来吗,车里很闷。”

泉仍然拿着手机接听着电话,注意到真的声音后,一边回复电话里的人,一边按下主控制板上的按钮,将真那边的窗户降了下来。

窗外的风迎面而来,夜里的雨丝落到真的眼镜上。车流正在缓缓地移动着,逐渐从堵塞之中挣脱出来。

滞闷的空气。锁上的车门。难以下咽的字句。无法互相理解的人。

车里,真的太闷了。

 

“——游君!?”

 

车窗降到最底处的瞬间,副驾驶上的人迅疾地从敞开的车窗翻了出去。那个身影飞快地跑过路口的人行横道,朝着他所不知道的地方逃去。濑名泉甩了车门想要追上去,却被从堵塞中解放出来的车流拦住了去路。

人行横道,对面的信号灯显示着红色。

 

「禁止通行」。

 

*所以一定绝对大概也许可能说不定还是没有人看懂在写什么(是不是应该改一改自己拖沓的文风了orz) 

*提前祝各位端午节快乐 结绳印调达到50了我很开心谢谢大家 可以放心去印了XD

评论(5)
热度(53)

© 落下树叶之时 | Powered by LOFTER